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68章:521

作品:《 绝宠日记

       一小时后,文佳被叫去总裁办公室,熟悉的四位高管都在。



       辛总裁先是批评文佳没有控制情绪,对待客人不礼貌,要认真反思。随后带来好消息,合作方按照原协议,带着利润撤股。



       文佳凝重的表情缓缓舒展开,兴奋溢于言表。“谢谢各位高管。”



       “文佳,你和Kris到底怎么了?年前不是要结婚,怎么现在像仇家?”



       “辛总裁,年前他是逼婚,我怎么可能嫁给这种渣男。”



       “什么年代了,逼婚?婚姻大事你就听从家里安排?”



       “欧阳总,马家家规很严格,我爸是绝对的权威。”



       “违背马家家规会怎样?”



       “家法伺候。”对上四张疑惑脸,文佳主动解释:“去年云南旅游,我只是配合伴舞。没想到Kris强吻我,那个视频我爸看了。我在思过墙跪了大半个小时,你们无法想像这种面壁还不知身后何时会挥来一鞭的恐怖。”



       三位集团高管不厚道地笑出声,“还有吗?”



       “过年Kris逼婚逼急了,我偷跑出去。这种先斩后奏的旅行,我爸要抽我三十鞭。”

http://m.soduso,cc首发

       “什么?”儒雅高阳也不淡定了,“你伤成那样回来还要打?”



       文佳尴尬一笑,“那天Kris求情了,没打。”



       辛总裁哇了一声,“你被家法伺候过?”



       稚嫩脸点头,“小时候和家毅打群架送进派出所,我爸拿藤条抽我们,一个星期都下不了床。”



       欧阳噗呲笑出声,“文佳,你很厉害么,还打群架啊?”



       文佳很不服气,“那天太倒霉了,打赢了还被抓。”



       “看来你没少打群架。”



       稚嫩脸一脸神气,“我从小跟着家毅混,你们别看他现在人模人样,小时候就是个流氓。抽烟、喝酒、泡妞、打群架一样不少,我跟着这种渣哥哥,能不打群架么。”



       四位高管抿嘴偷笑。



       “文佳,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羽毛球技术吧!约个场,今晚投融资没有接待的都去打球。”



       文佳强忍不笑,“辛总裁,大家娱乐一下就好,同事间还是要注意商务礼仪。”



       对上这张傲娇脸,王伟一脸疑惑,“欧阳,她真有这么厉害。”



       欧阳连连点头,“相当厉害,想给自己留点面子千万别挑战她。”



       三张惊讶脸很期待,文佳一个冷笑,“各位高管,我虐你们就没意思了。我叫上我的教练,他以前是国家队的。”



       “好!”



       ......



       羽毛球场内,看过视频的群民慕名而来。王伟和高阳等投资部男士轮番和文佳对决,女人的动作优雅似跳舞,男人却无法得分。



       廖峰观看文佳打了五场,感觉有点厉害却像玩闹,叫嚣道:“马文佳,我们好好打一场。”



       文佳噗呲笑出声,“你能得分再说,别着急要我全力以赴。”



       十分钟的对打,文佳嬉闹让廖峰无法得分。



       见到陪打哥哥过来,文佳立即叫停,向集团高管介绍国家队教练。



       陪打哥哥有点不好意思,“佳佳是我的徒弟,最近已经赶超我了。”



       “你们打一场给我们看看,文佳一直不愿展示实力。”



       陪打哥哥一个冷笑,“看了她打球会觉得她不美了。”



       一场三十分钟对决。每个球都发出啪啪声,陪打哥哥被虐得很辛苦。每个球前趋、后侧、扑球,快速起身再扣球,却被文佳无情扣杀。



       她的反手击球技术过硬,舞蹈功底轻松劈叉救球,观赏者直呼大快人心。



       21:16,陪打哥哥尴尬一笑:“佳佳,你在同事面前还知道给我留点面子。”



       文佳随意扔出一瓶运动饮料,陪打哥哥灵活接过,碰了一下,同步调喝饮料,连仰头的角度都一致。



       廖峰感觉诡异,“你们啥关系啊?怎么这么默契?”



       “只能是兄妹或师徒的关系,我已婚。”



       文佳撇了一眼,“妻管严,今天这么多男同事在,能一起吃顿饭吗?”



       “不了,你嫂子知道我跟你吃饭,我的日子不好过。”



       文佳打了个寒颤,“你怎么受得了这种女人,都十年了还不能介怀。”



       陪打哥哥拍拍文佳的头,“你结婚就洗白了。我先走。”



       对上廖峰那张不依不饶的脸,文佳自觉交代,“我十六岁那年,哥哥想追求我。被家毅阻挠,贴身电灯泡守着,他连表白的机会都没有。但他老婆知道我的存在,即便结婚还以为他对我心存念想。我是不是很冤枉。”



       廖峰依旧疑惑,“他没表白你怎么知道他喜欢你。”



       文佳翻了白眼,“我从小就不需要知道谁喜欢我,家毅灭完桃花就会向我炫耀。”



       “难怪这么笨。”廖峰狡黠一笑,“那你主动追求初恋,还两天拿下?”



       傲娇脸一把抓起卫玲的双手,“欧巴,我从十三岁开始喜欢你。一千六百个日夜思念,请你成全我,让我当你的女朋友。”



       卫玲噗呲笑出声,“文佳,你真的这么张扬吗?”



       小脸红眨动明媚的双眼,“这只是第一天见面,知道他和女朋友分手了立即行动。第二天我还三连击表白,他都受不了想走。我硬是拉着他,不许他离开,直至拿下。”



       几个男人哇了一声,廖峰甘拜下风了,“马文佳,你长得清纯,没想到这么狂野。”



       小脸红抿嘴偷笑,“我把所有的勇气都给了初恋,被他甩了的两次恋爱都是稀里糊涂答应的。”



       “你有爱的启蒙,应该开窍了。”廖峰和卫玲对视一眼,询问道:“有个男人陪你早上七点前上班。你喝多了给你带粥,困了给你咖啡。出差给你带特产,和你一起接待为你挡酒。就差表白了,你有感知吗?”



       文佳嘀咕着‘七点前上班’,猛然抬头,“廖峰,我和师傅搭档时他已婚,你不能乱说话。”



       卫玲耐心劝说,“我们说的不是王新。”



       文佳眨巴着眼睛,抬头看向四个熟悉的高管,投诉道:“王伟总,投融资两部门算全稳赞配合度最高,但廖峰老是诋毁我笨。高总不管教,您得管管。”



       王伟无奈摇头,“他在告诉你有追求者,你再想想。”



       稚嫩脸一脸懵,“没有啊!追求者都表白了,也拒绝了。”



       欧阳提醒,“再想想。”



       “老大,真没。不表白不送花,我哪有这个能力判断啊!”



       辛总裁点点头,“是啊!喜欢就表白或送花啊!”



       对上抓狂的廖峰,文佳都没眼看了,“高总,你别再指望廖峰这个大傻子能帮你追到傻姑娘了。你告诉我她是谁,我把追求她纳入我上半年的绩效考核,势必给你拿下。”



       高阳抿嘴微笑,“去换衣服吃饭吧!”



       ......



       走出更衣室,文佳对上儒雅男子一身休闲运动装。“高总,你这么穿就像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高阳看着文佳一身素色Polo连衣短裙怦然心动,“你这身打扮太美了。”



       文佳抿嘴微笑,“看完我打球还觉得我美吗?”



       “别具一格的美。”



       心动女生被夸得脸红,高阳看得出神,“你的扣杀很帅。”



       文佳捂嘴微笑,“我有多少压力就有多少扣杀。”



       “最近压力很大?资金统筹部应该走上正轨,融资部团队稳定,你们的士气很好。”



       文佳陷入深思,“我最近发现子公司的灰色地带,需要研究一下如何规范化,很可能会动到他人的蛋糕。”



       资金统筹部掌握后台数据,文佳接触不到一个月就能看出问题,说明过往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稚嫩脸貌似要把这一部分走向阳光。



       高阳倾头相看,稚嫩脸眉头紧蹙。“文佳,你工作时间不长升职很快,是你勤劳肯干有思路,但职场还有很多尔虞我诈,你还没见识。凡是别操之过急,你的前辈也许知道有问题,只是心照不宣罢了。”



       文佳停住脚步,“高总,你若发现团队有人中饱私囊,会佯装不知情?”



       高阳神情严肃,“我只管我的部门,其他领域,即便知情也不会过多干涉。”



       文佳认真审视崇拜许久的儒雅男子,原来对待稳赞利益也会置身事外。



       ......



       走进包间,五张期待脸对上郎才女貌一脸凝重,衰了。



       饭后,文佳回到办公室查看菲儿汇总的资料,越来越多证据指向她最不希望的方向。像伶俐姐那样佯装不知情,她做不到。该如何切入,还需要仔细斟酌。



       烧脑的工作,文佳头疼又犯,随手查看手机。



       Kris:黄老板有惩罚你吗?有的话我明天找他。



       文佳:谢谢你帮忙求情,这次就算了。



       Kris:还在加班?



       文佳:准备下班了。



       Kris:我在楼下,送你回去。



       文佳:你先把今天的照片发了。



       Kris:上车给你发三张,等你。



       车内,文佳注视着珍贵的照片。



       小涵婚礼晚宴喝到眼神迷离靠着Kris暧昧的合影;塔斯马尼亚脱衣跳入湖内的戏水照片和那晚的星空图。



       文佳抿嘴微笑,过往的记忆太美好太幸福了。随手打开微信到那个页面,要是没分手今天是一周年纪念日。这20天,他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连工作狂家人吃饭间都不提及粤海项目。



       空荡荡的心,想在陈才的朋友圈找到他们的足迹。而他,竟然把仅文佳可见的朋友圈内容全部删除或设为私密。



       文佳紧闭双眼,缓缓流下失望的眼泪。男人递上纸巾,文佳撇了他一眼。“Kris,你昨天说的话确实令我震惊。”



       没等男人接话,文佳挡住眼睛继续说道:“去年Eva找我,说你恋爱半年出现贪玩的一面,有女朋友照常泡妞。那时我相信我的Kris在酒吧只是和朋友聚会或处理事务,坚信你专一待我。如今,我发现过往的四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子。”



       太多的失望,多少个呼吸都无法调整。文佳哭到失控,Kris静静等待女人发泄完情绪才开口:“佳佳,其实我不告诉你这些,你也发现不了。我承认过去荒唐的一面,也绝不会犯同样的错。”



       文佳哼了一声,“Leo回国前说复活节有一周假期会回英国陪我,回去一周就和Amanda复合;你说我是你最后一个女人,却在我的眼皮底下四次出轨;陈才说未来再难也会与我共同接受爸爸的考验,却当了逃兵。男人没一个靠得住,个个谎话连篇。”



       “我不会再骗你。这次回来,我保证不会对你藏秘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