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40章 共和国的辛酸(4000字)

作品:《 动力之王

        这次来华夏,陈耕受到的待遇和以前又不相同:一位副相级别的领导亲自到机场给陈耕一行接的机,身后还跟着外交部煌部长、一重总公司书记章雅德、一重总公司总经理刘本樟、对外经贸合作部、一机部、首都市几套领导班子等陈耕熟悉的和不熟悉的单位的朋友,至于首都市政府各职能部门的领导,根本就没资格出现在这里。

        这基本上就是可以比冠以“X国国家领导人”的外宾的待遇了。

        规格肯定是超了,这一点毫无疑问,但一方面,这是是对陈耕这位老朋友的幻影和重视;另一方面,大使馆方面传来的消息结结实实的把国内的很多同志给吓到了:

        陈耕的费尔南德斯公司开发的一款代号叫“hummer”的越野车,是第一款通过美国国防部全部测试项目的越野车,现在已经拿到了第二阶段、价值60万美元的总计12辆测试样车的订单。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陈耕的费尔南德斯公司有非常大的可能成为美军的军用车辆供应商!;

        第二,费尔南德斯公司女正在与AMC公司接触,可是美国四大汽车制造商之一,他们生产的威利斯吉普可是美军的主力轻型军车,即便是现在,美军仍然装备了相当数量的M38以及M38改进型的威利斯吉普;

        综合上一条信息,这就非常大吓人了!

        这说明,国内此前对陈耕的重视不够!

        而且不是一点不够,是远远的、大大的不够!

        在越看越觉得陈耕像雾像雨又像风的同时,国内领导自觉不自觉的提高了对陈耕的心理预估,自然,来一位副相来迎接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

        一切都是标准的流程,晚上在国宾馆举行的接风晚宴,第二天一大早,首都市政府的领导就已经在国宾馆等着了:他们要陪同陈耕去费尔南德斯公司的汽车拆解公司去视察。

        只是在拆解公司,陈耕遇到了一个此前他从没想过的问题……

        “老板,首都的一些部门说想从咱们公司买一些车,这个事情……您看怎么处理?”陈小山小声的跟陈耕汇报道。

        至于为什么要小声的说,周围都是首都市陪同的领导,如果自己的声音太大……堂堂首都政府部门,要来费尔南德斯公司的报废车拆解厂来买一些报废车用,领导们的面子往哪儿搁?

        “从咱们公司买车?”陈耕奇怪的道:“咱们公司的车,不都是等待拆解的报废车么?”

        “哎呀老板,这个您就不知道了,”陈小山给陈耕解释道:“标准不一样的,按照美国人的标准,咱们公司的车都是等待拆解的报废车,可在国内看来,这些车都是好车,修理一下就能用,两三辆同一型号的报废车就能拼一辆好用的车出来,质量比咱们国内生产的车的质量好多了。”

        “握草!”

        饶是陈耕见多识广,此刻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尼玛的还能这么玩?!他立刻一脸警惕的望着陈小山:“你们没这么干吧?”

        “没有没有,”陈小山赶忙摆手,这份工作不但轻松、而且收入高,地位比自己原来那个畜牧研究所不知道高到了哪里去,他才不糊傻到因为违背了老板的意思而被老板开除掉,急忙解释到:“没有您的指示,我们肯定不能这么干!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们拼了两辆公交车,一辆用于接送咱们的同志上下班,一辆用于接送首都那些跟咱们有合作关系的学校的学生,”陈小山小心翼翼的道:“这两辆车也是那些学生们和咱们的工人师傅们一起拼出来的……”

        “这样啊,”听说这是学生们的练手制作,陈耕也就无所谓了,他兴致勃勃的道:“带我去看看。”

        听老板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陈小山和林立这才松了一口气,两人对视了一眼,赶忙道:“在这边。”

        看到这两辆车,陈耕才发现不是什么公交车,根本就是在卡车的后车厢上弄了个帆布棚子,具体的形容的话,非常像咱们的那些罩着防雨帆布的军用卡车,想要上下车,只能攀着车厢爬上去,搁在二十年后,被交警查到能被罚款罚到死的那种。

        “你们给这玩意儿叫公交车?”指着眼前这两辆其实根本就是卡车的玩意儿,陈耕吃惊的道。

        “嘿嘿嘿……”陈小山挠挠头:“我们两边放了两条长凳,中间还放了一条宽长凳,车厢里挤挤能坐四十多号人呢,风吹不着雨淋不到的,不就是公交车了么,另外不坐人的时候就把板子立起来,这样还能拉点货什么的。”

        “那上下车……”

        “都是十几二十岁的棒小伙子,一个个皮的跟猴子似的,上个车还不跟玩似的?就算是咱们的工人师傅,都是棒劳力,又不是七老八十需要拄拐杖的老头子,算得了什么?”对于自家老板担心的问题,陈小山根本不认为只是问题:“那些年纪大一点的老师,都坐前面驾驶室呢,如果是那些老教授,通常我们都是派车一起过去接送。”

        敢情在他看来,坐驾驶室就是VIP待遇了。

        陈耕沉默起来,好一会儿,陈耕开口问道:“你们拼出来的这些车,质量和可靠性怎么样,容不容易出问题?”

        一直在偷偷观察自家老板的神色的陈小山和林立顿时就松了一口气:看来老板没有生气和怪罪自己的意思,这就太好了。

        陈小山赶忙说道:“没有没有,没出问题,这两辆车弄好有四五个月了,从来没坏过,哪怕是大冬天最冷的时候也是一把火就着,不像破解放,不烤个半个小时以上的火就没办法发动……发动机也有劲,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嗷嗷的叫,美国人的汽车技术就是厉害,真是不服不行,都已经报废了,性能还这么好……”

        说到这里,陈小山小心翼翼的对陈耕说道:“前段时间还有人问我们能不能给他们提供一批卡车,性能要好点的,我看他们好像是部队上的人,可这种事情我怎么敢答应他们……”

        陈小山还在絮絮叨叨的说,陈耕的心里却是一下子酸涩的厉害!

        他也是个军人啊,上一世,自己大学毕业直接进了军队,当时部队上虽然已经有了东风140,但老解放CA10占据了绝对的比例,对于一款源于二战时期的技术的考车来说,老解放的质量和稳定性……嗯,不提也罢。

        想到现在咱们也正在和南边的那个邻居打仗,恐怕军队也是实在受不了老解放的那娇小姐脾气了吧?

        但是,自己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谁让自己是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的资本家”呢……嗯?

        不对!

        陈耕忽然意识到一点,陈小山不是说首都的一些政府部门希望从子这里采购一些车么,难道说这其中另有隐情?!

        意识到这一点,陈耕的心思顿时活泛起来,越想就越觉得有可能。

        “只要这些单位不嫌弃这些车是用报废车拼凑出来的、能接受这样的性能,当然没问题,”陈耕点头道。

        “您同意了?”没想到老板答应的这么痛快,陈小山顿时大喜!

        一旁竖着耳朵听陈耕与陈小山的对话的、陪同陈耕一起来的首都市的领导同志,也是大喜。

        “有生意做,为什么不做?”陈耕耸耸肩,不动声色的说道:“就算再怎么便宜,也比卖废铁、卖二手旧零件赚的多不是?”

        “呵呵呵呵……那是那是……”陈小山光知道傻笑了。

        “另外这些车可都是以废铁废钢的名义进口到国内来的,他们想要买,没问题,但上路的手续的问题需要他们自己解决,这个咱们不管。”陈耕又补充了一句,虽然这话说的有些多余,但却必须要将这番话说明白。

        陈小山连连点头:“老板,这个您放心就是,到时候让海关的人出一份海关罚没车的手续就行了,简单的很。”

        “……”

        陈耕:你这么耿直真的好吗?这些车又是怎么被并非沿海城市的首都的给罚没的?

        但这些都跟自己没关系了,这种事情,他当然是乐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叮嘱陈小山:“组装报废车的事情的具体操作交给你,我不管,但有一点,你必须给我拿到官方的背书,将来不能因为这个事情找我们的麻烦。”

        “怎么会,”陈小山完全无法理解自家老板的担心:“咱们是在帮他们的忙呢……”看到老板一脸严肃、绝对不是看玩笑的表情,陈小山立刻明智的改了口:“老板你您放心,这个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

        “这就好。”陈耕点点头。

        他还真担心自己将来被扣上一顶“用报废车辆坑害我英勇PLA”的帽子,你说到时候我冤不冤?明明是人家主动找上门来的。

        “那……老板,这个价格……您看?”看老板没有说价格的意思,感觉到身后拼命打过来的眼色,陈小山也撑不住了,不得不问道。

        “价格啊……”

        价格还真是个问题,报废车,价格定的太高了自己都觉得亏心,定的太低么……总也不能赔本吧?陈耕认真的想了想,终于给出了一个价格区间:“原则上在成本的基础上加20%,嗯,上限是不能超过解放卡车的分之一。”

        听到最后这句“嗯,用RMB结算也没问题”之后,陈小山和林立、包括后面首都市陪同的那些领导们立刻就意识到了一点:自己这边打的什么算盘,其实早就被人家陈耕给看穿了,只是人家装作不知道、乐的配合自己而已。

        但如果陈耕没说这句话,大家可以装作不知道,可陈耕的这番话说出来之后,首都的同志就不能在装聋作哑了,陪同陈耕一起前来的、刚刚一直站在后面的首都市建设局的万局长快步走过来,一脸惭愧的对陈耕连连拱手:“陈先生,让您笑话了,国内现在的情况确实是有些……”

        “万局长,我还要感谢您给了我们这么一个发财的机会呢,”陈耕笑着拦住他,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他笑着的问道:“我不知道国内对运输车辆的需求这么紧迫……嗯,二手车你们要不要?”

        “二手车?”万局长愣了一下。

        “您也知道,二手车交易是费尔南德斯公司的支柱产业,”陈耕说道:“如果你们需要,我可以帮你们弄一些过来。”

        事实上一直到90年代初,国内是允许进口二手汽车的,魔都的某位女富豪,就是靠着进口二手车发的家……很富豪很富豪的那种。

        “可以指定类型?”万局长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基本上没问题,只要您别让我给您找美军现役的军用运输车辆就行。”陈耕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

        “那不能,那不能,”万局长笑的嘴巴都歪了,美军现役的军车?他根本就没想过。想了想,他试探着问道:“拉集装箱的重型拖车头可以吗?”

        “可以,没问题。”

        “那……价格方面?”

        “看年份和行驶里程吧,”觉得自己说的有些笼统,陈耕想了想,补充了一句:“基本上,五年左右的、行驶里程在二三十万公里的二手重型拖头的价格都在一万美元左右,去掉所有的成本,我加20%的利润。”

        “没问题!”万局长大喜,唯恐陈耕反悔一般的忙不迭的应了下来:虽说陈耕增加了20%的利润,可那是在成本的基础上增加的20%的利润,万局长觉得陈耕的这个报价真是实在到没法再实在了:国内那些从事二手车进口贸易的混蛋,比如华夏汽车进出口总公司,不给你加个50%,他们肯干?

        “那就这么说定了……对了,付款方式方面,可不可以用RMB?”说到这个问题,万局长老脸一红,有些羞赧,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这个要求有些过分。

        ————————————

        PS:4000字,兄弟们,还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