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337、论身材的重要性【求月票】

作品:《 我就是超级警察

        胖男子和男服务生,此刻都吓得缩在一团。

        尤其是胖男子,刚才还因为排队而感到焦躁不安,现在连屎都吓回去了,完全没有上厕所的心情。

        顾晨将门微微推开,伸手搂住徐天的胳膊,将他往上提。

        而身后的男服务生则反复劝说道:“你……你不要乱动现场啊,还是报警吧,让警察来处理啊。”

        “我就是警察。”顾晨随口一说,瞬间让男服务生到嘴的说辞又给咽了回去。

        “你……你就是警察?”胖男子有些不可思议。

        “芙蓉分局,刑侦三组民警:顾晨。”顾晨自报家门后,已经将厕所隔间内的徐天捞起,顺势将门一推,进入到厕所中。

        此刻才发现,徐天已经瞳孔放大,脖子上有道深深的勒痕,像是被人用绳子勒死的。

        胖男子和男服务生见状,也是吓得惊叫起来。

        因为徐天的表情太吓人,近距离接触,让人看得头皮发麻。

        加上刚才长时间待在隔间毫无动静,让这个厕所显得越加诡异。

        “完了,真闹出人命了。”

        男服务生想跑,结果被顾晨一把逮住。

        “你……你干什么?”男服务生咦道。

        顾晨冷静的看着他,说道:“快去通知店长,封锁所有出口,不要让任何人出去。”

        “啊?”第一次配合警方行动,男服务生显得有些反应迟钝。

        一旁的胖男子赶紧提醒道:“警察同志是让你封锁现场,凶手可能还在店里。”

        这么一说,男服务生瞬间就明白了,立马点头道:“行,我……我马上去。”

        男服务生跌跌撞撞的跑出厕所……

        而顾晨身边的胖男子,此刻也吓得不清,想要离开现场,结果还是被顾晨一把拦住。

        胖男子瞬间又呆住了……

        什么情况啊?

        这个警察同志怎么还不让我走呢?

        顾晨率先猜出了胖男子心中所想,解释道:“你留在这里做个证人,待会我有话要问你。”

        “啊?”男子先是一呆,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忙道:“那……那行吧,只要能找到凶手,你要问什么就问吧。”

        不多时,洗手间外围似乎传来一阵异动。

        穿着修身黑西服的女店长跑到了男厕所外围,问道:“警察同志,我是这家非凡披萨店的店长,请问有什么指示吗?”

        顾晨和胖男子走到门口时,年龄约在28岁左右的女店长,脸色已经相当难看了。

        “出口是否已经全部封闭?”顾晨问。

        “是……是的。”女店长有些紧张,显然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说话也开始变得不太利索:“我……我也是根据你的要求,已经禁止所有人进出。”

        话音刚落,王警官和卢薇薇也正好赶来。

        见此情形,卢薇薇忙问道:“顾师弟,什么情况?”

        “徐天死了,是被人勒死的。”顾晨说。

        “勒……勒死?”王警官也是一愣。

        刚才还好好的,跟江文涛以及板寸头男子在谈论事情,这一转眼去了趟厕所,结果就被人勒死?

        这听上去很诡异。

        别说王警官和卢薇薇没有心理准备,就连顾晨自己也不会想到。

        这才多久时间?就能在一家披萨店的厕所内,发生这种事情。

        此刻,越来越多的顾客,因为店员开始封锁现场而感到焦虑。

        只听说厕所有人被勒死,许多开始变得急躁和不安。

        一部分胆大的,想来厕所看看情况,而另一部分胆小的,却想着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顾晨看着王警官道:“王师兄,通知局里,让局里派人来支援。”

        “这个我来办。”王警官当然知道,在公共场合发生这种恶性事件,靠三名警察和店员,肯定是很难维持秩序的。

        若是群众因为警方调查而被限制出入,导致不满情绪爆发,恐怕拦是拦不住,关键还需要更多警力前来支援。

        王警官去打电话,而江文涛和板寸头男子,此刻也赶到了现场。

        见到顾晨,江文涛也是一愣:“小兄弟,什么情况啊?徐天还在里面呢。”

        “徐天已经死了。”顾晨说。

        “死……死了?”江文涛身边的板寸头男子,此刻也是一怔,瞪大眼眸道:“刚才还好好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我得去看看。”

        顾晨身体向前一挡,瞬间将板寸头男子拦在面前:“里边是案发现场,请不要擅自进去。”

        “我兄弟死了,我进去看看也不成吗?”板寸头男子顿时火大,盯着顾晨看了几眼,又道:“你是谁啊?凭什么拦着我。”

        顾晨将自己的警察证随时一摊,亮在板寸头男子面前。

        身边的卢薇薇也顺势将自己的警察证亮出。

        “警察办案,请您配合。”卢薇薇说。

        板寸头男子也是呆住了,合着现场还有警察?依旧想进去看看,结果被身边的江文涛一把拉住。

        “阿豪,徐天已经死了,你能不能冷静一点。”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听警察的。”江文涛在怒斥半寸头阿豪后,转身看着顾晨,道:“小兄弟,原来你是警察啊,真是很抱歉。”

        “没事。”这种情况顾晨见多了,也是见怪不怪。

        “我这朋友太激动了,可是徐天是我们的好友,他刚才还在跟我们吃饭,这……这怎么说没就没了?我……”

        江文涛说道这里,整个人悲痛欲绝,捂着脸,眼泪很快就流了出来:“我……我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我们只想进去看看我朋友。”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现在不行。”顾晨还是一口拒绝。

        没过多久,丁亮和黄尊龙,以及另外几名见习警,也从两处地方赶到现场,很快便接管了出口,将两处大门牢牢守住。

        丁亮和黄尊龙则直接来到了洗手间,将人群挡在了外头。

        “顾晨。”丁亮进来便问:“你这什么情况啊?”

        “一个熟人,被人勒死在厕所。”顾晨说。

        “凶手呢?”黄尊龙赶紧又问。

        顾晨摇头:“目前还不清楚情况如何,我只是让店员先帮忙控制现场,凶手可能还在这。”

        王警官道:“丁亮,黄尊龙,你们来的正是时候,帮我们维持下现场,让这些顾客不要随便进出。”

        “没问题。”丁亮掏出警戒线,以洗手间大门为直线,和黄尊龙一道,将所有顾客拦在外头。

        王警官拍拍顾晨和卢薇薇,示意二人先进来,顾晨顺手又将胖男子也拉进了现场。

        “说说看,什么情况?”顾晨将丁亮手里取来的执法记录仪打开,对准了胖男子。

        胖男子顿时就慌了,弱弱的说道:“我……我哪知道什么情况啊?我就想上个厕所,结果就排在右边这个隔间门口,结果隔壁的隔间都陆续进出好几个人,我这边却依然没动静,所以我急啊,后来……”

        他看了眼身边手持执法记录仪的顾晨,忙道:“后来你就出现了呀。”

        “那就是说,在我来洗手间之前,你一直排在右侧的隔间门口?”顾晨问。

        “是啊。”胖男子并不否定,道:“本来我是先到的,可隔壁都进去几个人,我这边却依然没动静,我想这真特么见鬼了,该不会是这人在厕所睡着了吧,可谁知道会死人啊,太吓人了。”

        看着躺在墙角的徐天,胖男子整个人都吓傻了。

        卢薇薇在用手机完成拍摄后,戴上了从黄尊龙身上取来的白手套,开始检查徐天的情况。

        “对方确实是被人勒死的。”卢薇薇轻轻触碰着勒痕,转身问顾晨:“那顾师弟也是在第一现场的,又是你第一时间发现徐天死亡的情况,那顾师弟对现场情况有什么看法吗?”

        “很诡异。”顾晨托着下巴思考道:“我们在外边排队的时候,起先以为这个隔间门是上锁的,可后来才发现,根本就不是这个情况。”

        “不……不是这个情况?”王警官也是挑了挑眉,问道:“那是什么情况?”

        “因为……因为这个人他堵住了门啊,根本就推不开。”一旁的旁男子也是顿了顿,将自己知道的东西说出来。

        他刚才已经吓得不清,现在又被顾晨逮过来当证人,自然知道是要发表一些看法的。

        毕竟这是顾晨来到厕所前,已经存在于现场的人物。

        看着外头的餐厅已经被封锁,厕所大门口又拉起警戒线,胖男子整个人也是紧张到不行。

        “也就是说,外人根本进不去?”王警官忽然警觉起来,马上抬头看了看隔间的构成。

        如果从里边挡住门,那凶手是如何逃出来的?

        毕竟门已经被死者挡住,而洗手间厕所又没有窗户。

        卢薇薇也看了看男厕所布局。

        说实话,这还是卢薇薇第一次正大光明的进入男厕所。

        除了比女厕所多了一些小便池,卢薇薇也并没有觉得有太大的区别。

        在观察男厕所隔间布局后,卢薇薇指着隔间的上方说道:“凶手一定是从天花板和隔断间的空隙爬出来的。”

        “没错。”王警官皱了皱眉,走上前查看情况后说道:“如果隔间大门打不开,那凶手只能从隔间与天花板之间的空隙爬出来。”

        顾晨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写字笔拿出来,踮起脚放在隔间的上方测量距离。

        随后又走进厕所隔间的内部,对隔板的各处地点仔细观察。

        一番检查后,顾晨问王警官:“王师兄,你觉得这样的空隙,什么样身材的人才可以爬出来?”

        “这个……”被顾晨一提醒,王警官瞬间愣住了。

        他首先将目光投向了胖男子……

        胖男子秒懂王警官意思,忙摆摆手说道:“肯定不是我,我这么胖,爬上去都困难,还有我这体型。”

        胖男子顿时拍了拍自己的啤酒肚,看着抖动的肉肉说道:“我倒是想瘦啊,可这肚子也不允许啊。”

        “应该不是你。”卢薇薇也是摆摆手。

        胖男子这肚皮,看着就让人联想起孕妇。

        这身材要是能爬上去,那简直奇迹了。

        可究竟怎样的身材才可以在厕所隔间内作案后,又从厕所隔间上方与天花板之间的空隙,完美的爬出来,恐怕没人说的清楚。

        刚才顾晨用笔做参考,隔间上方与天花板的空隙,也就比那支写字笔高出一点点。

        这样看来,只有身材苗条者才能做到这一点。

        卢薇薇见顾晨的目光扫过自己的身材后,瞄懂顾晨的意思,忙道:“要不这样吧,我来模拟一下凶手的逃跑路径,看看是不是这样,你们看行吗?”

        “行!太行了!”还不等顾晨和王警官开口,胖男子就迫不及待道:“女警官这身材够苗条,我想以你这样的身材,应该是可以通过的。”

        卢薇薇瞥了胖男子一眼,没接话,心说本小姐的身材还用你说?那是警队公认的魔鬼身材。

        顾晨道:“那就有劳卢师姐了。”

        “小意思。”卢薇薇顿时脱去外套,露出一件黑色紧身衣,再搭配一双黑色健美裤,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艺术体操队队员呢。

        好身材让胖男子看得眼睛直直的。

        就见卢薇薇摘掉白手套放进了口袋里,搓了搓双手,然后开始站在马桶上,双手扳住隔间的上层,两脚踏在隔间的折角。

        由于训练有素,卢薇薇很轻松的便爬到隔间的上头。

        “卢师姐小心。”顾晨赶紧提醒了一句。

        卢薇薇伸出一个“OK”的手势后,表示自己没问题。

        随后将脑袋沿着隔板与天花板之间,慢慢的挪出。

        “怎么样?”王警官也赶紧问道。

        “还……还行。”卢薇薇有些吃力,说道:“我感觉我应该可以爬出来的。”

        “那就快出来。”王警官在外头催促道。

        卢薇薇首先将脑袋伸出隔板与天花板中间的空隙,随后是双腿,可卢薇薇忽然尴尬的发现,自己的胸脯却被卡在隔板与天花板的空隙内。

        不管自己如何努力,胸脯却始终穿不过空隙。

        “噗!”胖男子看到这情景,忍不住憋笑出声,可当看见身边的王警官瞪着自己时,立马又给憋了回去。

        顾晨见卢薇薇几次尝试未果,赶紧说道:“卢师姐,可以了,你可以先钻回去。”

        卢薇薇也是尴尬的一脸通红,赶紧又将脑袋缩回去,再沿着隔板的折角,重新站回到马桶上,随后跳下来走到顾晨的面前。

        “本来是可以钻出来的,我发誓,如果我是男人我肯定钻的出来的。”卢薇薇还有些不服气。

        “卢师姐,你已经很棒了,至少证明你这种身材是可以钻出来。”顾晨也是赶紧附和,来化解卢薇薇的尴尬境地。

        王警官顿时兴奋道:“如果凶手必须要具备卢薇薇这种身材,那肯定就很好找了,毕竟能有卢薇薇这种身材的男人也不多,应该可以排查到。”

        “我们可以调取徐天进入卫生间前后的监控,看看都有哪些人进去过。”顾晨说。

        王警官打了个响指道:“对,就这么办。”

        很快,顾晨便找到了店经理,并在店经理的帮助下,在办公室调取到监控。

        王警官则根据监控,将店里用餐的顾客,全部找到了现场,并让所有人排成一排。

        江文涛和板寸头男子也赫然在列,但是两人的心情却是极度糟糕。

        “一共就这十个人吗?”王警官问。

        “没错。”卢薇薇点点头,说道:“从监控来看,徐天进出洗手间前后,直到顾师弟出现,一共就这10个人进出过洗手间。”

        “卢薇薇,你过来。”王警官顿时将卢薇薇拉倒几人的身边,然后对几人的身材进行挨个对比。

        不对比不知道,原来卢薇薇身材这么好。

        卢薇薇不仅身材高挑,而且还拥有肌肉和马甲线。

        这种完美身材,在众多男子的水桶腰面前,瞬间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差。

        “不对啊。”王警官在一番对比后,瞬间陷入了两难境地:“这一个个的,就这种身材,怎么能做到从洗手间隔板和天花板之间钻出来?”

        “没错。”卢薇薇也是深有体会道:“我这种练家子,尚且非常吃力,那这些人就更不可能了。”

        “难道死者是自杀?”王警官开始各种猜测。

        但是顾晨很快便否认了王警官的说辞:“死者徐天绝不是自杀。”

        王警官笑笑:“我也只是随便说说,可是这个凶手是如何做到,在杀死徐天后,再从封闭的隔间内逃出来呢?”

        顾晨看了看洗手间方向,陷入到片刻的思考中。

        形成的群众也都围在外围,看着10名站成一排的男顾客,不由窃窃私语。

        而丁亮和黄尊龙带来的警员,也都为现场这种诡异的气氛所感染,一时间有些尴尬。

        毕竟许多都是见习警,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多少都没有太大经验。

        再加上群众多,虽然已经组织了不少顾客的拍照,但还是会被现场这种焦躁不安的气氛所感染。

        可就在此时,顾晨忽然眼睛一亮,又道:“等会,我们刚才好像有些疏漏,应该再去趟洗手间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