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64章 伟力再现

作品:《 全球备武

       星空之井。



       萧越缓缓睁开了眼睛,最后一道封印传承接收完毕。



       最后一道传承极为特殊。



       名曰《星辰天衍录》,是一部推衍天机的法门。



       此法极为神秘,涉及到了宇宙运转以及虚无飘渺的命运。



       小到可以推算一个人的运势,未来可能出现的与其相关的事物。



       大到推算宇宙运行,天地大劫。



       练到精深处可将自身从命运长河中抹去,让精通此道的人无法推算自己的过去未来,若强行推衍则必遭反噬。



       不过目前的萧越,还达不到星辰天衍录的极致境界,推算的东西也极其有限。



       比如他若去到某个地方,感觉那里有机缘存在,提前推算一下是不是有危险,机缘在什么地方,这倒是勉强可以做到。



       若是放眼整个宇宙进行推算,萧越则没有这个能力,一则实力不足,再者要达到那种高度,需要领悟某些虚无飘渺的规则。

一秒记住m.soduso.cc

       萧越正打算随便找一样东西尝试推算时,倏然注意到身侧一道巨大的金色巨树。



       “这是……星辰之树?”



       萧越通过巨树与自身的联系,确定了它的身份。



       只是此刻的星辰之树太大了,就像一株支撑天地的神木,通体金灿灿的光芒十分耀眼。



       他慢慢抬头,甚至将灵识扩散到极限,终于高到了星辰之树的全貎。



       整株星辰之树高近万米,如同一根黄金天柱,表面有神金般的树叶在轻轻摆动着。



       每一颗树叶都似蕴含一方世界,咋看只有数十米大,仔细看去却是无边无际,丝丝缕缕的道韵在其中流淌。



       相比当初如盆景般的样子,此刻的星辰之树才算展露出一丝扎根星空的宝树风范。



       “十八片叶子。”



       萧越确实没有看错,原本的星辰树只有九片树叶,后来虽然生出了九颗嫩芽,却一直没有新的树叶生出。



       如今突然多了九片树叶,萧越不由大喜过望。



       要知道星辰之树的叶子每一片都不普通,有着非凡的神秘力量存在。



       新生的九片叶子同样有着玄奥的纹路。



       但内部不再是山川日月,星辰流转,反而像是刀枪剑戟,每片子都仿佛一件无上的神兵,给人无坚不摧之感。



       只是看上几眼,萧越居然对于各种武器的使用生出了不少的感悟。



       他相信要是长久观看,必然会有更多的领悟,最终成为全能兵器大师都非难事。



       “看来我之前还是小瞧了星辰之树的价值。”



       不仅是这些新生的叶片,此刻萧越重新回头观看原本就有的九片叶子,心中同样多了一些不同以往的体悟。



       随着修为的提升,他从中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将来要专门找一个时间,好好感悟一下星辰之树。”



       萧越心中暗下决定,星辰之树太非凡了,仿佛是某种道的体现,长期感悟绝对有着意想不到的收获。



       “除了星辰之树,青莲剑气依旧有巨大潜力可挖,事后也要找机会好好理一理。”



       萧越目光沉凝,喜悦的笑容无法掩饰。



       这次星空之井的收获实在不小。



       但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看到凤怜筝所说的,让他更近一步的机缘。



       萧越盘膝坐于星空之井最深处,周遭依旧是无穷无尽的星辰精髓。



       心念一动将星辰之树收入了丹田。



       轰。



       星辰之树重回丹田的瞬间,感觉紫府一颤,星辰之树轻轻摇晃。



       涌出一种极为神异的能量,透过紫府涌向全身,包括另外三百五十六颗穴窍。



       霎那间,所有穴窍仿佛受到了这股力量的刺激,不断的震颤胎动起来。



       渐渐的,周身星辰穴窍的胎动与星辰之树的摇摆形成了同一频率。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嗤嗤~~



       所有穴窍内都在同一时间喷吐出一缕精纯的液态能量,向着萧越的胸口集中过去,很快就形成了一颗明亮到耀眼的光团。



       “好强的能量。”



       这一幕让萧越震惊不已,感觉胸口膻中穴在剧烈抖动,有一股外力似乎要将它强行的撕开,剧烈的疼痛如潮水般涌遍全身。



       “这是要……开僻新的穴窍?”



       萧越目光闪烁,透中难以置信。



       诸天星辰体只能修炼三百六十颗穴窍,而且这是周天之数,是极限。



       若是出现第三百六十一颗穴窍,岂不是突破了极限?



       突然极限的结果,岂不是意味着……



       霎那间,萧越的双眼神芒灿灿,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期待。



       突破极限,意味着极限之花将要凝聚,这才是星空之井最大的机缘。



       “怜筝公主说的没有错,这里果然有让我更近一步的机缘,她早就算到这一切了。”



       萧越无比期待第三朵极限之花的凝聚。



       开僻第三百六十一颗穴窍的痛楚前所未有,不逊色当然不朽之锤入门的第九击,却依旧难掩心中的兴奋。



       翁~~



       突然,萧越感应到冥冥中当中,一处无法被观测到的世界中,生出了一股莫名的伟力,化生出一颗巨拳向他的膻中穴轰去。



       嘭。



       一拳落下,胸口处正在开僻穴窍的能量团被轰散了。



       噗。



       萧越一颤,脸色瞬间无比煞白,腥红中带着几许淡淡金丝的血液被吐了出来,神情显得极其萎靡。



       “混蛋,又是你!”



       萧越不甘的怒吼,又是这股冥冥中的力量在阻止他突破。



       当初在凝聚出第一朵极限之花后,他曾试图打破肉身的极限,可惜最终在这股力量的阻止下失败了。



       若非有着重力石阶的帮助,恐怕至今仍在为凝聚第二朵花而努力。



       如今这股冥冥中的力量又出现了,而且变得更猛烈,甚至不再是遮遮掩掩的阻拦,干脆强力进行破坏。



       “这到底是什么力量,是天地意志的体现,或者是宇宙意志的体现?”



       萧越不清楚,但他不会认输。



       “所有能量为我所用,给我聚。”



       萧越大吼,星辰之树仿佛感应到他的意志,再一次带动所有穴窍的能量向着膻中穴凝聚。



       眨眼间一团新的能量生成,再一次开始了超级极限的穴窍开僻。



       那种在血肉中强行开凿的痛楚又一次传遍全身。



       萧越仿佛感觉不到痛苦,煞白的脸色只有兴奋,他感觉到了进步,似乎封闭的膻中穴出现了一丝松动。



       然则不等萧越高兴多久,神秘伟力的攻击再次袭来,重新将膻中穴的能量团击溃。



       萧越再次吐血。



       “混蛋,看谁坚持的更久。”



       萧越双眼血红一片,如同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又一次的聚起了能量发动冲击。



       既然看到了凝聚第三朵极限之花的希望,便不会放弃。



       冥冥中的伟力阻拦又如何,正因如此才显出第三朵极限之花的珍贵。



       嘭。



       伟力的攻击没有迟疑,准时的出现了。



       萧越全身一颤再次吐血,那股力量甚至有一丝力量扩散到了体内各处。



       以至于萧越的状态从未有过的差,有种继续下去肉身会被打爆的错觉。



       那是一种严重的警告,在威慑萧越在禁区前止步,否则将会遭劫。



       “哼,不管你是什么,可你吓不倒我,不然又何必警告,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何,能量再聚。”



       萧越无比的狰狞,声音都有些沙哑。



       结果没有任何意外,他又一次遭到神秘伟力的攻击,肉身表面出现了明显的开裂,浑身精气都透过裂缝外溢。



       周身三百十六颗星辰穴窍都变得黯淡下去,已至崩溃的边缘。



       “到极限了吗?”



       萧越脸色无边难看,他能感觉到连续冲击下,膻中穴将要被开僻,也许只需一次冲击就能做到,但他没有十足的把握。



       但对自身的状态却把握很清晰,再承受一次神秘伟力的冲击,必将身死道消。



       迟疑与不甘两种情绪在脑中徘徊,互相较劲。



       继续还是停止。



       “如果我现在停止,离开了九层塔渡过先天劫,依旧是二花先天,放在起源之地也是绝顶的天才,如果继续的话超过九成的可能身死。



       一旦我死,父母怎么办,小萱和茜茜怎么办。



       冰瑶一直到现在都没找到,我说了这么多,你这个隐藏在幕后的家伙一定很得意吧。



       你一定以为我要放弃了吧,若我处在你现在的位置,一定会连干三大碗,庆祝自己又吓退了一位妖孽,如果你能喝酒的话。



       不过,我这人天生不信邪,我们就赌一把,看谁把谁压下,给我再聚。”



       轰隆。



       下一刻,萧越周身黯淡的穴窍内再一次涌出了能量,向着膻中穴凝去。



       萧越无比疯狂,仿佛连性命都抛之了脑后。



       这一瞬间对于萧越而言是大恐怖,额前不知不觉渗出了久违了汗水。



       不过他始终相信一句话,危机存在两面性,危险与机遇并存,前期他遇到的危险有多恐怖,一旦渡过后的收获就有多惊人。



       咔嚓。



       一声脆声,膻中穴终于被破开了一道裂口。



       “要成功了,快,加快速度。”



       萧越放声的嘶吼着,膻中穴的能量如同尖锥般聚起,准备一举将超越极限的穴窍开僻出来。



       只是不等这股能量继续运转,萧越的脸色陡然大变。



       冥冥中的那股无形伟力再次出现了,而且这一次更加狂暴,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恐怖的多。



       一瞬间,萧越感觉自己像是站在滔天海啸前的普通人。



       无助,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