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95章 迎亲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李魏不屑地扯动嘴角,眼神阴冷,让傅姝有种被毒蛇盯上的错觉。



       此时吉时已到,喜娘忍不住催促道:“吴王殿下,吉时到,若错过了,那可不吉利。”



       吴王?傅姝眉心一跳,是她想的那个吴王?不会吧?



       傅姝目光怔怔地看向李魏,他们这叫相见不相识?她居然不经意间惹上了这位完全不讲道理的狠角色!



       李魏注意到对方的打量,挑眉道:“怎么,害怕了?”



       傅姝觉得自己连奸臣宇文乾都能变成自己人,区区一个男配,算什么?



       “吴王说笑了,你又非洪水猛兽,又非长相奇特,傅姝怕什么?”傅姝含笑道,“只是吉时已到,可不能耽误了新人进门。晋王殿下特意请吴王殿下过来迎亲,想必晋王殿下一定特别信任吴王殿下。”



       傅姝倒没想到李玄会请李魏来接亲,足够证明他对傅媚的重视。



       只是不知赵檀儿那头是谁?这一碗水若是端不平的话,赵贵妃那里可就难办了。



       这古代的男子三妻四妾,也真不怕麻烦。



       所以,齐人之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一秒记住m.soduso.cc

       李魏不以为然,“那又如何?本王倒是好奇,你们傅家的女子怎的都如此厉害?一个半死不活的,居然能起死回生,一年后如常人一般。一个连连退婚,最后入了王府。啧啧……不得不说傅太傅果然是太傅,能教皇孙贵子倒不出奇,厉害的是如何把女儿教的如此出色。若有机会,本王倒是向讨教一番。”



       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羞辱傅家,傅姝哪里能忍?何况,即便李魏忍辱负重,伺机而动,可到底不过不过是李玄的手下败将。其势力也非到了无所不能的地步。



       傅姝冷笑一声,“吴王殿下何出此言?二妹妹能嫁给晋王殿下,那是陛下的意思,而傅姝能有幸治好病,那也是老天庇佑。而傅姝有幸能被陛下看中,成为华阳殿近侍女官,那也是国师断言,傅姝福泽深厚。吴王殿下此话可是质疑陛下,质疑天神?”



       这么一大顶大帽子压下来,足够让李魏吃一肚子的鳖。



       若他再说,那便是对陛下不敬,蔑视天神。



       李魏面色阴沉至极,眼神泛着杀气,他没想到区区一个女子,也竟敢跟自己叫板!好的很!



       傅姝无视对方咬牙切齿的样子,对着迎亲队伍道:“既然吉时已到,那便开始吧。”



       只是迎亲的队伍左右环顾,目光举棋不定。



       傅媚原本很高兴李魏来迎亲,那可是别人想不到的殊荣,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眼看都快过吉时了,若再拖下去,那可是对自己不利。



       “嫡姐,可如何是好?”傅媚不由得慌神,心中颇有些埋怨。



       傅姝听着傅媚焦急的声音,安抚道:“你放心,有我呢。”



       “嗯。”饶是如此,傅媚还是有些不安。她已经没心思追究傅姝与李魏之间的恩怨了,只想着这场无妄之灾早些过去。万万不可耽误了自己。



       傅姝看向人群,语气威严,“我可是陛下亲封的华阳郡主,又是近侍女官。而国师又特意交代过,此次娶亲万不得错过时辰,免出什么意外,这事关晋王殿下的家宅安宁。我也知你们只是听命行事,可若是因此而耽搁了晋王殿下的好事,国师自然不跟你们计较,但陛下如此器重晋王殿下,可不得一丝疏漏。傅姝想着,吴王殿下不想,你们也是不敢,不是吗?”



       此时的李魏面色已经相当难看。



       傅姝可不管那么多,她危险又如何?对方不是用剑对着她。要不是宇文乾赶得及时,也不知道如何呢?



       她虽不是爱记仇之人,但事关生死,总归有些忌惮。



       “大家还不赶紧的?”喜娘提了一句,迎亲队伍立马敲锣打鼓,一派喜气洋洋,根本就没人理会煞气沉沉的李魏。



       李魏虽是吴王,封地不过偏隅,在朝中毫无实权。而傅姝如今的身份可比对方高多了。



       这也是傅姝有恃无恐的原因。



       “嫡姐。”傅媚语气雀跃。



       傅姝看着傅媚伸出的手,笑着搭了上去。



       傅姝搀扶着傅媚进了花桥,而她正要坐上另一顶轿子,却被李魏给拦住了。



       傅离一看,忍不住挡在李魏面前,气势冷然,与李魏对上,毫不畏惧。



       “呦,这是哪里来的野小子?”李魏打量着突然冒出来的绝色少年,眼神充满了恶意。



       傅离眸中闪过一道杀气。



       傅姝忍不住动怒,对方说自己她尚且可以忍耐,但不可说她的真心以待的家人。



       “吴王殿下好歹是皇族,怎说话如此肆无忌惮?难道是因为殿下的生母只是一个宫婢的缘故?”



       这李魏跟老皇帝年岁相差很大,与其他兄弟非死即伤的结局不同,他倒是有个好结局,并非老皇帝仁慈宽厚,而是对方的出生是个禁忌。



       原因是对方的生母只是一个低微的宫婢,因得了先帝的宠幸才升为才人,只不过是一夜风流后就丢弃一旁。



       而后却时常与老皇帝暗中相见,有了首尾。



       所以李魏的身世明面上是先帝老来得子,实际上是老皇帝的私生子。



       为了掩饰这样的丑闻,老皇帝这才特意把李魏封王,送去偏隅。



       此事隐瞒的天衣无缝,当年知晓此事之人除了如今的内廷总管王德,都被老皇帝灭了口。



       傅姝也是从书中得知。



       “你有本事再说一次?”李魏最讨厌有人谈论他的生母,无疑触碰了他的底线。



       “吴王殿下可是动了怒?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吴王殿下既然忍受不了旁人对你的不敬,那为何还要辱骂他人?吴王殿下出生皇族,血统高贵,想必不会跟一个女子计较?”傅姝毫不畏惧地迎上对方噬人的目光。



       “巧言令色!好一个华阳郡主!本王今日……”李魏气得全身泛着戾气,正要发狠话,却被一个悦耳的声音打断。



       “吴王殿下,陛下有旨,宣吴王觐见。”



       傅姝看去,一身白衣的男子骑着骏马而来。



       依旧是戴着面具,弧度完美的下巴,呈现一种漫不经心的压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