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98章 踢轿门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两队迎亲队浩浩荡荡地来到晋王府,对于刚才的一幕,消息早已传到赵贵妃的耳朵里。



       赵贵妃听着宫婢的传话,眸中闪过一丝深思,对着身边的于崔姑姑道:“难道本宫的决定错了?”



       崔姑姑知道赵贵妃说的是傅姝才是国师说得可以阴年阴月阴日,与晋王殿下才是良配,若早知道如此,赵贵妃何必这么折腾。



       可是如今赵贵妃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国师说傅媚也是玄儿的福星,但檀儿却不是对方口中的生辰所生,只是自己故意改的。



       崔姑姑笑着道:“娘娘怎么会错?再说了,国师不是说傅侧妃不也是晋王殿下的福星吗?而且这次傅姝如此替傅侧妃出头,以她如今的地位对咱们殿下也是极为有利。”



       赵贵妃想想也是,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



       “花轿来了!”赵贵妃赶紧在宫婢的搀扶下走了出去。



       此时的李玄一身喜袍,面容俊美,因脸上洋溢着喜气,越发的俊逸非凡,让身边的宫婢贵女看红了脸。



       李玄为此得意非凡,而身边一身正红宫装的正妃沈明月面色却十分难看,眼眸中充满了嫉妒。



       赵檀儿有母妃护着,她自然动不了,但是一个小小太傅庶女,她还动不得?她就不信了!



       傅姝听着外面吟唱恭贺的声音,想着这古代的婚礼还真是繁琐的很,不过也挺新鲜热闹的。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郡主,我们娘娘有请。”



       听着外面的声音,翠屏撩开了车帘。



       傅姝看去,只见赵贵妃在众人的簇拥下站在门口,正含笑地看着自己。



       她一个小小的官家女子,居然让一个身居高位的赵贵妃笑脸相迎,还让宫婢亲自来请,这等殊荣可不是谁都可以享用的。



       傅姝敛下心神,落落大方地下了马车,款款来到赵贵妃面前,向对方行礼,“娘娘金安。”



       赵贵妃赶紧亲自虚扶了傅姝一把,语气亲切,“都是一家人,何必拘礼?”



       这是在拉拢自己?傅姝心领神会,对于赵贵妃送来的橄榄枝,正和她的意。



       “娘娘客气了,傅家何德何能?华阳的妹妹能嫁给晋王殿下,那是她的福气,恐以后让娘娘费心了。”



       赵贵妃眸光一闪,嘴角上的笑意更浓,“本宫果然没看错你,华阳果然是个聪明人。”



       傅姝微微一笑,“多谢娘娘夸赞,华阳受之有愧。”这赵贵妃也不是好相与的主,她有预感跟对方对上的机会还有很多,以后事事要小心才是。



       赵贵妃笑而不语。



       “晋王殿下,该踢花轿了。”一旁的礼官提醒道。



       傅姝看去,正好和意气风发的李玄对上,对方那双含情脉脉,愧疚的眼神看得她胃部不适,这人还真是无时不刻散发自己的多情。



       沈明月看了心中泛酸,忍不住对着傅姝道:“华阳郡主还真是好大的体面,自己的妹妹今日入府,还跟妹妹的夫婿眼神勾勾搭搭,也不让人耻笑。”



       傅姝一直知道沈明月当日肯定要搞事情,只是没想到这事情还落到她的头上,尤其是这口中的污言秽语,哪里是一个大家闺秀所出?怪不得沈府的大公子也只是一个纨绔,一样的没脑子。



       “王妃是在侮蔑国师吗?”



       沈明月气恼,“本宫说你,跟国师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本郡主可是陛下亲封的华阳郡主,也是国师亲口说的近侍女官,其华阳以后的名誉等同与国师。世人都知这华阳殿乃历代国师所住之处,陛下赐名华阳,其寓在修身齐家,修行,以护我朝。王妃你大可对我有何不满,但绝对不能对国师,对陛下,对我朝不满!”傅姝语气严厉,如此大逆不道之罪压的沈明月面色惊慌,忍不住后退几步。



       “我没有这个意思。”沈明月心中惶恐,她知道其中的厉害,自然不敢轻易承认。



       “王妃心如明月,想必也没那心思,可是人言可畏,以后王妃说话还是小心的话,否则祸从口出。”傅姝淡笑着,语气温和,却不失警告。



       这三言两语堵的沈明月胸口憋闷,却不敢再说一句话,尤其是对神色淡淡的傅姝充满了畏惧。



       唬住了沈明月,傅姝想着对方若是知趣,就不会再自己面前作妖了。



       “看来明月也只有你可以让她安静些。”



       傅姝看着赵贵妃含笑的表情,没有露出一丝不满之色,像是有些纵容。



       傅姝眸光一闪,恭顺道:“娘娘说笑了,华阳只是不想让大家难堪。还希望娘娘不要见怪。”



       “本宫是是非分明之人,明月有错,本宫不会护着。”



       “娘娘,殿下该踢轿了。”于嬷嬷走向前来,凑到赵贵妃的耳边道。



       赵贵妃看了看傅姝,又看了看赵云礼,眸色一深,对着于嬷嬷道:“让玄儿踢傅媚的。”



       傅姝看着于嬷嬷走到李玄身边,不知说了什么,李玄用充满深意的眼眸看了她一眼,随后走到傅媚轿子面前,踢了一下轿门,接着踢了赵檀儿的轿子。



       此时的赵云礼满是不平,匆匆走到赵贵妃面前,压抑着怒气道:“姑母,这……”



       赵贵妃看着对方的表情,就知道对方想要说什么,开口道:“是本宫同意的。你要记住这些不过是虚名而已,跟以后相比不算什么。以后檀儿在府中,有本宫护着,本宫会护着,你让哥哥嫂子放心就是。”



       既然赵贵妃都如此说了,赵云礼只咽下这口气。不过跟傅家,他们赵家这梁子算是结大了!



       傅姝没想到这赵贵妃为了示好,可以如此委屈赵檀儿,倒是让她意外。不过这也证明了赵贵妃能在宫廷中沉浮多年,擅于隐忍的手段确实令人佩服。



       看着傅媚在炮竹声中,迎进了晋王府。



       高门府邸,锦绣山河确实让人留恋,却也是危机四伏。



       傅姝淡淡一笑,眸色豁然轻松,这男主和女主总算是在一起,有的是好戏看了。



       “回去吧。”傅姝上了马车。



       “姐姐。”



       少年的声音纯粹,让人倍感亲切。



       傅姝转身,对着傅离微微一笑,“小离,咱们回家。”



       傅离一愣,眼眉含笑,语气柔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