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53章 陆续来人,竟是衣冠冢

作品:《 灵植栽培模拟器

       林墨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这些雕像竟然活了,然后缓缓合围到这群筑基修士身上。



       “完了?”



       “怕毛,一群石像而已。”



       几个人拿武器,对着石像疯狂输出。



       即便被压制到练气一层修为的他们,也不惧怕这些带本的石像。



       可惜的是,他们的攻击,在石像上,连一点火花也没有冒出来。



       “这不可能,石头怎么那么坚硬!”



       为首筑基期脸色变得恐惧起来。



       之前还嚣张无比的他们,身体瑟瑟发抖。



       石像速度很慢。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慢慢合围过来,就跟抓小鸡一样。



       如果他们果断逃离,或许能够逃得过石像的缝隙。



       可惜,慢了!



       林墨见到他们被石像抓住手脚,就如五马分尸一样,被扯成了五块。



       然后尸体被石像扔出了墓地外。



       林墨咽了咽口水,这一幕,也太过瘆人。



       还好,这石像,只是攻击了动武的他们。



       林墨没有调动灵气,对周围进行破坏,便没有受到石像的攻击。



       “肯来墓主人应该是个宽容大度的好人,只要不搞破坏,便不会受到攻击。”林墨从走,变得跑了起来。



       但林墨并没有运用身体的灵气,而是以武功身法跑了起来。



       “终于出来了。”出了牧长生的墓地,林墨松了一口气。



       感觉压迫全部消失了。



       就在这时,林墨发现远处飞来了无数的修士。



       他们焦急无比,一来就冲进了了牧长生的目的。



       轰隆隆!



       这群修士与石像交战起来。



       林墨连忙远离,因为他发现竟然有数个金丹期老祖冲入了墓地。



       “靠,这些人疯了,不去主殿,跑来这掉不拉屎的地方做什么?”林墨虽然这么说,但却好奇无比。



       找了一处偏远的山巅上,地方使出了闭灵决,然后在放置了一个屏蔽神念的阵法。



       做完这些,林墨终于可以看戏了。



       从山巅上,刚好可以看到牧长生墓地的内部。



       数群修士不要命的和石像纠缠在了一起。



       接着,一个拿着巨大斧头的金丹老祖轮动斧头。



       原本坚硬无比的石像被斧头砍成碎裂。



       不多久,这些人损伤了十几位修士之后,终于消灭完了石像。



       因为石像全部碎裂,整个牧长生的墓地再也没有禁空的效果。



       远处观战的几个金丹冲了进去。



       “你们做什么?”两方人马对峙起来。



       第一批来的人脸色很难看。



       他们辛辛苦苦开路,却被这群人坐收渔翁之利。



       “干什么?你以为我们不知道这是大帝之墓吗?”金丹修士嘲讽道。



       “很好,果然是来强东西的,那么久不能怪我了。”



       “杀了这群狗娘养啊!”



       随着这一声音传出。



       两方人么交战了起来。



       法宝飞剑不断对拼着。



       震得周边地动山摇起来。



       随着他们的交战,吸引来了无数的人观看。



       “这两班人马为什么没有去主殿,而是跑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很多人若有所思,眼珠子滴溜溜转动。



       似乎猜到了什么。



       他们觉得,能够让两方金丹期势力这样拼死对杀,这墓地一定非同凡响。



       可能墓地里面,有着难以想象的宝物。



       “嘿嘿,杀吧,杀吧,最好拼个两败俱伤。”



       随着死去的人越来越多,两方势力终于意识到不对了。



       他们发现很多人被他们交战吸引了过来。



       “不如我们停手如何?若是再这样下去,只会让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哼,今日就先放过你。”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如何分配?”



       “对半分,事不宜迟,来的人越来越多,赶紧给我开洞。”



       此人说完,两方人马个派人撬开墓地上的砖头。



       不一会儿,一具棺材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不可能,怎么没有地宫。”



       金丹老祖惊呼道。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果,他们难以接受。



       :“给我继续挖,我就不信真的没有地宫。”



       随着这一句愤怒无比的吼叫后。



       底层马仔拼命开挖起来。



       “开棺!”



       “等等!我们必须各出一个实力最低的武者去办这件事。”



       就在两人正值的时候,一个元婴巨擘从天缓缓而降。



       强大的威压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崂山巨擘!”



       认出来人的金丹修士脸色难看无比。



       没有想到,他们辛辛苦苦,如今竟然被人摘果实了



       “滚!”



       随着元婴巨擘的一声爆喝。



       两方势力脸色难看,却又不敢反抗,只能屈辱无比的夹着尾巴离开。



       “哈哈,牧长生的东西全是我的了。”



       崂山老怪狂笑无比。



       这时,一件法宝突然砸在了崂山老怪的背后。



       崂山老怪没入了泥土当中,浑身是血。



       待他从泥土当中出来,发现一个拿着一颗珠子的元婴巨擘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崂山老怪,你再说说刚才的话?”



       “竟然是你?”崂山老怪眼神当中带着恐惧。



       二话不说,便凌空逃离。



       这时,一群白衣修士从天而降。



       为首的是一个元婴期。



       “上宗之人办事,还请道友能够离开。”元婴修士说完,看向了崂山老怪。



       “离开?那得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崂山老怪直接驱动法宝,朝着上宗元婴修士甲击杀而去。



       两人法力和法宝对拼,每一次都震得底下的炼气期头晕眼花。



       金丹期见到这情况,冲向了棺材。



       然而他还没接近棺材,就有一人出现,推开了棺材。



       这时,一股威压自棺材当中散发而出。



       周围的人,包括元婴,甚至是远远观战的林墨,都收到了威压的影响。



       崂山老怪感应到这一情况,激动无比,待他细看棺材内部的时候。



       他惊呆了。



       “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怎么会是衣冠冢?”



       两人拼死拼活,不要命的对轰。



       却没有想到,到头来,什么也没有。



       此时,棺材当中,就只有长生大帝的衣服。



       一个·金丹期眼疾手怪,冲过来就抓起长生大帝生前穿过的衣服。



       可惜,他低估了威压的厉害。



       仅仅抓住衣服,他就感觉被压住无法动弹。



       他连忙放开衣服。



       “真是太强大了,一件衣服,竟然散发着超越元婴期的威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