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80章:10月--酒吧恐惧症

作品:《 绝宠日记

       文佳欺骗倪文国庆要加班出差,思思也表示舞蹈工作室很忙。两对情侣秘密出行。



       Sam得承认Kris哄女朋友的技巧他学不会。这矫情的喂食、夜间的骚扰声、清晨文佳脖子的草莓痕和Kris锁骨位的牙痕.......在他眼里都是作死。



       ......



       国庆七天,米琪琳组合加班跟进贷款事宜。假期后一周,投融资通力合作完成六十多亿的贷款批复。两部门提前完成2018年年度任务。



       周五,稳赞集团公告:晋升高阳为集团总监,分管投资部;晋升卫玲为投资部总监,分管粤港澳大湾区;……晋升戴何芳子为高级主管、晋升李菲儿为高级主管…….



       投融资两部门全员升职或加薪。



       下午五点结束月度经营分析会,投融资两部门预订超大KTV包间狂欢。麦霸歌唱,玩闹一族的筛盅游戏…….



       还有文佳带领资金部的女人跳《琵琶行》,一支舞蹈让男人们赞口不绝。连儒雅高阳也失了神智,起身连连鼓掌。



       廖峰带着单身汉们起哄,“马文佳,趁你的男人不在,再来一支舞蹈吧!”



       自信舞者鞠躬退离舞台,“最近只排练了一支舞蹈,以后再给你们展示吧!”



       连平日谦逊的欧阳也叫嚣,“资金部的女人个个人美业务强,还有哪个部门能与之相比?”

一秒记住m.soduso.cc

       王伟竖起大拇指,“没有,我部门这一群男人都敌不过这几个姑娘。”



       一群单身汉起哄,“来场部门联谊吧!”



       资金部的女人翻了白眼,芳子叫嚣道:“除了高总,我们看不上你们。”



       这般张扬的表白,已婚族和女人们都不好意思,纷纷走开留下郎才女貌二人。



       尴尬的氛围被文佳的电话打破,小女人说了句‘明早见’、‘一路平安’、‘爱你’便挂断电话。



       不到两分钟,米乐多拿起麦克风对着手机念道:“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随后展示Kris的朋友圈,“文佳,Kris回悉尼两天,至于这么肉麻吗?”



       小女人抓起手机查看,无奈摇头说道:“那个臭男人就这么高调,改不了。”



       菲儿看着可爱的嘟嘟脸询问:“佳佳,为什么Kris从不发你的正面照啊!是不是留一手了?”



       小女人抿嘴微笑,“是我要求他不能发的。他过往的女人太多,想手撕我的也不少,我没必要让自己冒险。”



       王新倾头询问:“你被手撕过?”



       “两回。”



       “怎么手撕?”



       文佳伸手煽动两下,高阳异常愤怒,大声询问:“有人打你?”



       稚嫩脸不以为意,“都过去了。”



       看出上司的情绪,王新示意廖峰转移话题。拆台一族狡黠一笑,“马文佳,你们分开这两天,你会不会担心他出轨。”



       文佳抿嘴微笑,“他真要出轨我拦不了,这事全靠自律。”



       米乐多好奇询问:“你不在乎?”



       文佳耸耸肩,“我和Kris只是情侣,你情我愿,男欢女爱,互不负责。他再出轨我们就分手,互不相欠。”



       现场哇了一声,“马文佳,你长得清纯。没想到你的思想受英式教育也如此开放。”



       “这与教育没关系,我也不是白月光,装清纯不适合我。与其和Kris周旋耗费精力,现在挺好的,把心思都花在工作和家人身上。”随后自信女人举起酒杯,“老大,是吧!为我们的好业绩干杯!”



       回归狂欢,廖峰让单身汉们转场酒吧。大伙实在难以承受自虐的高阳借张信哲的《白月光》表达心情。每一句歌词都是他对过往一次次不够主动表白的悔和伤。



       可恶的稚嫩脸还递上一杯酒,两人对视听着高阳唱着:“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在身旁。擦不干,你当时的泪光。路太长,追不回原谅。你是我,不能言说的伤。想遗忘,又忍不住回想。像流亡,一路跌跌撞撞……”



       曲末,掌声不断。感到尴尬的投融资单身群体先行离开。两位集团高管不与年轻人闹通宵,仅剩七人在KTV听歌玩游戏。



       廖峰收到单身汉包场酒吧的好消息,大叫:“转移战场,去酒吧,今晚不醉不归。”



       六人起身却发现文佳陷入沉思,女人迟疑片刻说道:“你们玩吧!我要回家了。”



       廖峰一把拉起文佳,“走吧!马文佳,你的男人不在,我们可以尽情狂欢。”



       文佳使劲甩开,大声说道:“廖峰,我不去酒吧!”



       对上严肃惊恐的表情,米乐多轻声询问:“文佳,你在酒吧是不是有不好的回忆。我们认识三年你没跟大伙去酒吧玩过。”



       对上六张担心的面庞,文佳迟疑许久说道:“廖峰,去年云南旅行,你强行把我拽进酒吧,差点要了我的命。”



       高阳眼眸一沉,倾头询问:“你那天坐在大围桌额头冒汗、闷声不说话,是不舒服?”



       文佳机械地点头,“我有酒吧恐惧症,就像密室恐惧症一样。一进酒吧就会心跳加速、恶心、晕眩……那天在酒吧太吵,你们人多势众我们根本走不了。Kris跟你们玩骰子也是要快速带走我。”



       廖峰眉头紧蹙,“那天他横抱你离开,你不是崴到脚,是晕了?”



       对上稚嫩脸点头,米乐多心里一惊,“那Kris不是正人君子,你晕了他还把你放长椅偷吻你。我还觉得他太猴急,吻得不可开交还不回房。”



       文佳靠了一声,“什么吻得不可开交,他在抢救。人工呼吸懂不懂。”



       大家震惊不已,卫玲眨巴着眼睛询问:“去年情人节,有人拍到你和Kris在户外酒吧,你趴在桌上满脸通红,我们还以为你害羞。”



       “我跟Kris害羞啥,我那天是还没适应,有点头晕。”



       卫玲哇了一声,“在户外都会有严重的恐惧症反应?”



       文佳点头又摇头,“户外还好,需要一点时间适应。”



       芳子一脸疑惑,“佳佳,Kris是十几家酒吧的老板。你们没一起去过酒吧?”



       “去过”,文佳重重吐气,“有一次他强行带我去清吧,说不喝酒也行。我进去几分钟就受不了了,趁着最后一点理智跑出来。那时他就知道我有酒吧恐惧症,让我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高阳嘀咕着:“难怪不去清吧!”



       王新忧心忡忡的样子说道:“文佳,难怪Kris出轨你发现不了。你都进不了酒吧。”



       文佳尴尬一笑,郑重宣布:“你们都不能泄密。这会给我造成生命安全问题。”



       好友重重点头,继续在KTV狂欢。



       ......



       次日,困倦的女人迎来男人贪婪的吻,连眼睛都没睁开询问:“回来了?有没想我?”



       男人柔情对视小迷糊,“很想,这两天太煎熬了。”



       感受男人的欲望,女人睁开朦胧的眼睛撒娇道:“这是马家,你别乱来。”



       男人没想停下,“等不了了。”



       女人抵住他的胸膛,在耳边低语,“这里没有套。”



       “我立即娶你,别担心怀孕。”



       两天三夜的分离,思念侵蚀了理智。女人意识还没完全清醒已挑战马家家规。



       .......



       午饭间,明眼人都能猜到饥饿情侣上午的事。



       家毅看着爸爸还一脸慈父宠溺的模样,心里特别不服气,悠悠的男声充满不满:“你们俩什么时候结婚?”



       自信女人低头吃饭,男人的话却呛到她。“我随时娶佳佳,只要她答应,张家八抬大轿上门,重金娶妻。”



       一时间,矛头指向文佳,连家毅也催促她敲定婚事。对上哥哥狡黠的目光,一看就知道想念阿斯顿马丁Rapid。



       合时宜的电话呼入,文佳抓起就接。“阿姨,你别担心,我马上过来。”



       还没等女人说话,Kris一脸无奈,“你又要去探望倪文啊?”



       “嗯!阿姨说月嫂不干了,我过去沟通一下。”



       ......



       负责任的月嫂不能接受产后四周的倪文和老公同房。产妇既然不珍惜自己,她也不想接这种单。



       文佳再也控制不住了,对倪文大发雷霆。“你到底要作践自己到什么时候?”



       平调的女声没有一丝生气,“佳佳,你什么都有。和睦富裕的家庭、宠溺你的爱人、让人羡慕的事业......你的世界美好又快乐,我们认识十几年,你这张稚嫩脸依旧白皙透亮。不管是陈才还是Kris,对你宠爱有加。.......”



       文佳有说不出的苦涩,初中入学考试她第一倪文第二,以学校的重视,培优班全员考入顶尖大学。



       但缺乏父爱的倪文一遇男生示好便答应,初中早恋成绩一落千丈被踢出培优班。被爸爸责怪她是骚货,还和妈妈离婚。



       沉重的氛围让两人都觉得难受,文佳抱住倪文说道:“亲,你还有我们。我们爱你,心疼你,愿意照顾你。你伤心难过需要肩膀,我这里有一个。”



       放肆的哭泣后,无助的女人抽泣着:“他每天来拍一张照发一则朋友圈,向上级表达对家庭的重视。一直以来,他对我毫无感情,我们只是臭味相投。连结婚也是我威胁他,他担心丢了铁饭碗才同意。”



       体会过未婚先孕,文佳似乎明白倪文为什么要走阿姨的老路,但倪文的运气也太差了。阿姨还有人陪产,即便叔叔对母女冷淡也会尽到经济上的责任,而公务员老公对她毫不珍惜。



       文佳越想越生气,强烈的偏头痛连面部都狰狞。



       倪文安慰道:“佳佳,还是你命好。陈才知道给不了你好的生活还会放手。”



       听完同是客家人的倪文说完陈才和家人的对话,文佳后悔自己怨恨这个逃兵。



       走出住宅楼,头痛伴随内心的震撼,小女人怀抱着肌肉紧实的男人说道:“Kris,陈才不是逃兵。他知道他的家人要吸我的血,知道我头脑简单无法应对复杂的人际关系,宁可选择独自伤感也要抛弃我......”



       宠溺的目光停滞在稚嫩脸,轻声说道:“他人品确实很好!还好有他的成全,我们才能在一起。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他,金领都市项目总让他来当吧!”



       小女人满意的微笑,“这是马氏商业集团最优质的项目,如期开业奖金丰厚。公司几个项目总都在抢这个项目,只有陈才安分呆在项目部,不作争取。”



       ......



       次日,前日情绪过大波动的女人生理期提前。Kris顺利说服金牌月嫂继续照顾产妇两周,也把思思请来接力,明令禁止文佳再去倪文家。



       七点的电梯内巧遇高阳,明媚的双眼眨动着,“高总,请你吃早餐!”



       男人嘴角上扬,“一个月没一起吃早餐了,走吧!带你去一家新店。”



       两份超丰富的肠粉端上来,一口入嘴,文佳满意得竖起大拇指。“这肠粉口感细腻润滑,酱汁香甜适中,连瘦肉也特别多......高总,你果真是美食家,你的傻姑娘跟着你估计会长胖。”



       高阳看着本该有点婴儿肥的脸蛋瘦削许多,“你最近脸色不太好,瘦了许多,能吃就多吃点。”



       文佳无奈点头,“高总,能帮一个忙吗?”



       对上男人点头,心动女生停下筷子,“能把我朋友的公务员老公弄出去学习一段时间吗?”



       文佳瘪嘴说道:“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强行把他叫回来也不会对老婆好。我们还为他赢得十五天陪产假躺家里看电视,还......”



       高阳眼眸一沉,“你这一个月都在照顾朋友,连自己都没顾上。我会让他的上级尽快满足他公派学习的心愿,你别担心了。”



       文佳明媚的双眼弯弯,兴奋说道:“谢谢!还没恭喜你连升两级呢。”



       看到这笑容,高阳满足了。



       文佳眨巴着眼睛,“高总,我觉得很奇怪。这次晋升,师傅业绩最好却只是加薪,你和王伟总都是集团高管,都分管投资部,这不是重叠了吗?”



       “王伟总和王新会有调动。”



       “什么调动啊?”文佳对上高阳一眼,识趣说道:“明白,不该问的不问,等公告。”



       高阳冷冷一笑,“你们这些秘书都懂得点到即止,不该问的话不多说一句,还是黄老板管理有方。”



       看着心动女生吃完肠粉,高阳压抑已久的问题借着美好的心情问出:“文佳,你为了好朋友和王新能两肋插刀。若郑冰洋出事了,你会怎样?”



       文佳俏皮的微笑:“高总,我持续关注嘉兴项目的资金情况。一切正常,他不会有事,你别担心。”



       ......



       午饭后,文佳走在过道发微信。



       文佳:上午的姜红糖水喝了,没有痛。



       Kris:好。我下午和家毅商议金领都市项目。累了想回家就打电话给司机。



       文佳放下手机抬起头,却对上垂头丧气的郑冰洋,立即拉他到接待室询问:“怎么回集团不联系我,发生什么事了?”



       “师傅,你还愿意护我吗?。”



       文佳的不安感越发强烈,轻声询问:“你到底怎么了?”



       郑冰洋一个冷笑,“还不是托你制度改革的福,我本来能安全收尾,拿到我该有的奖金。”



       制度改革以短期资金使用率和长期项目利润率体现管理成果。上午高阳已经暗示郑冰洋会出事,投资部作为最终把关项目利润率早就发现问题了。



       文佳恍然大悟,急切询问:“你到底做了什么?你不说我怎么帮你?”



       郑冰洋哀求道:“师傅,只要你愿意帮我,我就能平安无事。求你,救救我!”



       文佳无法从郑冰洋口中得到答案,立即跑去找高阳,却被告知投资部高层在开会。本不该去总裁办打听消息,荒乱感上来,文佳已无瑕顾及了。



       岳涯哀求道:“师祖,总裁办的规矩你比我更清楚,你别为难我了?”



       文佳双手举过头顶,“求你了,趁着老板还没来告诉我。”



       岳涯迟疑许久,打印两页纸折成小方块给到文佳。“这是绝密文件,经手高管只有四人。要让老板知道了,我明天就能回马鞍山。”



       “放心,我看完立即销毁。”



       文佳回到办公位,眼前触目惊心的受贿金额让她震惊,机械把纸折成方块,死死按在手中颤抖着。



       芳子不明乐观开朗的副总为何泪流满面,上前轻声询问:“马总,你没事吧?”



       女人机械摇头,“没事,你去忙吧!”



       芳子对视米乐多,立即发出微信。



       戴何芳子:你该不会这么人渣,一回悉尼就出轨吧?



       Kris:你有病,我有宝贝就知足了。



       戴何芳子发出哭泣女人的照片:她太反常了。比上次还失控。



       Kris的电话呼入,文佳抓起就接。“宝贝,你怎么了?”



       “听到你的声音就没事了。”



       “真的?”



       “嗯!晚上能接我吗?”



       “傻瓜,天天接你下班。累了就请假,知道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