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945章 你是魔鬼

作品:《 动力之王

        “薇茨小姐,下面的情况怎么样?”小麦克唐纳向自己的秘书薇茨小姐问道。

        时间已经过去几天了,小麦克唐纳很想知道对于自己已经有意将麦道拆分开的想法,下面是什么样想法和态度。

        虽然这次的表决不具备任何效力,虽然自己在会议结束时再三叮嘱大家务必要对这件事保密,但小麦克唐纳心里很清楚,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保的了密?哪怕麦克唐纳系的人能够守口如瓶,那些和自己不是一条心的道格拉斯系的家伙也不可能和自己一条心,更别说为了想要知道在集团内部对于麦克唐纳与道格拉斯“离婚”是什么态度,自己也在默许乃至有意无意的纵容着这个消息的传播。

        所以小麦克唐纳心里估摸着,或许都等不到第二天早晨上班,这个消息就能传遍整个麦道集团。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为此小姐对小麦克唐纳说道:“先生,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不管是中层管理人员还是一线的工作人员,大家都在谈论这件事。”

        “哦?”

        “大家都赞同将公司拆分开。”薇茨小姐说道。

        “情况……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了吗?”小麦克唐纳的心里有些苦涩:难道说父亲当年决定“娶”道格拉斯回家的决定,真的错的这么离谱?

        小麦克唐纳确实是很伤心,哪怕他心里其实已经倾向于将公司重新拆分成两家公司了,可小麦克唐纳心里总觉得,从1967年到今天的1991年,整整24年的时间啊,原道格拉斯的那些老人走了一茬又一茬,现在的道格拉斯系还能有多大的影响力?

        可现在,薇茨小姐反馈给自己的这个消息,让小麦克唐纳在伤心之余,还难过无比:难道这些年来,真的是父亲和自己在一厢情愿?这些年来,道格拉斯的那些家伙一直在于父亲、与自己同床异梦?

        如果当真是这样,那也太可怕、而父亲和自己也太失败了!

        “是……的,”薇茨抬头看了小麦克唐纳,小声的说道:“boss,这种事情……您不要太伤心。”

        薇茨也这知道这个消息对自家老板的打击肯定不会小,可事实就是这样,又有什么办法?更别说其实自己也巴不得公司能够重新拆分,麦克唐纳的归麦克唐纳,道格拉斯的归道格拉斯。

        “我有什么好伤心的,”虽然确实是有些伤心,但当事情真的来临了之后,小麦克唐纳发现,伤心是肯定有的,但自己远没有想象的那么伤心,他摆摆手对薇茨吩咐道:“帮我约一下费尔南德斯先生,我希望尽快和他见一面。”

        “好的。”

        …………………………

        大家都是多年的老朋友了,虽然薇茨并没有说小麦克唐纳想要和自己聊些什么,但值此麦道飞机多事之秋,小麦克唐纳来见自己的目的有什么难猜的吗?

        只是,看着小麦克唐纳那一脸的倦容和深深的疲惫,小麦克唐纳来见自己的目的其实已经呼之欲出,陈耕也惊讶的不得了:“老兄,你这是……怎么搞成这个鬼样子了?”

        小麦克唐纳也知道自己此刻的形象好不到哪里去,也没在陈耕面前装模作样,苦笑一声对陈耕说道:“内忧外患啊。”

        一句“内忧外患”,形象的说明了此刻麦道飞机以及他小麦克唐纳的处境:已经占到了悬崖边上,往下一步,就是万劫不复的万丈深渊。

        陈耕叹了口气,说道:“上次我说过了,我会尽可能的帮你,说吧,需要我怎么帮?嗯,需要多少钱?”

        “钱的是先不着急,”小麦克唐纳摆摆手:“费尔南德斯,你真的认为将麦道拆分是好个的主意?”

        “我明白你的不甘心,但我们华夏人有句老话,叫做强扭的瓜不甜,所以,你自己觉得呢?”

        “……”

        小麦克唐纳一阵沉默之后,缓缓的点头:“没错,强扭的瓜不甜,好笑啊,我竟然连这一点都没看明白……费尔南德斯,你们华夏古人的智慧真是了不起。”

        陈耕笑了笑,没有接过这个话茬,而是话题一转,说道:“老兄,你明白,有拆分的想法是一回事,但两家公司毕竟已经融合了20多年,其实在很多地方早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想要拆分,很难,其中的利益划分就是个要命的问题。”

        “是的,这很难。”小麦克唐纳点头,对于陈耕的这个说法,他很赞同。

        拆分,说的简单,可如何拆分,最重要的是资产以及知识产权如何划分,这都是个很棘手的问题,比如DC—10以及基于DC—10发展出来的MD—11这辆款三发的军民两用飞机,就是在麦克唐纳和道格拉斯两家公司合并之后研发的,如果分家,这两款飞机的售后利益这一块怎么分?

        想让麦克唐纳或者道格拉斯放弃这一块?

        别逗了!

        虽然DC—10在1989年已经停产了,但全球还有400多家DC—10以及60架军用的KC—10A空中加油机在天上飞呢,这些飞机要不要维护?

        要知道,对于飞机来说,销售产生的利润其实是小头,真正的利润大头是来自于这款飞机之后几十年里的维护和维修,这么大的一块利润,不管是道格拉斯系还是麦克唐纳系,谁肯放弃?

        “所以我建议你回去之后先内部统一一下思想:拆分,肯定是要拆分的,但这次的拆分就像是两口子离婚,大家可以坐下来慢慢的商量,可现在的问题是,你们麦克唐纳和道格拉斯这对面和心不和的即将准备离婚的夫妻,还面临着外部的威胁:有人在打你们的房子、你们的财产的注意呢。”

        小麦克唐纳心中一动:“所以,您的意思是……”

        “先放下分歧,同心协力、集中力量对付外面的威胁,等把波音打疼了、打退缩了、再也不敢打你们的主意了之后,你们再商量如何分家……恕我直言,老兄,你真的认为你们近些年来在军机市场遇到的一系列挫折,是因为你们技不如人?”

        一听陈耕说起这些年来麦道飞机在军机市场上遭遇的一系列挫折,小麦克唐纳顿时脸色铁青!

        他当然知道麦道被一股势力给针对了,要知道,在七八十年代的时候,麦道在民航市场除了DC-10有些坑爹之外,DC—9依旧是麦道的顶梁柱,新推出的MD—80系列也算中规中矩,在于波音的竞争中不落下风。

        而到了军机领域,麦道可谓是呼风唤雨不可一世,比如到1974年的时候,麦克唐纳共接受了他们当家产品F—4“鬼怪”战斗机4974架的总订货量,其中来自于美国五角大楼的订单就有3976架,另外还有国外订单998架,总合同总金额超过了150亿美元。

        这可是六七十年代的150亿美元!也正是因为海量的F-4“鬼怪”战斗机的订单,麦格唐纳公司有了足够的资本买入道格拉斯公司。

        之后麦道设计的F—15“鹰”是重型战斗机更是猖狂到不可一世,连美国人自己都高呼性能太过剩了,一时间,麦道可谓是风光无比。

        但进入到90年代之后,麦道可谓是喝口凉水都塞牙!

        先是投入了巨额资金的A-12隐身攻击机计划的取消,煮熟的鸭子就给飞了,不但把麦道打了一个大闷棍,更是让麦道血亏了好几个亿美元;

        紧接着就是被诺斯罗普给拉上了第四代隐形战斗机这个看似大赚的项目的麦道,原本以为可以靠着性能坚持突破天顶姓的YF-23轻松打败“洛克希德·马丁+通用动力+波音”的组合,要知道,在这之前,YF—22的主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可是有足足30年没有制造国战斗机了,在麦道看来,自己与诺斯罗普·格鲁门的组合还不是轻松碾压那三个渣渣?

        可事实就是这么离谱和离奇,性能和各项指标都比YF—22先进的YF—23,愣是白给了YF—22,而至于YF—23落选的原因更是扯淡无比,麦道这次遭遇滑铁卢,再次血亏好几个亿美元;

        但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麦道的霉运也依旧还没有走完,如果说YF-23落败是受到罗斯洛普·格鲁门这个猪队友的牵连的话,美军联合攻击战斗机JSF计划,麦道输的就更惨!

        觉得在A—12、YF—23项目上已经连续失败了两次、五角大楼哪怕是为了找平衡也该照顾一下自己的麦道,这、次在JSF项目孤注一掷、破釜沉舟,不但拉上了上次的苦难兄弟诺斯罗普·格鲁门,还拉上了英国宇航(因为美国海军陆战队员DUI  JSF计划垂直起降的要求,而英国宇航公司就是“鹞”式垂直/短距起降战斗机的开发单位),想着这次总该赢一把了吧?

        却不料这次再次落选,麦道连裤子都赔掉了!

        经过这连续三棍子的打击,麦道直接从美国飞机制造业的老大跌至了老二。

        而身为麦道飞机的老板,小麦克唐纳自然也知道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麦道公司之所以连输三次,归根到底,还是麦道内后的洛克菲勒财团在与第一花旗财团之间的交锋中占了下风。

        而既然打不赢,那么胜利者理所当然的要拿走一些“彩头”,而麦道,就是那个要被拿走的“彩头”。

        “看来你是明白了,”看着脸色变了又变的小麦克唐纳,陈耕微笑着点头:“所以啊,老兄,现在你要搞明白一件事:别看麦道现在家大业大,但在你后面的那些人看来,你们不过是一群可以随时‘兑’出去的棋子而已……当然,你们这颗棋子可能有些珍贵,洛克菲勒财团轻易不会将你们‘兑’出去,可棋子就是棋子,再珍贵的棋子,那也是棋子,所以……”

        往前探了探头,陈耕忽然压低了声音对小麦克唐纳说道:“想不想摆脱这种被人当做棋子、身不由己的命运?”

        小麦克唐纳的瞳孔猛的一缩!

        他感觉在这一瞬间,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

        摆脱棋子的命运?

        他想不想?

        当然想了!甚至可以说是做梦都想!

        可这个命运是那么好摆脱的吗?有多少想要摆脱“棋子”命运的家伙,最后都莫名其妙的遭遇到了各种意外?

        “你……”小麦克唐纳舔了舔嘴唇,他的声音干涩无比:“真当那些家伙是吃干饭的?”

        “我当然知道,”陈耕笑眯眯的点头:“不听话的棋子总会遭遇各种意外嘛,车祸、枪击、情杀、坠机……甚至是心脏病,反正是只要不听话的棋子就总会遇到各种花样翻新的死法,对吧?”

        “你知道就好。”小麦克唐纳缓缓的点头。

        “那些财团,看上去确实很厉害,但你看看我,”陈耕笑眯眯的说道:“你觉得那些财团能拿我怎么样?”

        小麦克唐纳的目光猛的一凝!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看来你是明白了,”看着脸色变了又变的小麦克唐纳,陈耕微笑着点头:“所以啊,老兄,现在你要搞明白一件事:别看麦道现在家大业大,但在你后面的那些人看来,你们不过是一群可以随时‘兑’出去的棋子而已……当然,你们这颗棋子可能有些珍贵,洛克菲勒财团轻易不会将你们‘兑’出去,可棋子就是棋子,再珍贵的棋子,那也是棋子,所以……”

        往前探了探头,陈耕忽然压低了声音对小麦克唐纳说道:“想不想摆脱这种被人当做棋子、身不由己的命运?”

        小麦克唐纳的瞳孔猛的一缩!

        他感觉在这一瞬间,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

        摆脱棋子的命运?

        他想不想?

        当然想了!甚至可以说是做梦都想!

        可这个命运是那么好摆脱的吗?有多少想要摆脱“棋子”命运的家伙,最后都莫名其妙的遭遇到了各种意外?

        “我当然知道,”陈耕笑眯眯的点头:“不听话的棋子总会遭遇各种意外嘛,车祸、枪击、情杀、坠机……甚至是心脏病,反正是只要不听话的棋子就总会遇到各种花样翻新的死法,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