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24章 虽然不能杀,但可以用尿滋醒你

作品:《 灵植栽培模拟器

       “如果你这样想,你就错了,如果苏雪仙子真的在乎林某,此时她应该会出来制止,而不是不知道躲在哪里。”林墨说道。



       王聪听到这话,不由得皱眉。



       心里想到:“难道我真的的错了?”



       不过,仅仅片刻他就反应过来,这林墨想要说服他:“好啊,你这小子,竟然想要忽悠我,当我是傻瓜吗?奴才们,给我上!”



       “等等!!!”林墨大喊道.



       “又怎么了?有话赶紧说.”因为林墨声音很大,勾动了王聪内心的好奇。



       “你们这样一群人围攻我一个练气中期不丢脸吗?”林墨说道。



       “哦,也是哦,那你想怎么样。”王聪听到丢脸两个字,内心就不舒服,他最害怕丢面子了。



       “你们那么多人,总不能没有一个是高手吧,一对一单挑,若是你们单独一个人能够胜出,那么我就跪下来任凭你们发落。”林墨说道。



       王聪听到这话陷入了思考,他在想这会不会是林墨的奸计?



       “王少,让我来教训教训他吧。”跟在王聪后面的练气后期修士说道。

一秒记住m.soduso.cc

       “也好,拿下他重重有赏,好处大大滴有。”王聪说道。



       其余的三个练气后期的修士一脸羡慕嫉妒看着红尘老怪。



       他们怎么就没有反应过来,让红尘老怪捷足先登了呢?



       这可是在王少面前表现的好机会啊。



       “林墨小子,本人红尘老怪,就让我来会会你。”红尘老怪说完,就降落在林墨五十米的正对面。



       一般来说,炼气期是不会在天空斗法的。



       因为御剑飞行,本来就已经消耗很多心力。



       边飞边斗法,是发挥不了多少实力的。



       只有到了金丹期,可以凌空站力,才会在天空当中斗法。



       林墨取出了金灵剑,林墨之所以要一对一打。林墨指望王聪真的让他一对一,若是王聪的马仔不敌林墨,绝对会一拥而上。



       之所以一对一,林墨其实是在试探王聪追随者的实力。



       如果有机会赢,林墨是不想立刻就捏碎土遁符的。



       “放马过来吧,我会保你一个全尸。”林墨说道。



       “口舌之利。”红尘老人冷哼一声,就驱动飞剑,朝着林墨飞驰而来。



       速度极为快速,手法极为娴熟,飞剑蕴含着破空声,发出阵阵尖锐的声响。



       林墨看到对方拿出一把中品飞剑,内心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些人不是有钱货色。



       既然是中品飞剑,就连他的火蛇内甲都破不开,他干嘛要怕?



       面对着破空而来的飞剑,林墨露出淡然的笑容。



       然后一剑斩出,金灵剑直接斩断了对方的中品飞剑。



       中品飞剑被斩成两截,掉落在地上。



       噗嗤。



       红尘老怪吐了一口血,他万万没有想到,林墨手中的剑能斩断他的飞剑。



       若是他知道,林墨手中的飞剑那么犀利,打死他也不会直接放出飞剑,来个千里斩林墨手脚。



       “你这是上品飞剑吗?”红尘老怪脸色很是难看。



       他凑那么多年的钱,才买够一把中品飞剑,这林墨,竟然手持一把上品飞剑。



       而且还是金属性的主杀伐的飞剑。



       “你麻痹的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我上?”王聪怒骂道。



       他感觉脸色丢大了,一个练气后期,竟然被练气中期一剑斩断本命飞剑。



       这样的人,竟然是他的追随者。



       红尘老怪脸色很难看,此时已经骑虎难下了,若是不听从王少吩咐,临阵脱逃,以后估计没好果子吃。



       他可是知道王少的手段啊。



       随后,红尘老怪大声喊起来,以掩饰他内心的忐忑:“小子你不要以为斩断我的飞剑就了不起了,刚才我大意了。你们谁借我一把飞剑?”



       所有人面面相觑,他们刚才看出了林墨手中飞剑的坚硬犀利。



       还有谁敢愿意借飞剑给他?



       王聪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拿出自己的唯一把极品飞剑,扔给了红尘老怪。



       “多谢王少,我这次一定把他的双腿给砍断。”红尘老怪说完,就持剑冲向林墨。



       没有炼化的飞剑,根本不能够使出御剑术。



       只能手持飞剑,冲向林墨,以近战的方式,对战林墨了。



       林墨笑得很开心,近战是他最擅长的了。



       红尘老怪一剑笔直的朝着林墨刺来,精准且快速。



       不过他不知道,到了林墨现在的剑术水准,早就看穿了红尘老怪的出剑套路,稍微侧身一闪,剑气和坚韧恰好划过林墨半寸的距离。



       接着林墨极为快速地出剑,直接斩断了对方出剑的手。



       鲜血飞溅十几米。



       红尘老怪左手捂着伤口。



       断掉的手抓着飞溅,掉落在地上。



       王聪看到这一幕,连忙操控飞剑飞回来。



       可惜已经晚了。



       林墨抓住了飞剑,然后扔入了储物袋隔绝开来。



       “废物啊,废物啊,你们还不快给我上!”王聪此时已经不想什么一对一了。



       他的追随者,也就是狗腿子们的实力他清楚,拍马屁各个精通,实战却不到5的渣渣。



       无数的飞剑朝着林墨飞来,林墨闭上眼睛,放出神念。



       有着神念的加持,林墨的昙花剑术百倍增幅。



       秋风未动蝉先觉。



       林墨不断移动,然后出剑。



       无数飞剑插向林墨,却都擦身而过。



       林墨不断移动,抓住每一次机会,只要出剑,必定会斩断一把飞见。



       在场的一共有四十八人。



       “啊!”一声惨叫声。



       一个炼气初期修士,被林墨的剑罡给刺穿胸口。



       “第一个!”林墨数起来。



       接着,林墨又抓住机会,释放出了一道罡气。



       “第二个!”



       看到游刃有余的林墨,所有攻击林墨的修士慌了。



       “第三个!”



       “第四个!”



       随着第四个倒下,追随王聪的狗腿子内心恐惧起来。



       “第五个!”



       “狗日的,你们给我上啊,此时还不拼命吗?”王聪踢向一个练气后期的狗腿子。



       狗腿子被王聪这么一踢,被迫朝着林墨冲去。



       即便他内心恐慌无比。



       周围的修士害怕误伤张姓修士,没有远距离攻击。



       林墨直接抓住对方的破绽,一剑穿透张姓修士心脏。



       张姓修士一脸难以置信,自己就这么轻易死去了。



       连林墨怎么出剑都看不到。



       “还不快上啊,愣着做什么啊?”王聪怒骂道。



       这不说还好,一说就有人都退后一步。



       一个修士哭着道:“王少,对不起啊,我上去会死的。”



       说完,就御剑飞走了。



       虽然害怕得罪王聪,但总比丢掉小命好。



       有人逃走,其他人自然没心情应战,也跟着御剑逃走了。



       “对不起王少。”说完,溜了。



       接着一个一个逃走,他们虽然知道这一走,就要成为一个散修了,但没办法,不走王少肯定要让他继续战斗下去。



       结局,是必死的。



       王聪见到一个接着一个走光了,他终于意识到麻烦了。



       林墨一步一步朝着王聪走了过去。



       “你别过来。”王聪拿出一个盾牌,不断地后腿。



       林墨迅速冲了过去,来到了王聪的背部,用脚用力一踢,王聪被踢飞数米。



       王聪想要拿出保命符箓,被林墨用剑抵在了喉咙处。



       “你若是动一下,就不要怪我了。”林墨冷笑道。



       接着,林墨超控剑气切断王聪腰间的储物袋的绳索,抓在手中。



       “求求你放开王少!”这个人是王少的跟班。



       他之所以不走是因为他的妻子儿女都在王聪的手上。



       “咦,本来我还想自己来,既然有人代劳,那么你来吧。你过来,只要你用尿滋醒王少,我就放了你们。“林墨说道。



       “我……”此人哪里敢这般做。



       林墨用剑插入王聪的裤裆:“在进一寸,你的两颗蛋蛋就要没了。你吩咐他用尿滋润你。”



       “狗奴才,还不快用尿来滋润我。”王聪满脸恐慌大喊。



       “对不起……了王少。”他拉开裤子闭上眼睛,朝着王聪脸上一顿猛射。



       “你们闭上眼睛屏蔽神念,倒数一百,在睁开眼,不然我就杀了你们。”林墨快速收取储物袋,然后御剑离开了。



       倒数到0之后,王聪睁开眼睛,看到已经消失的林墨。



       顿时恐惧也去了,想到今日受到的耻辱,不由得历声嘶吼:“林墨,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把你浸猪笼。”



       此时,林墨已经朝着家族赶回去,出了这件事情,必须偷偷赶回家族,然后询问林震天,是否能够保下他,如果保不下他,他只能够亡命天涯了。



       今日之所以没有杀王聪,是因为林墨不是热血青年,快意恩仇,自己背后还有林家。



       杀掉王聪虽然爽,但若是元婴期的王越追究下来,林家虽然有青云宗做靠山,但不被灭族,也会脱一层皮。



       想必今日王聪受到这般屈辱,但身体并未受到一丝伤害。



       理论上,王聪找自己麻烦,自己放过他一马,也能算是给足了面子。



       想必,王聪的父亲,王越不会拉下脸,对付他这个练气小修士。



       而且,王越可不仅仅王聪这么一个儿子,有七八个儿子的他,很少关心王聪。



       毕竟,王聪是最纨绔,最没有天赋的。



       就在这般想着的时候,一个人挡住了林墨的去路。



       林墨感觉到对方如山岳般挡在眼前,内心变得凝重起来。



       这是高手,不同于刚才的那群废物。



       “我就知道,废物王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背着棍棒,一袭灰色衣服之人说道。



       “你是谁?你也是王聪的狗腿子吗?”林墨问道。



       “别跟我提他,他还没有资格,让我当他的狗腿子,我叫做陆飞。”男子取出背后的棍棒,插在了地上。



       “既然你不是他的狗腿子,那为什么要拦住我?”林墨问道。



       “呵呵,因为我也是苏雪仙子的追随者之一,我不知道为什么苏雪会对你念念不忘,但是不重要了,只要你一死,我便栽赃到王聪身上,到时候苏雪一定会对我大有好感。”



       陆飞说完,拔起黝黑的闪耀着流光的金属棍,冲向林墨。



       铿……金属撞击声音响起。



       周围树木被冲击波震倒。



       林墨后腿数步,感觉胸口有些麻。



       林墨内心一凛,对方强得离谱,一身的真元法力的浑厚不像这个段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