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38章 伤口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快进来。”傅姝目光温柔看向月牙,看年纪不过十五六岁,若搁在现代,谁不是父母手中的掌中宝?



       古代人的人平均寿命不长,女子及笄便是成婚的年纪,大抵都是如此。



       月牙看着傅姝的目光,这才多了几分胆子,畏畏缩缩地来到她们面前。



       这是一个大进步。傅姝嘴角含笑,眼眸充满了鼓励,以往可是连自己的眼神都不敢接触呢。



       “来尝尝。”傅姝夹了几块,搁在碗里,递给了月牙。



       月牙满脸惊讶,眼神充满了怀疑、犹豫,但鼻翼微动,显然是很难拒绝美食的诱惑。



       “拿出去吃吧。”傅姝笑着道。



       月牙觑了碗一眼,难耐地咽了咽口水,目光怯怯地扫了傅姝一眼,却对方目光柔柔,心中一酸,立马拿到手中,别扭地行了礼,便转身离开。



       “瞧她那样子,好没出息!连说话都不敢说。”蓝儿看不过眼,没好气道。



       “那就何必跟她见识?她也是苦命之人,无亲无故的。难得相遇,也是靠缘分,多一分仁慈,也就是给自己积一分德。何况这世道,大家平头百姓的,能帮就帮。万一有一日落难了,若有好心人关照一番,那也是你的造化。我这次多亏你家主子,不然今日魂归何处都不知呢?”傅姝感叹道,洛无尘虽然性格强势,逼迫自己,可对方毕竟是对自己有恩的。



       有恩必报,是她的原则。但不能强迫她做自己不喜之事。

一秒记住m.soduso.cc

       她只能用其他的方式报答对方了。



       “这些你拿去给你家主子,等回来,咱们一起吃。”



       蓝儿瞬间眼前一亮,满脸欢喜,不住点头。所以,姑娘心里还是有少主的,不然好吃的如何会先想着他呢?



       傅姝盛了一碗递给蓝儿。



       “姑娘,您等着奴婢,奴婢去去就来。”蓝儿眼神瞟向锅里,面色雀跃,端着碗跑得飞快。



       傅姝脸上的笑容敛去,她嫌一个人吃饭无聊,所以让蓝儿跟自己一起用饭,刚开始还拘谨些,后来就跟翠屏她们一般了。



       洛无尘住在虞清苑,与她住的桃花居差不多有一炷香的行程。



       蓝儿送去的菜,洛无尘必然会细细多问,所以会耽搁些时间。



       这期间她问一些事情,足够了。



       平日蓝儿看的她太紧,也不知有没有其他人监视,真是想要单独与月牙接触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月牙打扫庭院的功夫正是正午。



       傅姝便是看准了时机才下厨。



       施展厨艺是假,打听消息才是真。



       此时月牙低着头走了进来,怯怯地把碗放在桌上。



       “月牙,可还要?”傅姝没等月牙回答,直接用勺子挖了一勺给她。



       月牙受宠若惊,忙低着头向傅姝行礼,却依旧不言不语。



       蓝儿说月牙只是不爱说话,跟哑巴一样,那自是能说话,不是哑巴。



       也可能是因为说话吞吞吐吐的,心里自卑而已。



       “月牙,可是好吃?”傅姝见对方转身要走,赶紧一把拉住对方,把对方按在凳子上坐下。



       月牙下意识地反抗,却不想长长的显得脏兮兮的指甲划过傅姝的手背,那白皙细腻,犹如羊脂玉般的肌肤上一道深深地泛着血丝的划痕,看起来十分刺眼,却又莫名地多了一丝凌虐的美感。



       月牙圆圆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错愕,神色惴惴不安。



       如同琉璃般清澈般眼眸,露出怯弱不安的神色,就如同小鹿一般,怪招人心疼的。



       傅姝不顾手中的伤口,笑着安抚道:“没事,不过是些小伤,无大碍,上点外伤药便好。”



       这点小伤,她根本不放在眼里。以前她一边打工一边上学的时候,什么脏活累活没干过?别的女孩子的手白嫩纤细,而她的手上都是茧子。



       傅姝注意到月牙的手不仅脏,看起来还起了茧子,尤其是虎口处,分外的明显。



       这天气冷,这孩子一身薄棉袄,平日总见她佝偻着,脸也是灰扑扑的,埋头干活,想必是冷的慌。



       傅姝起了怜惜,这府中都不给抗寒的袄子不成?



       “我带你洗洗,洗干净了才吃,这才卫生,不然会生病的。”傅姝蹙眉,抓起对方的手,半拖办拉着月牙到之前倒的热水铜盆面前。



       傅姝试了试温度,温度刚刚好。



       还别说,这月牙的力气还挺大的,若非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指不定原地打转呢。



       “姑……姑……”月牙看着自己的手被那双纤长的手紧紧地握住,面色窘迫,脸色绯红,红到了耳根。



       “姑姑?”傅姝轻笑一声,眉眼带笑,如一树梨花,高洁纯白,生生压下万般艳色。



       月牙看傻了眼,眼神羞涩,不敢看人。



       她既不是小龙女,对方又不是杨过,这叫法独特。当然她自是知道对方口吃了。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看来月牙真会说话呢。



       “姑娘家家的,还是要注意卫生才是。你可有十五岁了?”



       月牙感受着冰冷的手心传来一股暖意,心中一悸,眼神酸涩,声音沙哑,“十五了。”



       傅姝看着对方瘦弱的身材,粗糙的手,越发心生怜惜。这孩子在谷中过得如此不好吗?



       洛无尘看起来也不像会苛待下人之人,就像蓝儿一般,养的不是挺好的?



       其他人也是如此。



       难道说只有月牙是例外吗?



       傅姝心中泛着嘀咕,依蓝儿所说,月牙是老谷主带进来,不合群,受人欺负也是正常。



       恃强凌弱,自古以来皆是如此。何况古代。



       一个小小的下人,哪里值得洛无尘费心?毕竟洛无尘看起来也不像是一个同情心泛滥之人。



       不知为何想要了曾经受人欺凌的傅离。也不知道他如何了。



       “月牙,可是有人经常欺负你?”傅姝盯着她的眼眸,给对方洗手的动作轻柔,生怕碰到对方的伤口。



       倒是忘了,自己手上还带着伤口。



       水沾了伤口的缘故,刺痛令感观格外清晰。



       “嘶。”傅姝忍不住出声,却注意到月牙拿起她的手,唇角正要凑上去。



       “你干什么?”傅姝眸光一警,忙从月牙手中抽出。



       月牙面色微怔,对着傅姝严肃的表情,神色焉焉,像个犯错误的孩子一般,吞吞吐吐道:“他们……说……唾……沫可以止……血,我……不是……故意……的”



       傅姝这才恍然,原来如此。失笑道:“没有这理儿。上些药就好,无碍的。”



       不过话说回来,对方看起来瘦弱,但跟同龄的女孩子相比,也不算矮,只是胸前一马平川,未发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