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99章 折服:上

作品:《 动力之王

        切瓦特·埃加福特觉得既然这位费尔南德斯·陈先生懂计算机,那么接下来双方的交流应该就比较愉快,但很快,切瓦特·埃加福特就发现这十万美元不是那么好拿的,自己眼前这位费尔南德斯·陈先生不但懂一些计算机的知识,而且有着非常强的保密意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那两个一看就是保镖的家伙正在从他们随身带来的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台摄像机……摄像机?!

        这个时候的摄像机可不是30多年后可以拿在手里、甚至干脆就由手机来兼职的摄像机,这个时代的摄像机是那种我们在电视是哪个看到的、需要抗在肩膀上的那种,至于记录信息的介质,不是高速存储卡,而是磁带……

        “费尔南德斯先生,您这是……”切瓦特·埃加福特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问道。

        其实他是在装傻,在看到了陈耕的手下的这个动作之后,他就大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可也正因为明白了这个意思,他才感到愤怒:你们竟然觉得我会偷你们的东西?!

        罗斯玛丽向切瓦特·埃加福特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笑眯眯的说道:“埃加福特先生,我们老板说过,对于很多软件开发人员来说,可能解决很多问题的办法只是一个思路,但没有人提供这个思路,这个问题你就永远也解决不了……”

        是的,罗斯玛丽、甚至是费尔南德斯公司之所以对这次的谈话进行录像,原因和目的都很简单:留下音频和视频的证据,免得将来盖瑞特2000“偷”用了自己的思路,打官司的时候来回扯皮!

        但在盖瑞特2000公司方面的人看来,费尔南德斯公司的做法就有些羞辱人了,不等罗斯玛丽说完,就有人忍不住愤愤的道:“这位小姐,你们未免太高看你们自己了,盖瑞特2000是业内最好的软件开发公司,我们有着业内最领先的问题解决思路,你觉得我们会盗窃你们的想法?”

        切瓦特·埃加福特没说话,不过他不说话这个动作本身就说明了他的态度:他的这伙伴的话也代表了他本人的想法。

        但罗斯玛丽也不生气,在自家老板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这份心理准备了,笑眯眯的说道:“这位先生,请您记住,我们可是花了10万美元,而且相比于这10万美元,我身为我的boss的思路远比这10万美元值钱的多。”

        罗斯玛丽这话一出口,盖瑞特2000的人立刻闭上了嘴:你出10万美元,你最大!

        别看切瓦特·埃加福特刚刚说去年一年,盖瑞特2000公司做到了40万美元的总营业收入,而作为一家软件开发公司来说,他们的生产活动几乎没有什么成本,电费就是最大的成本了,也就是说,去掉才房租、水电这些总计不超过1000美元的硬支出之外,这40万美元几乎全都可以拿来发工资、分红。

        但实际上哪有那么多!

        一年40万美元,真当DEC是做慈善的?

        举个例子,如果一年真的可以赚40万美元,那干脆直接买一栋居民住房好了,一栋位于郊区的普通民房,比如他们现在这栋两层的、没有游泳池的、美国的中产阶级们最爱的独栋别墅(house),也不过就是三四万美元,再好一点的也就四五万,并且还能分期。

        到时候大厅作为大家的工作室,每个人还能有一个自己单独的房间,不比挤在这个小小的车库里舒服的太多了?

        说来说去,还是他们没赚到什么钱。

        也别说美国人的年轻人不讲究享受,看看那些赚到了钱的年轻富豪们,有了钱之后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买豪车、买豪宅、拉着一群年轻貌美的模特纸醉金迷,而这,也是一直被美国媒体所宣扬的、被美国社会所接受的富豪们的生活方式,这些年轻人之所以窝在这个狗窝一样的车库里,就是因为他们心里有个住豪宅、开豪车甚至开豪华游艇的梦想。

        所以,对于盖瑞特2000公司的这些年轻人来说,十万美元真的是一笔很大的钱,为了这十万美元,他们决定忍了,当然,心里还有点不服气:老子还真就不信了,你丫一个……额你丫是什么的来着?算了,不管了,不管你丫是干什么的,在软件设计和开发上,你能比我们更厉害?

        笑话!

        你如果真有这么大的本事,你自己早就开发软件赚钱去了,至于来找我们?

        抱着看笑话乃至挑刺的心态,摄像机架设好了,迎着镜头,陈耕首先开口向切瓦特·埃加福特问道:“切瓦特·埃加福特先生,作为盖瑞特2000软件开发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首席执行官、首席架构官兼开发总工程师,对于我们刚刚口头达成的以十万美元的价格委托盖瑞特2000公司帮我们开发几款程序、程序的开发思路、版权以及其他所有的一切都属于费尔南德斯公司的合作方式,您有没有意见?”

        “没有意见,”切瓦特·埃加福特咧了咧嘴,也不知道是因为陈耕给自己的这一连串的头衔而咧嘴,还是为陈耕的这种谨慎而咧嘴,他摊开手:“只要您按照合同的约定及时付钱,那就没有任何问题,所有的一切都是您的,就这样。”

        很快,切瓦特·埃加福特以及他的朋友们、合作伙伴们就知道陈耕为什么这么小心谨慎、而且是通过这种音视频结合的方式来保留证据了,因为他说的第一个软件,就彻底的颠覆了他们对软件开发的固有印象……

        “OK,”陈耕点点头:“先说我委托贵方开发的第一款软件,我称其为是一款可视的、图形化的操作系统,并且可以同时运行在IBM的Unix系统和和DEC的VMS系统当中……”

        “等等,”陈耕还没说完,切瓦特·埃加福特就打断了他的话,带着一脸毫不掩饰的讥讽,切瓦特·埃加福特不客气的说道:“费尔南德斯先生,我想您可能对计算机的了解和认识游戏问题,Unix和VMS本身就是操作系统,而作为常识,没有任何一种操作系统可以在另外一个操作系统当中运行,哪怕是专门运行在微型计算机上的CP/M系统也不行。”

        一直等切瓦特·埃加福特说完,陈耕才笑着点头:“我明白,是我的表述的问题,我再详细的说一遍:我想要一款可以在DEC的小型机和IBM的中型机上运行的、可以以图形化的方式进行、让使用者有着个更便捷的操作方式的壳软件。”

        “所以,这不是一个操作系统,只是一个壳软件?”切瓦特·埃加福特愣了一下,连忙问道。

        陈耕点头:“没错,这就是一个壳软件,难不成你认为我要求你们去开发一款图形化操作界面的操作系统?”

        切瓦特·埃加福特:“……”

        切瓦特·埃加福特的朋友们:“……”

        这就尴尬了,盖瑞特2000的员工们的脸都有些发烫。

        陈耕仿若没看到这一张张猴屁股一般的脸,接着说道:“当然,以现在的小型机和中型机的硬件水准,开发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可视化的图形操作界面是可以的,但我认为以现在的硬件水准而言,图形化操作系统对系统资源的占用太高,不如用这种加载壳软件的方式更能节省系统资源……

        我知道IBM的中型机和DEC的小型机完全不同,导致这个壳软件从设计到代码也完全不同,但我不管这么多,我要的效果就是一个软件的使用者,在IBM的中型机和在DEC的小型机上使用这款软件时,看到的界面是完全一样的,就好像他们在操作同一台电脑……”

        陈耕的话还没说完,一旁有个声音就说道:“先生,恕我直言,这是不可能做到的,DEC的VMS系统和IBM的UNIX系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操作系统……”

        “山姆,你错了,只是可以的。”这个声音还没说完,一直在思索陈耕的话的切瓦特·埃加福特就打断了他,说道。

        “啊?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切瓦特·埃加福特说道:“你或许忘记了,这并不是一款真正的操作系统,这只是一个假装自己是操作系统的壳软件而已,至于这款壳软件运行之后能否在Unix系统下和VMS系统下能否显示同样的信息,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们提供给这两台计算机的素材就可以做到。”

        “说的没错,”陈耕笑眯眯的从自己准备的资料当中拿出一张A4纸,面向镜头展示了一下,才交给切瓦特·埃加福特:“为了让你们能够更准确的了解我的想法,我特意做出了这个‘视窗’系统的效果图,我要求这套壳软件运行之后,在显示器上显示出来的效果就是这样的……嗯,我给这个壳软件起了个名字,叫‘视窗’,我认为对于人们来说,这个系统对他们打开了一扇全新的窗户。”

        在说“indos”这个单词的时候,陈耕忍的好辛苦才没让自己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