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花一炮

作品:《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叶倾城担心楚江出乱子,可是她身边的易雪瑶则是眼睛一亮。

        前段时间由于建筑部的沙石出了问题,她跟楚江去过沙石盛产地,就是她的家乡一行。楚江不但帮倾城集团解决了沙石问题,而且还帮了她家里解决了难题,易雪瑶几次想楚江办公室想来一段办公室酣战,也算是一种报答,只是好事多磨,至今还没有如愿。

        总之,那个时刻开始,楚江在易雪瑶心中就是一个英雄的形象,虽然这个英雄有点恶人化,不过这里的恶人呢,必须依靠这个恶人磨。

        “对对,让楚总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些累有些渴了,叶总,我们过去那边喝杯茶吧,再溜达两圈放松一下!”不由分说,她拉着叶倾城就往外面走,一边走一边说。

        叶倾城似乎还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跟着易雪瑶离开了会议室。

        她们俩一走,楚江脸上笑容瞬间消失。

        他目光再次在全场扫一眼,眼神阴冷,整个会议室仿佛阴森了许多。

        后面荣惊天以及海市四少几人都是精神一振,因为他们都熟知楚江,每当他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那就说明又有好戏看了。

        看老大折腾人,那绝对是一种享受,酸爽酸爽的享受!

        “楚江,你以为市体育大楼的竞标是过家家吗,现在可是竞标时间,你竟然让倾城集团的人离开?信不信我马上直接取消她们的竞标资格!”花一鸣当然不懂楚江的表情,反而怒道。

        在他观念中,这里可是市政府会议室,楚江再混蛋也不敢在这儿胡来吧。

        王局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说话,那两个公证人更是藏匿在一角,目光时而闪烁过惊慌。

        “你是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取消倾城集团的资格?”楚江用戏谑的目光看着花一鸣。

        “咳咳,我是市政府委托的第三方公司,有权取消招标方的资格。”花一鸣端坐好后,清了清喉咙扬声道。

        “你想取消就取消吧,还有什么龌龊事儿是你这傻逼做不出来的?”楚江耸耸肩,无所谓道。

        “你……”花一鸣简直要崩溃 了,又一次被人当面指着叫傻逼,这让谁能受得了!

        “我数到三,你给我马上滚!”楚江根本没等他说完,冷冷开口道。

        “你让我滚,我就滚吗,你算什么东西!”花一鸣一脸不屑吐槽起来,至今楚江还未出手呢,花一鸣心中多了一个不过如此的念头。

        “哦?是不是觉得我让你滚,是便宜了你?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既然来了,总得留下点什么东西吧。”楚江眼中闪过一丝冷笑,道,“老荣,打断他的一条腿,然后再让他滚!”

        “老大,好咧!”荣惊天脸上闪过一丝狞笑,其实他早已经摩拳擦掌了,生怕错过发泄的机会。

        刚才他心里一直憋着,甚至憋得蛋疼了,要不是害怕连累叶倾城,他刚才就发飙了!

        现在楚爷发话,那还怕个鸟!

        他身形一闪,快速冲了上去,一把拉着花一鸣的手臂,一个标准过肩摔,直接按在了地上!

        “啊!”

        “啊!”

        第一声啊是花一鸣的惨叫,第二声呢,却是公证员的尖叫,为了以后不用提供什么证词,他们连忙识趣地面壁而坐。

        在海市混日子的,谁没有听过楚江楚爷的大名呢,谁没有或多或少听过楚爷的传说呢!

        “荣惊天,你这个混蛋,你要是再敢动我,我绝不会饶了你!”花一鸣被这一下摔的头晕脑胀,疼的嗷嗷直叫。

        “哈哈——饶不了我?花一鸣,你最多就是花家的少爷,我呢,可是荣家的二当家。再说,在豪门世家排名中,我们荣家什么时候都是在你花家之上,玩儿明的玩儿暗的,随便你来就是,老子接着!”荣惊天仰头长笑,完全不在乎花一鸣的威胁。

        而且,荣惊天曾经多次跟着家族的御林军,也就是惊神雇佣兵团南征北战,耳濡目染带着一股匪气。

        也是个杀伐果断的主。

        “荣惊天,你住手,万事……好商量!”这个时候花千秋屁颠屁颠走到荣惊天的身边,客气道。

        “商量?好啊,那你……跟我的老大商量去吧,我先执行一下我老大上一道的命令。”荣惊天根本没再给花千秋多说话的机会,毫不犹豫抬脚,直接踹在了花一鸣的右小腿上。

        “咔嚓!”

        一声清脆骨头断裂的声音在这会议室里显得格外刺耳。

        “刚才让你滚,你不滚!现在满意了?”楚江一脸冷笑盯着他,道,“说,你……是不是花千秋的私生子?”

        “啊!”

        众人听后个个懵逼了,你,楚爷教训人就教训人,怎么还问起人家的……隐私呢,花一鸣是不是花千秋的私生子管你屁事啊,管你屁事啊!

        “我就是好奇问一问,你可以不回答,只是……不回答的话,老荣将再废你左腿。”楚江咧嘴笑了笑。

        “什么?”

        众人的心头仿佛有千万片草泥马奔腾而过,好奇问一问,可以不回答,只是不回答的话,还要废腿?

        天啊,这是什么逻辑!

        花一鸣完完全全崩溃了,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右腿如果不及时去医院的话,肯定废了,如果再……那以后的人生就算玩完了!

        “是,是!”花一鸣不停地点头。

        “你……有何凭证?”楚江继续一脸认真问道。

        凭证?

        楚江这货也太认真了吧,难道还要去验DNA吗?

        花一鸣顿时傻眼了!

        “我……可以作证?”花千秋也看出 了花一鸣的受伤状况,得即使送医院,于是忙不迭举手道,“有一次醉酒,我走错了房间,进了我弟弟老婆的房间,后来……就有了一鸣!”

        “好吧,已经录制完毕了。”楚江小东西按了按,然后随口道,“花一炮,是吧,,你可以滚了!”

        人家叫花一鸣好不好,楚爷你怎么可以叫人家花一炮呢!

        众人差点笑了出来。

        花一鸣,在两个助理的搀扶下,快步离开,花千秋本想跟着离开,可是被楚江瞪了一眼,脚步就不敢再移动了。

        “老大,你录制这个干啥?”陈黑屁颠屁颠走到楚江身边,问道。

        “没干啥,纯属……个人癖好!”楚江一脸认真道。

        我靠!

        老大竟然有这个癖好,口味似乎挺重的嘛。

        这个时候,会议室里面的气氛诡异的平静。

        楚江说完,扭头看花千秋,缓缓朝他走去,花千秋顿时浑身一哆嗦,差一点儿没控制住直接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