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九四:杨顶天案

作品:《 地下城的一千万种活法

       ,地下城的一千万种活法



       二十五天后。



       “杨顶天案?”



       战王门内,办公桌前。



       范兴康依旧老样子,忙碌的批阅着比他人还高的文件。



       杨嘉则坐在沙发上,查看着接下来要学习的药方。



       二十天前,朱缇紫和秦寿如约,将各自一百份药方交给了杨嘉。



       这段时间,杨嘉也一直在潜心研究这些药方,并且以每天五份的速度迅速消化。



       但今天,范兴康却突然一道战王令,将杨嘉调来了战王门。



       一开始,杨嘉以为,是讨论十天后战王审查的事。



       毕竟,这次战王审查是法瑞斯战王,珲丹*布鲁斯发起的,举办地自然也在法瑞斯。

http://m.soduso,cc首发

       从时间上看,确实也到了要出发的时候。



       没曾想,刚坐下,范兴康开口的第一句,居然是:杨顶天案。



       “怎么样?你来川东也挺久了,杨顶天案应该知道吧?”



       范兴康头也不抬,一心两用,一边问一边手上批阅文件。



       杨嘉回忆了两秒:“昂,川精院的时候学到过,是四年前的悬案吧?”



       “没错。”



       批阅完一批文件,面前还剩三堆,共六万份文件。



       啪的一声,范兴康把钢笔往桌上一拍,伸了个懒腰,旋即给自己沏茶稍作休息。



       趁着休息的时间,开始和杨嘉坦白:“杨顶天是我的前辈,同时也是前代川东第一战王,更是近百年来最强战王。



       这个,你应该知道的吧?”



       杨嘉点点头:“嗯,我知道,史上最强战王,百年来唯一一个踏入R4境界的人类。



       四年前,突然传出他暗地里杀人练级的丑闻,引爆了整个国际舆论,川东虽然力保,但舆论几乎一边倒的压过来。



       最后,他带着妻儿突然从川东消失,最后一次出现,是在法瑞斯帝国,在那之后,就彻底失踪了。”



       “没错,杀人练级,人之大忌!”



       说到这里,范兴康抿了口茶,脸色却变得无比难看:“这场舆论风波就像盛夏豪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杨前辈从巅峰,到人人唾骂,只用了短短一个月时间。



       但我始终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



       练级这种事,人类世界是有的。



       比如川精院,就会定期向冒险者公会发出委托,要求活捉一些魔物,带回川精院饲养。



       二年级以上的学生如果表现优越,学校就会奖励这个学生杀死一两只等级相近的魔物的权利,以获取经验升级。



       这也是一种相对比较安全的升级方法。



       而杀人练级,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是人类世界里,是凌驾于杀人罪的重罪。



       指的是强者凭着自己的地位或者财力,绑架有一定修为的冒险者和法师,并暗中杀害。



       不知为何,在这个世界上,杀人可以得到极多的经验,并且杀人的经验和杀魔物不同,不会因为有等级差而出现获取经验衰减的现象。



       通过这种方式,一个人的等级,可以很轻松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短短几个月,就能获得常人一辈子都难以抵达的修为。



       但傻子都知道,如果放任这种行为,人类的社会结构和伦理道德会瞬间崩塌。



       所以,一旦摊上这种事,就算是战王,也会瞬间身败名裂。



       其在所有国家都属于无期起步的重刑,同时也是国际法的重罪,任何国家一经发现该类罪犯,都可以立刻处决。



       四年前,当时正处于巅峰期的最强战王,就是因为这件事,跌入了地狱。



       而曝光这件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



       “珲丹*布鲁斯!”



       范兴康幽幽的道出了这个名字。



       杨嘉并不意外。



       因为这并不是什么机密,而是路人皆知的。



       当年,因为这件事,珲丹*布鲁斯还成了明星,更有报社将他捧成了公义的执行者。



       杨嘉疑惑的问:“老范,你的意思是,杨顶天案,和这次你的战王审查有关系?”



       范兴康点点头:“昂,我继承了杨前辈的位置后,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哪怕我一开始收了门徒,他也一定会以其他方式迫害我。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收门徒。”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次战王审查,你要查这个案子?”



       “没错。”范兴康看向杨嘉:“这场战王审查是一场陷阱,我川东最近四年被他策反三名战王,邻国数名战王均被他拉拢。



       这次战王审查,我面对的十名战王,恐怕没有一个会站在我这边,更不会站在公平的角度。



       所以,作为打头战,就看在我这段时间这么帮你的份上,我希望你赢的漂亮点。”



       杨嘉一听这话,笑出了声:“喂喂喂,这个时候不应该叮嘱我小心点,或者对我说:啊,你现在退出还来得及!之类的话吗?”



       然而,范兴康却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你少装逼,你会怕吗?”



       “不会。”



       “单挑十个学徒你打不过吗?”



       “嗯,轻轻松松吧。”



       “单挑十个战王呢?”



       “别问这个,伤你自尊的。”



       “那他妈不就得了?!”



       范兴康说着,放下茶杯:“杨顶天案,一直是我心头的一根刺,他不光是我的前辈,更是我的挚友良师。



       川东迫于舆论压力,已经不能再提翻案一事。



       但我不管。



       战王之位非我所需!挚友罪名,我当以亲手洗刷!



       事到如今已经四年,我已不奢望杨前辈还活着了,但至少这次战王审查,我要查明真相。



       如果可以,最好找到他的尸体,还有他身前那把佩剑:苍蓝龙之高傲!”



       听到这里,再看范兴康咬牙切齿的认真模样,杨嘉不由心底有些犯怵。



       糟糕啊,我最讨厌麻烦事了。



       这家伙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是准备搏命啊。



       不过仔细想一想,杨嘉又觉得不对劲。



       杨顶天。



       这个名字,杨嘉不止一次听到了。



       曾经最强的战王,人类的英雄,却因为被指控杀人练级而身败名裂。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舆论却将他逼上了绝路,最后落得和妻儿三人一起失踪的下场。



       而他是否真的杀人练级了,这件事在他失踪后,反而随着舆论的平息而不了了之。



       确实,听事迹,挺可怜的。



       但杨嘉可是从地下城杀出来的人,再怎么可怜,杨嘉也不至于动恻隐之心。



       但不知为何,偏偏每次听到杨顶天这个名字,杨嘉的心底,总会隐隐有些莫名触动。



       这是为何?



       杨嘉想不明白。



       但是地下城时期锻炼出来的第六感却在催促着杨嘉:一定要配合范兴康查明此案。



       伸张正义?我?



       开什么玩笑?我是这种人吗?



       可心底这种强烈的,想要帮杨顶天洗刷罪名的欲望,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法瑞斯的战王叫什么来着,再说一遍?”杨嘉靠在沙发上,好奇的问道。



       “珲丹*布鲁斯。就是精英交流群上,跟你黏黏糊糊的那个姑娘的父亲。”



       “噢,伊莎贝尔的老爸?”



       一向记不住人名的杨嘉点点头,默默用力记住了这个名字。



       旋即一拍沙发:“这个案子,其实我也挺好奇的,行!我陪你查!第一步要打赢战王审查是吧?”



       “对。”



       “单挑十个门徒?”



       “对。”



       “能杀吗?”



       “喂,你怎么动不动就想杀人?”



       “本来就是嘛,我讨厌打比赛就是因为老是要留手。既然这次你说是做好了跟十个战王翻脸的准备,那干掉他们的门徒,应该不介意吧?”



       “不行,不能杀,打个半死就够了。”



       “不行啊。”



       “为什么?”



       “半死不好控制力道,四分之三死行不行?”



       范兴康:“。。。。。”



       “哎,随你便了,反正你别整天想着杀人就行,怪心理变态的。”



       “好好好,随你。那么啥时候出发?”



       “三天后,老赵会帮我们备好车的。”



       “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