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71章 终于签约

作品:《 动力之王

        卡尔·哈恩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做出辞职的决定,陈耕没想明白,但陈耕明白一点,正常情况下,在华夏的失败绝对不是卡尔·哈恩失败的理由,这其中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内情,但对于东瀛企业来说,这个消息就太震撼了。

        “卡尔·哈恩博士辞职了?消息确定吗?”久米是志猛地站起来,颤声问道。

        “是的先生,非常确定,”进来向久米是志汇报的秘书使劲舔了舔嘴唇,声音同样在发颤,他也被这个消息给吓到了:“这是狼堡汽车以董事会的名义发布的公告。”

        狼堡汽车董事会发布的公告?

        听到这话,久米是志对这个消息的真实性再无怀疑,涉及到董事长人选的更迭,任何一家企业都不可能发布虚假公告,虽然久米是志觉得狼堡汽车的做法让人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会因为在华夏投资的失败而选择开掉自家的董事长,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有些害怕!

        害怕什么?

        其实久米是志自己也不知道在害怕什么,他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以后似乎应该对陈耕君客气一点——对陈耕客气一点,也成了陆续知道卡尔·哈恩辞职的这个消息的东瀛企业们的共识。

        “看来我们需要再仔细考虑考虑了……”良久,久米是志抿着嘴唇,喃喃的道。

        考虑什么?

        当然是考虑应该以什么方式与陈耕合作,必须将之前那种“在合作中尽可能的占便宜”的心态去除了,没看到堂堂世界一流汽车制造商狼堡汽车的董事长都陈耕军给逼的被迫辞职了吗?久米是志可不想因为这么一点点事而失去继承本田技研下一任社长的机会。

        但对这个消息最震撼的,不是陈耕,不是东瀛的各家企业此刻在华夏的代表,而是华夏。

        一机部、魔都市、一重、二重……在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之后,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有点懵……

        “不会是……”良久,有人轻声开口道。

        虽然这位的话只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半,但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不会是陈耕在背后撺掇的吧?如果是真的,那这个陈耕未免也太可怕了点。

        “应该是不会,”另外一位同志把话接了过去:“根据咱们掌握的情报,唔……他从来都没去过德国,只去过一次意大利……我觉得他不大可能在欧洲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倒也是这个理……”

        对于这个解释,在座的诸位都还算认可。

        其实说起来,认为这件事跟陈耕有关系这个观点本来就够荒谬的,如果不是陈耕正好身涉其中,谁都不会认为陈耕与这件事有一毛钱的关系。

        好一会儿,终于有人说道:“不管怎么样,先等德国的同志送回来的消息吧。”

        “也是。”

        “确实,暂时先按兵不动比较好。”

        “不过咱们是不是也应该做好两手准备?毕竟,如果这事儿是真的,那是不是也太……嗯……”

        …………

        这个方案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赞同,但也不是没有人表示担心:“以咱们在德国的情报搜集能力,能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问题应该不大,”迎着某些还没想明白的同志不解的目光,这位轻声解释道:“狼堡汽车在德国的影响力非常大,一定会引起德国社会的广泛舆论和猜测,但再怎么说,这件事也不涉及到什么政治问题,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公众事件,我想德国媒体对这件事的兴趣一定不亚于咱们,咱们只要等着看德国媒体那边的调查结果就行了。”

        对啊!

        听完这位的解释,之前还一脸茫然不解的人顿时恍然大悟:是了,咱们对这件事感兴趣,但说起来,对这件事最感兴趣的肯定还是德国人、欧洲人!

        ……………………

        华夏方面以为最少也要几个月才能出来结果,在这之前,只能先暂停与陈耕的谈判进程,让谁都没想到的是,还没用一个星期,神通广大的欧洲媒体就将这件事的原委给调查了个底掉:

        卡尔·哈恩被迫辞职的原因,是因为保时捷家族的压力。

        也就是说,卡尔·哈恩博士并不是因为失去了在华夏投资的机会,失去了在华夏投资的机会只是一个引子,真正的原因是在保时捷家族巨大的压力下他不得不辞职。

        至于原因,还要追溯道1972年的时候,狼堡汽车的两大股东之一的保时捷家族和皮耶西家族出现了一次重大的股权更迭:保时捷家族的戈尔德·保时捷将自己手中持有的、相当于狼堡汽车1%的股份送给了自己的未婚妻马琳娜,但就在戈尔德·保时捷与马琳娜结婚的前夕,戈尔德·保时捷的表哥:费迪南德·皮耶西泡了马琳娜,并且与她结婚了!

        这件事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两大家族的股权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根据当年狼堡汽车的创始人费迪南德·保时捷立下的遗嘱,为了避免姐弟两人的利益相争,他死后,狼堡汽车的股份会平均分给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即每人持有狼堡汽车50%的股份,但随着马琳娜嫁给了费迪南德·皮耶西,变成了保时捷家族持有狼堡汽车49%的股份,而皮耶西家族持有51%的股份……

        事情大条了!

        可想而知,保时捷家族对这件事是多么的愤怒,他们甚至认为费迪南德·皮耶西勾引自己的弟媳的举动,是皮耶西家族的计划,为的就是获得狼堡汽车的绝对控股权!

        而卡尔·哈恩最大的支持者是谁?

        当然是皮耶西家族。

        好了!

        至此为止,整件事终于尘埃落定,一切都浮出了水面,卡尔·哈恩博士并不是因为在华夏的投资的失败而被董事会撵走的,而是因为他是皮耶西家族那一边的,至于陈耕,他只是适逢其会而已——原本只是在小范围内流传的这个皮耶西家族和保时捷家族之间的这个小龌龊,现在成了整个欧洲都在津津乐道的话题:表哥撬了表弟的墙角,豪门恩怨啊,人财两得啊,这就是关注度啊,这么劲爆和八卦的话题无疑是普通老百姓与吃瓜群众们最喜欢的,难道还不值得媒体拼了老命的报道和分析吗?

        …………………………

        看着华夏驻欧洲各家大使馆紧急送回来的关于狼堡汽车董事长人选更迭的原因的报告,从最上面的办公厅到一机部,再到魔都、一重、二重……

        所有人都哭笑不得。

        就像有位领导说的那样:“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简直乱弹琴!”

        乱弹琴就乱弹琴吧,只要这件事跟陈耕无关、不是他的阴谋就好。

        既然和陈耕没关系,那就继续谈吧。

        不对,是赶紧签约吧。

        “这么快就签约?”陈耕有点惊讶:“贵方之前不是一再的坚持等那两款车的工程样车送到之后再签约吗?”

        现在德国人都缩回去了,我们不跟您签约还能跟谁签约啊?蒋涛的表情有点尴尬:“陈先生您知道的,其实我们一直都非常希望与您合作,只是也有些同志……嗯,您懂得的……”

        “嗯,我知道,”陈耕一脸“恍然大悟”的点头:“你接着说……”

        蒋涛:“不过在看了您为克莱斯勒汽车和福特汽车设计的那两款车之后,同志们对您的实力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怀疑,我们也相信您一定会拿出最适合华夏的产品来跟我们合作,所以早一天签还是晚一天签都没关系……”

        既然早签还是晚签都一样,那就还是早点签了吧,也免得夜长梦多。

        陈耕忍着笑,他其实很想恶趣味的问一句:既然这样,那咱们就晚点签吧。真想看看这个时候的蒋涛的脸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忍着这个恶趣味,陈耕点头说道:“我是没问题,不过贵方确定已经考虑好了?我提醒你一点,没签合同的时候一切好说,可如果在合同上签上了你们的名字,到时候报纸黑字,有些事情可就……嗯……”

        蒋涛老脸顿时一红,他哪能不知道这是陈耕在打趣自己?

        可说起来,这件事确实是自己这边做的不够地道,也就只能装作听不懂陈耕的打趣和揶揄了,讪讪的道:“陈先生您说笑了,对于费尔南德斯公司的合作诚意,我们从未怀疑过。”

        “好!”

        陈耕脸上的笑容忽然一收,表情也跟着严肃起来,就在蒋涛心中奇怪之际,陈耕严肃的道:“将先生,既然话说到这里,有几句话我不吐不快。”

        虽然不知道陈耕要说什么,可蒋涛还是连忙点头说道:“陈先生的话一定是金玉良言,您请说。”

        “在合同签订之前,大家为了给自己争取利益做点什么都没什么可说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希望当合同签订之后,贵方能够切实的遵守合同当中的各项规定,与我方齐心协力的推动这个合作的进行,而不是再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望着蒋涛,陈耕直言不讳的说道:“坦白说,我们这次与魔都的合作,远不如与山城的合作愉快,贵方在这次合作当中屡次出现的反复,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为什么,我想蒋先生您应该比我更清楚,我希望这种情况在今后不要再次出现了。”

        陈耕的这番话,简直就是在指着蒋涛的鼻子大骂“你们魔都不地道,鬼心思太多,合作的诚意严重不足!”了,蒋涛被陈耕骂的面红耳赤,却偏偏无言以对。

        因为陈耕的这番指责,没有半个字不符合情况,在这次与费尔南德斯公司的合作当中,狼堡这边的小心思确实太多,说的再直接一点,如果不是狼堡汽车董事长卡尔·哈恩的突然辞职,双方的正式签约时间再推迟个一两个月、两三个月是完全有可能,一点都不夸张。

        甚至把陈耕这番话往深再想一想,还能隐约体会到陈耕的另外一层意思:如果你们继续这么不地道下去,惹得我不高兴了,将来也别怪我进行报复——你们做了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

        面对陈耕的这番话,蒋涛能说什么呢?他不能承认陈耕的指责,只能一再对陈耕表示:“陈先生您误会了,我们国家的情况和美国不一样,做决定的流程也不一样,所以……嗯……不过不管怎么样,请您放心,魔都是怀着最真诚的心态与贵公司合作,这一点您完全不用怀疑。”

        陈耕点点头。

        ————————————

        十二月的魔都,虽然已经进入了初冬,但市委大礼堂里却温暖如春。

        ——————————

        PS:兄弟们,请稍等10分钟。

        “在合同签订之前,大家为了给自己争取利益做点什么都没什么可说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我希望当合同签订之后,贵方能够切实的遵守合同当中的各项规定,与我方齐心协力的推动这个合作的进行,而不是再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望着蒋涛,陈耕直言不讳的说道:“坦白说,我们这次与魔都的合作,远不如与山城的合作愉快,贵方在这次合作当中屡次出现的反复,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为什么,我想蒋先生您应该比我更清楚,我希望这种情况在今后不要再次出现了。”

        陈耕的这番话,简直就是在指着蒋涛的鼻子大骂“你们魔都不地道,鬼心思太多,合作的诚意严重不足!”了,蒋涛被陈耕骂的面红耳赤,却偏偏无言以对。

        因为陈耕的这番指责,没有半个字不符合情况,在这次与费尔南德斯公司的合作当中,狼堡这边的小心思确实太多,说的再直接一点,如果不是狼堡汽车董事长卡尔·哈恩的突然辞职,双方的正式签约时间再推迟个一两个月、两三个月是完全有可能,一点都不夸张。

        甚至把陈耕这番话往深再想一想,还能隐约体会到陈耕的另外一层意思:如果你们继续这么不地道下去,惹得我不高兴了,将来也别怪我进行报复——你们做了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