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 129 章

作品:《 (快穿)设定不合格

        【炮灰求生指南】chapter·4

        苏沫欢是习惯果睡的,毕竟她是个现代人,而且果睡也更舒服。可是张冯清不同,这个年代不论男女都十分保守,尤其是女孩子家就更是如此。这会儿看到苏沫欢没穿衣服,且她凶前那two团white nen的柔车欠就这么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张冯清只觉得蹲着都有些晕,像是被隔壁小孩子拉扯着绕了好几个圈一样,差点跌坐在地上。

        苏沫欢被张冯清这一嗓子喊回了神,顿时也觉得自己现在这样…的确有些不妥,毕竟原主也真没自己那个果奔和果睡的嗜好。于是乎,苏沫欢努力把脸憋红一点,揶揄的看着张冯清。

        “阿清,你莫要这么大声,我就是忘记穿了,我们都是女孩子,看了也没什么关系吧。”苏沫欢这么说着,拿出一旁床边的内衣和内裤穿上,这个年代的内衣裤都很简单朴素,就是最普通的白色。她见自己穿衣服的时候张冯清转过身,双耳通红的站在那,只觉得这人有趣极了,明明都是女人嘛,她害羞个什么劲啊。

        “我好了,阿清你转过来吧。”苏沫欢转眼间已经穿好了衣服,原主家底其实挺殷实,否则也不会在这个人人都穿粗布衣服的年代有好几套像样的洋服,就连睡衣都是那种丝绸的。张冯清是第一次看到苏沫欢的睡衣,她像个新奇的孩子一边在自己那衣服上看来看去,见她把眼睛瞪得溜圆,苏沫欢笑着招呼她上来,给她摸摸睡衣。

        “苏…苏知青,你这个衣服的料子,摸着好舒服。”张冯清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料子的睡衣,不免多摸了几下,看到她傻里傻气的样子,苏沫欢又忍不住笑了。

        “阿清,这是丝绸料,其实也不是什么珍稀的料子,你快上来,我们睡了。”

        折腾了一天,苏沫欢也的确累了,加上她才刚被女鬼吓完就被传送到这里来,落差实在是有些大。这会儿躺在暖暖的火炕上,苏沫欢的神经也松懈下来。

        “哦,那成,我上来了,苏知青,要是晚上压到你,你就推我,不过我睡觉还是挺老实的。”张冯清说着,便小心翼翼的躺了上来,看到她僵直的平躺在那,苏沫欢笑着看她的侧脸,越看越觉得其实张冯清还是不错的,虽然五官谈不上出众,但胜在模样清秀,性格又好,如果这人就真的变成了自己之前看到的女鬼,实在是挺悲惨的一件事。苏沫欢这次的任务不仅仅是救原主,也是为了拯救张冯清。

        这么想着,苏沫欢便慢慢睡着了,只不过,张冯清睡觉老实,可不代表苏沫欢也一样老实。苏沫欢半夜觉得冷了,便忍不住张冯清那边蹭,扭扭蹭蹭一番,便窝到了那个温暖的怀抱中。

        农村女人起得早,每天天刚亮,张冯清就得起来做农活。只是今天起来,她却觉得自己有些不太对劲。首先是,身上很沉,而且…右手也很麻。张冯清揉着眼睛醒过来,这才想起自己昨晚是和苏知青一起睡的,她忙想看看自己有没有把人挤到,可睁开眼就发现,苏沫欢整个人都蜷缩在自己怀里,她把脸埋在自己熊口间,双腿夹着自己的腿,用身子压着自己的右手,双手环着自己的脖子,睡得很沉。

        第一次和别人这么亲密的睡在一起,张冯清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是这样近距离的看到苏沫欢那张精致的脸,张冯清一早就觉得苏沫欢好看极了,明明和苏沫欢同来的有不少人,可是那些城里人和苏沫欢的精致比起来,却是地下和天上的区别。

        苏沫欢的皮肤很白,而且看上去就是那种很润滑柔嫩的感觉。她的鼻子小巧玲珑,唇瓣红润单薄,一双很大的眉眼光亮而不失性感。张冯清呆呆的看着苏沫欢的睡脸好久,这才想起自己还得起来喂鸡,可是…自己这么被苏沫欢抱着,要是起来,肯定会吵醒对方吧?

        想到圈里的鸡鸭牛羊还有猪都得喂,还有好多米粮要晒一下,张冯清哀愁的期盼苏沫欢能早点醒来,结果半个小时过去了,这人还是没见要醒来的势头,这下可把张冯清急坏了,她看着苏沫欢,忍不住偷偷收了下右手,打算先把右手扯回来,谁知她刚一动,苏沫欢便更紧的窝到自己怀里,拉扯着她的衣服不放。

        “阿清…抱我,我冷。”苏沫欢撒娇的说着,这一声阿清和清新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语气,那种感觉简直喊得张冯清奇怪得紧。她不敢抱苏知青,但是听到苏沫欢说冷,这才发现对方的手很凉,张冯清心想坏了事,她急忙摸了摸苏沫欢的额头,发现这人额头滚烫,便猜想她可能是昨晚冻着了。

        “苏知青,醒醒,你发热了。”张冯清摇晃着苏沫欢的身子,好一会儿才把苏沫欢叫醒。苏沫欢没想到原主的身体这么弱,昨晚自己一折腾就感冒了。

        “唔…没事我带了西药过来,阿清你别慌。”苏沫欢知道这种农村是没有感冒发烧药的,就连小诊所都不是特别正规。村里的人平时最怕感冒发烧,毕竟没有药吃,就只能硬抗,多少会影响平时的农活。张冯清怕的不是苏沫欢影响自己干活,而是怕苏沫欢娇弱的身子受不了,再烧出个大毛病来。

        “啊,带药了就好,带了就好,都是我的错,昨日不该让你冻着。苏知青,我去给你烧些热水。”张冯清心里自责极了,觉得自己没把村长交代的活干好,苏知青才来一个多月自己就让她发热了,她自责的想着,忙少了一壶水给苏沫欢,让她喝药。苏沫欢知道原主自己是有带药的,她忙让张冯清帮自己找出来。

        “系统,这原主的身体也太弱了吧,一点风吹草冲动就倒了。”吃过药后,苏沫欢忍不住和系统说话,可是过了许久都没见系统回应。她本来习惯了系统时不时的消失,不过这会儿也才想起来,因为穿越时空消耗过大,系统陷入休眠了,也就是说…这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苏沫欢觉得没系统也没关系,毕竟现在阿清是个人,任务也就简单多了,只有自己也没关系。

        “苏知青,你还有哪里不舒服?要是不行,我帮你请个大夫来吧?”张冯清是打心眼里担心苏沫欢的病情严重,连带着农活都没心思做了。看出她的紧张,苏沫欢其实吃了系统给的药已经不是那么难受了,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而已。

        “阿清,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休息一会儿,多穿些衣服就好了。”苏沫欢笑着说道,张冯清听她说多穿,下意识的看了眼苏沫欢那件单薄的丝绸睡衣,又看看她平时穿的洋装。其实张冯清早就想说,苏沫欢的洋装虽然好看,可是一点都不保暖,平时走去哪里都要带上暖炉,实在不方便。

        这么想着,张冯清想到了什么,忙去了隔壁的房间里。其实在苏沫欢来之后,她就给苏沫欢做了一套棉袄,之后因为苏苏沫欢一直都穿着洋装,便也没敢拿出来。这会儿听到苏沫欢想要多穿,便打算拿出来给她。毕竟她知道苏沫欢带来的衣服,最厚的也不顶这棉袄。张冯清抱着棉袄和棉裤回了苏沫欢的房间,她刚进去就见苏沫欢躺在床上发抖,更加坚定了把衣服给她穿的想法。

        “苏知青,我怕你太冷,便拿了新的棉袄和棉裤给你,这是我特意给你做的,都是新的,没人穿过的。”张冯清说着,献宝一般的把棉袄和棉裤拿过来,而苏沫欢早在她进门的时候就注意到她手中那套土得不能再土的一套衣服。

        在苏沫欢有生以来,哪怕死了之后经历过这么多世界,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衣服。那是套装,一个棉袄和一个棉裤,可以看出料子的确很厚,只是棉袄和棉裤上面绣着红绿黄相间的大花小花碎花,俗称就是那种农村的花袄子。苏沫欢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套衣服,再对上张冯清认真的表情,只有种说不出的尴尬。

        “阿清这是给我穿的?”苏沫欢不可置信的问道。

        “嗯,我知道苏知青怕是瞧不上这种袄子,但是的确很保暖,你现在正是不能受冻的时候,这袄子真的很暖。”张冯清当然能看出苏沫欢不愿意穿这套衣服,可是她很担心这人的身子,加上昨天那一天两个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张冯清的胆子也大了一些。

        “阿清,你知道,我是到这村子来支教的,作为一个文艺工作者,我们可不能穿这样的衣服。为了树立良好的形象,我苏沫欢哪怕冻死,也不能穿这样的花袄子去教书。”苏沫欢不好直接拒绝张冯清,只能拿出她知青的身份,听到她这么说,张冯清也觉得自己是欠了考虑,她只担心苏沫欢的身体,却忘了她也要去村里教书的,怎么能穿这种衣服出去呢?

        “对不起,苏知青,我实在没想到这点。”

        “没事,阿清,我有些饿了,你帮我做碗热汤面行吗?”

        “啊…好,那我这就去给你做。”

        张冯清说罢,便把那套花棉袄放到了苏沫欢房间的柜子里,看到她似乎放弃了让自己穿那身衣服的念头,苏沫欢躺到了床上偷笑。

        阿清也太朴实太好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