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百零六章 深入打脸

作品:《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项链都端在面前了,花子溪不得不带着笑容掏出支票本,填写了一张六千万的支票。

        本来计划一千万砸到手的,结果却花了六千万,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其实他心痛死了,但又不能表现出来。

        也就是说不但不能生气或痛苦,并且还要面对笑容,为啥?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豪门世家花家的人,再怎么说也不能丢了风度啊,何况对面还坐着他心仪的女神。

        “花少真是一掷千金为红颜,不知道哪个美女,能够有荣幸收到花少的这份礼物。想必她等会一定会感动的一塌糊涂吧!”接过支票,主持人手都在颤抖。

        尼玛的六千万,多少人这辈子都见不着这么大数额的支票?

        他觉得不尽兴,于是就在拍了几句马屁,以舒缓自己激动的心情。

        花子溪接过这串六千万的项链,站了起来,直接走向刘小曼。

        “刘小姐,初次见面,送给你的小礼物,请你收下。”花子溪彬彬有礼弯腰,微笑道。

        “啊?”

        几乎大厅的男男女女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刘小曼,尤其是女的,眼睛都通红通红的,尼玛的,六千万的项链就被她拿了,我……那点不如她美了。

        她只不过嗓子好一点而已!

        月亮风的周年晚宴嘛,除了海市的名流,就是月亮风的艺人。

        俗话说文人相轻,其实艺人更加相轻!

        有几个女艺人恨不得马上扑过去把这串项链抢到手。

        而当众人都以为刘小曼会笑着收下项链的时候,刘小曼却淡淡道:“对不起,这项链我不能要。”

        “你不要?”花子溪一愣,这尼玛可是六千万拍下来的翡翠项链,古代公主戴过的项链啊,她竟然有点不屑一顾。

        “刘小姐,你可能误会了,我送你这条项链,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就是喜欢你而已!”花子溪一急,也有点语无伦次了。

        既然没有别的意思,怎么还有喜欢的意思呢,这尼玛不是废话吗!

        喜欢是什么意思,在很多人的眼中就是我想上你的意思。

        “刘小姐,你别误会,我刚才表达错了,其实……真的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想送你项链而已。”花子溪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忙不迭纠正。

        反正无论如何,他都必须要让刘小曼收下这条项链,要不然不但掏出了很多钱而且这面子还丢大了。

        可是花子溪还没说完,刘小曼依然淡淡摇摇头:“我们不熟,所以我不可能要你的东西。”

        我们不熟?

        还有比这句话更伤人的吗?

        “小曼,人家好歹也是豪门世家的公子,并且眼巴巴把项链送到你的面前,你不要就算了,起码也得婉言谢绝吧!”

        “你就说一句我们不熟,这岂不是打了花少的脸,还是啪啪啪那种。”

        不知道什么时候,楚江站在了刘小曼的身边,一脸坏笑道。

        “……”

        无数草泥马在众人心中奔腾而过。

        这尼玛才叫真正的打脸。

        “刘小姐,我希望你给我一个面子,我们花家也常和娱乐圈打交道,或许以后你还有不少方面需要依靠我们花家。”花子溪见软的不行,就来句硬的。

        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你不给我面子,娱乐圈我熟着呢,或许我一不高兴就全力封杀你!

        稍有有点常识的人都听得明明白白的。

        “小曼,快收下!”这个时候月亮风老总忙不迭给刘小曼使眼色。

        刘小曼可是月亮风的头牌,如果她被封杀了,其实等于月亮风被封杀了,何亮这个时候额头上都是冷汗,心里紧张死了。

        毕竟花子溪时豪门世家的人,豪门世家对于很多人来说,那绝对是恐怖的存在。

        “花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都明确表示不喜欢你的礼物了,你怎么还嬉皮笑脸缠着不放呢。”楚江揶揄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难道我有什么错吗?”花子溪咬牙道。

        “不,你用错词了,你这是懒蛤蟆想吃天鹅肉!”楚江一字一顿道,他最恨的就是威胁,尤其是对他身边亲人朋友的威胁,花子溪已经差不多触碰到了楚江的逆鳞。

        “我送刘小姐东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给我走开点!”花子溪目露凶光,冷冷道,不就是一个破基金公司的经理吗,竟然一而再,再而三抵触豪门世家。

        真是找死!

        “当然跟我有关系,因为我也送东西给小曼。”楚江淡淡道,他一边说一边拿出刚刚拍下来的有着细长脖子的罐子。

        黑不溜秋的,也没有什么形状,更没有什么花泽。

        “哈哈——”花子溪一看,顿时笑了出来,包厢不少人也偷偷笑了,一件六万块的罐子怎么可以跟六千万的项链相比呢。

        不知道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彭耀祖不断地跟楚江使眼色,意思是说别得罪豪门世家的人,再说你手里只是拍了六万块罐子而已,跟人家怎么比啊!

        可是楚江无视掉了彭耀祖,也无视掉了众人的目光,微微一笑:“小曼,送给一个罐子,希望你喜欢!”

        “我……喜欢!”只要是咱江哥送的,刘小曼能不喜欢吗?刘小曼笑意盈盈道。

        顿时众人懵了,花子溪更懵了。

        什么叫深入的打脸?

        在这里得到了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阐释。

        花子溪送刘小曼六千万的翡翠项链,刘小曼不屑一顾,而楚江送她六万块的黑不溜秋的罐子,她竟然说她喜欢。

        天啊!

        这个世界怎么了。

        众人心里顿时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已。

        花子溪更是死死地盯着楚江,恨不得马上将他刮千刀而死。

        不,更准确地说,花子溪连死的心都有了,他感觉自己丢人简直丢到姥姥家了。

        自己堂堂一个豪门世家的公子,出手阔绰地送出竞价六千万的翡翠项链,而这个臭娘们竟然不要。

        是的,这个时候,刘小曼这个女神成了他心中的臭娘们。

        不要也就罢了,下一秒钟,竟然在同一个场合接受了一个小司机的黑不溜秋的罐子。

        “啪!”

        众人似乎听到了打脸的声音。

        不,定睛一看,原来是楚江在送出罐子的时候,一个失手将罐子摔碎了。

        众人再看了看地面,个个瞪大了眼睛,嘴巴张成了O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