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7章你确定这是打劫!

作品:《 重生美利坚之财富人生

       砰砰砰,砰砰砰,随着一声机括的响动,一个弹夹滑入手中,虽然动作并不如何快,却是非常准确。



       亨格斯射击中心,位于大棒子城左近,由于是地下一层,所以看起来还算不错。当然了,由于是市区,这里服务的对象大多都不会用枪。



       是的,你没看错,米国私人枪支保有度世界第一,可射击的水平呢?真也就是一般。



       所谓神枪手没什么天生的,这需要用子弹喂。米国买子弹当然便宜,可射击中心却极贵,所以说,住在大城市里人,一般也就最多操作不脱靶。



       看着缓缓来到面前的靶纸,大卫其实还真有些小激动呢,卧槽,俺的射击技术居然这么好。



       好吧,周围人显然并不这么看。卧槽,九环之内一个都没有,也对,这种小鲜肉就该用勃朗宁的,你用什么沙鹰啊,实在不怎么合适。



       当然了,细心的人或者会发现,偏是偏了一点,可那些弹孔的分布都很集中啊,虽说只是25米靶,可这种水平已经很难得了好不好。



       “保罗,我的申请批准了没有?”



       “可以了,两周之后你会拿到。”



       “好。”



       眼下可还不是17年,购买枪支相对简单,这也就是加州,如果去到德州或者蒙大拿,能买不能买的基本没区别。

http://m.soduso,cc首发

       大卫李的政治立场就是没立场,大象的各种浪他不喜欢,驴子的自以为是他也讨厌,就以后来的控枪论,驴子大象都扯淡,你开什么玩笑呢,人均两支枪的地方你怎么控。



       支持控枪,大卫同学当然支持,他可不喜欢什么暴力。可这里有个条件啊,你先把库存的各种枪械收一收再说吧。



       尼玛,哥们这里坚决不用枪,外面的社团扛着大狙到处浪,这是把俺们当傻子骗呢。



       “下车,立刻下车,不然我就开车了。”



       艹,刚刚从小巷子里把车开出来,结果就差点一头装上前面的车,微微一愣神之际,左右就出现两个穿着套头衫的黑哥们。



       好吧,负隅顽抗没啥意思,车子虽然二手,可他买了保险的,唯一让他赶脚郁闷的就是,由于不想引人瞩目,他特意买了一辆花冠。



       卧槽了,如果这里是底特律,哥们忍了。在曰本产业的不断冲刷下,昔日无比繁华的底特律大区,基本成了一座罪恶之都。



       “Hey man, Take easy。”



       “额,宙斯,这个小白脸看上去还行,俺想劫个色。”



       卧槽,被人用枪指着头,还尼玛有可能被人劫色,这绝13不能忍啊,就算有可能被爆头也不能忍。



       原因无它,黑哥们,社团,同性,你把这些单词组合在一起,好吧,世纪癌症呼之欲出。拼一下未必如何,不拼就真尼玛惨了。



       “不要,不要伤害我,手套箱里有两百刀。”不知道愤怒还是恐惧,大卫同学的音都有些发颤了。



       “嘿嘿嘿,路易斯,你必须快……哦,啊啊啊,啊啊!”



       前半段很容易理解,起初以为那个大个子不好对付,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居然是一个胆小鬼,可这刚刚嘴花花一下,略微有些反应的下身就遭遇重创。



       宙斯敢发誓,他自认是一个硬汉,可对面那个小子就是一个闪身,他就非常干脆的倒地了。



       泪流满面的宙斯刚刚支起身体,尾椎处又传来一阵剧痛。



       远处隐约传来的一阵警笛声,大卫不屑的撇撇嘴,还是继续有一脚没一脚踢着。四个人高马大的黑哥们不断鬼哭狼嚎,一个略显消瘦的年轻人却慢条斯理跳来跳去,当文森特警长赶到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幅场面。



       艹,这也太违和了吧!



       四周围的环境一目了然,四个傻鸟这是碰上硬茬子了,现在哭的像个姑娘。



       “停下来,先生,请你立……”额,文森的话没说完,刚才那个一脸桀骜的家伙立刻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这厮看着面生的很,应该不是什么几进宫吧!



       “先生,刚才发生了什么。”



       “这是我律师的电话,我刚才遭遇了袭击,四名持枪歹徒抢劫了汽车和钱还不够,他们试图那啥我。”



       “先生,您真的确定吗?”



       “警长,你的问题很不友好,这是预设立场,在我的律师到来之前,我不会再说一个字。”天地良心,文森警员不过随口一说,他们都来这好一会儿了,四个白痴还在地上打滚。那一声声的痛苦嚎叫,简直听者伤心闻者落泪,可谁又能想到,这哥四个才是穷凶极恶的匪徒。



       卧槽,原本只是随口一问,可谁又能想到,这个小白脸也是不含糊的很。也罢,这件事我就当看不见,这货必定不是什么易于之辈。



       能打人会打架没什么,知道怎么让人失去抵抗就难了,这厮惯熟不说,他还知道怎么能够把人打疼。这不,几个家伙看上去什么伤都没有,可那战战兢兢的样子,好吧,裤子还湿了,这是遭遇了什么样的痛苦啊。



       警局很近,仅仅隔开大棒子城三个街区,一行人很快呼啸而至。



       至于说结果?



       当然不会有什么结果了,大卫来的快走的更快,几个家伙都有案底,根本不用怎么问就交代了。坐牢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反正人生就是如此,要么坐牢要么被人击毙,应该说坐牢算不上太糟的选择。



       我们保留民事诉讼的权利,他们的不当行为,对我当事人造成很大的困扰,他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可他们已经付出了啊,被收拾的那么惨,你还打算要什么代价啊?



       被关起来之后还在哭呢,这是受了多大委屈才会如此啊,可看对方的意思,这件事根本就别想善了。



       也是,被枪指着脑袋确实不爽,这万一要是走了火?



       对,还想把人家那啥一下,这还真尼玛奇葩,车给你们了,钱给你们了,居然又打算得寸进尺了,你们说,你们这种白痴还活着干嘛!



       文森决定闭嘴,他反正可以假装看不见的。



       事实真相?



       这个貌似不用猜啊,什么都清清楚楚摆在面前了,还有啥玩意是不明白的?



       要是讲不清楚为啥埋伏在街角,被起诉的理由可就是谋杀了,这和什么打劫之类的事,有着天壤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