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00章:不该冲动结婚

作品:《 绝宠日记

       开年第二个工作日,辛总裁组织开年大会,落实部门任务。



       Kris的电话不断呼入,文佳打开微信便看到他发来的离婚证。



       文佳:我在开会,别打扰我工作。



       Kris:中午一起庆祝。



       文佳:今天很忙,明天上午10点小区篮球场见。



       Kris:明天太久了,我想宝贝,要立即见到。我现在去稳赞。



       文佳:不行,必须明天上午,否则以后不见你。



       Kris:好,那你今晚不要再回租屋,我受不了你和男室友合租。



       文佳:今晚不回。



       当晚,文佳在姐妹群发起视频群聊,向姐妹们求救。



       大家得知高效离婚还夸赞Kris越来越有中国效率,还不忘调侃文佳太有魅力。但知道昨晚粗暴的行为,姐妹们有些震惊。

http://m.soduso,cc首发

       “佳佳,Kris明摆着吃定你。”



       “你可不能轻易复合。”



       “这种男人对待婚姻的态度,你好好想想你们是否有未来吧!”



       ......



       李晓莉办理完房产手续,立即拿到红本房产证。即便对Kris有不舍,二十一岁的她拥有深圳市中心一套房子和一百二十万,该学会知足。如果Kris和Eva刨根究底在公司曝光她的黑历史,以后再想找好对象就难了。



       晓莉:各位早上好!我上午和Kris已办理离婚手续,从今日起不再是张家儿媳妇。感谢各位半年的照顾和包容,我没有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和义务。愿大家一切安好!



       晓莉等待了一小时,没有任何人回复,便退出家庭群。



       苏青第一个看到微信,在另一个群和妯娌们聊到热火朝天。谁都能猜到,只是比想象中晚了一天。大家的话题很快从晓莉抽离,开始预测今年文佳会加入张家大家庭。看得出,四人都非常想念文佳。



       钟美云看了信息,立即打电话给Kris要他回家交代。这结婚不提前介绍,离婚也不和家人商量。



       “妈,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婚。我会给你带回你最想要的儿媳妇。”



       钟美云稍感不安,这一切发展得太快。即便两个年轻人有感情,马家不会接受Kris这么胡闹。



       子文转发信息给爸爸。



       张越还没见过晓莉就已经离婚了。但知道儿子肯定是去马家拜年后心念文佳,那个他最希望的儿媳妇。他特意从悉尼飞回国助儿子一臂之力,为他挡掉马家这个障碍。当年要不是马家规矩,两人早在一起了。



       2017年2月5日星期日



       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的篮球场,Kris恭候多时。秘书文佳平时都会早到,今天却拖到十点才来。连见到那个熟悉的男人跑过来,心情都变得沉重。



       文佳把蒸好的饺子塞给Kris,“别说话,先吃早餐。”



       Kris嘴角上扬,他的女人知道,只有跟她在一起才会吃早餐。



       回想起大年初一Kris在马家的行为,后续的微信和前晚房间吓人的一面,文佳眼眶微湿。旁边这个男人把她当什么了?



       看他马上吃完早餐,文佳眨巴着眼睛把眼泪收回去。“Kris,我在你心中是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女人吗?”



       男人立即握住她的手,“宝贝,当然不是。我是你如珍宝。”



       文佳一个冷笑,他的珍宝待遇比酒吧的女人还惨。“你应该知道我爸是很讲究的人,大年初一,要不是老师帮我解围,我爸估计要家法处理我。”



       Kris的喉结上下滑动,“对不起,我太想你了。见到你和进英聊得开心,就失控了。”



       “进英只是个孩子。”



       Kris叹气,“你才是个孩子,都不知道进英有多喜欢你,感觉就像你以前喜欢Leo那样。”



       文佳不想和他掰扯,“你没离婚就找我,是觉得我愿意为你当小三吗?以前你还担心我当Leo的小老婆,用那种烂招数终结我对他一切念想。”



       “不是,我想娶你都来不及,怎么舍得让你当小三。”



       文佳双手握着,双眼呆滞看着篮球场的人运动。“初中时,我爸出轨,基本不回家。每次回来就打我妈,每周我从学校回家都会看到她一身伤痛。那时我恨爸爸和那个小三。



       去年集团高管出轨闹得沸沸扬扬,室友小兰也是小三。我和小兰合租很愉快,但知道她破坏别人的家庭,立即想疏远她。



       这几天,我的存在和小三无异。你为了我,伤害了晓莉,和她离婚。我竟然活成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眼泪倾泻而出,文佳的心像千刀万剐,痛得难以呼吸。



       Kris跪在文佳面前,“宝贝,之前是我不对,不该冲动结婚。你相信我,我只爱你一个人。”



       文佳没有理会眼前的男人,抽泣着,“前晚,你要强.暴我。我看这张熟悉的脸变得好陌生、好吓人。难道我不值得被你尊重吗?我们就不能按部就班一次,哪怕你先离婚再来找我,我也不至于这么可恶。”



       情绪无法平静,文佳哭到抽动,球场上的人偶尔回头观看。



       文佳抹掉眼泪,挣开男人的手走下观众席的阶梯。在篮球场边徘徊。



       Kris没有再说话,静静地并肩行走,等待她情绪恢复。



       电话响声打破安静的二人,文佳立即接听。“妈妈,对,我和子多哥在篮球场,不用了,子多哥一会有事要先走,我过5分钟就回来。”



       挂断电话,文佳用手机照了自己的样子。便去附近洗手台洗了脸。



       Kris拿出纸巾擦拭她无需粉饰光滑透亮的脸。“宝贝,你说过一辈子只跟一个男人,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事,我会给你这份幸福。”



       文佳别过脸,“我回家了,今天别再烦我。”



       一进门,岳晶莹就看出文佳哭过。还没等妈妈开口,文佳拉着她回房间。“妈,你想说子多哥是已婚人士,我们俩的事已经过去,不该藕断丝连。”



       岳晶莹连连点头。



       文佳对上妈妈担忧的神情,“妈,子多哥和晓莉昨天离婚了。”



       岳晶莹似乎预料到这个结果,依旧嘟囔着‘罪过罪过’。



       文佳倾头靠着妈妈,知道家人根本不希望她和Kris复合,心里却念念不舍。



       母女沉默数分钟,岳晶莹轻轻拍了文佳的头,“佳佳,男女的事妈妈不想干预太多。你是有思想有主见有原则的孩子,你们的事情先冷静一段时间,短期内我和爸爸接受不了你们复合。你也想想子多是不是值得发展的对象,闪婚闪离,太不成熟了。”



       文佳乖巧点头。



       岳晶莹看着这张稚嫩脸,“佳佳,这两年妈妈看你处理事情井井有条,整个人成熟许多。但子多没有,他依旧冲动、不知后果。跟当年在子全婚礼带走你一样不得体。一个人成熟与否,与年龄无关。他虽然比你大八岁,但心智没你成熟。”



       文佳认同地点头。



       “佳佳,你们之前恋爱,子多会细心对待你,妈妈也觉得他很不错。这一年半,我看着家毅对安妮的宠爱,发自真心承担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责任,安妮这个老婆就当得不累。如果男人不承担这份责任,女人生了孩子,要没地位的话,真是进退两难。”



       文佳明白妈妈当年生了自己,得不到爸爸的照顾和男人该承担的责任,让妈妈在长辈面前没了地位。不管怎么尽心尽力孝敬老人,照顾家庭,都遭人白眼。



       岳晶莹眼眶微湿,“佳佳,这种苦和累,妈妈不想你体验。”



       文佳紧紧搂着妈妈,明白她当年的难处。



       岳晶莹直摇头,“我第一次见晓莉,她的侧脸神似你,我猜子多在找替代品。果然。婚姻如此重要的事情都儿戏对待。佳佳,他不靠谱,妈妈怕你以后受伤害。”



       文佳靠在妈妈肩膀上,随口发问:“那我怎么知道我找的男人心智成熟了,或者他以后心智会成熟?哥哥的变化我也很惊讶。”



       “一个男人对女人发自内心承担责任的好,是可以感受到的。这不只是一份甜蜜,更多是踏实,安全感、安心,想要共同面对未来不确定性的笃定。”



       文佳的脑海里莫名其妙呈现出陈才的面孔,连表情都有几分疑惑。



       岳晶莹注意到文佳的微表情,轻声询问:“佳佳,妈妈猜这个人已经出现了,是吗?”



       文佳犹豫片刻,“我还不确定。”



       岳晶莹猜测这人不是张子多,“那就去确定。说不定就是他。”



       文佳依旧一脸疑惑,感觉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