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9章 溺水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哦,有点意思。”东方执眸光闪了闪,不得不说眼前的少年胆子还真大,而且仔细这么一看,对方的眸子特别招人喜欢,“既然如此,那就划吧。”



       要从他东方执手中得到银子,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傅姝划着船,动作还算麻利,只是湖中泛着风浪,船只摇曳,坐在船上的东方执面色略显苍白,手紧紧地拽着船沿。



       看着这样的东方执,沈楚调笑道:“东方兄,你不会是晕船吧?”



       东方执目光冷冷地扫向沈楚,嘴角微扬,“沈兄,说笑了,我何曾怕过?若是如此,我还上船作甚?让你看笑话不成?说起来,我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来。”



       “什么事情?”



       “我记得沈兄小时候最怕蟑螂来着……”



       “咳咳咳……”沈楚心虚地假装咳嗽一声,想要借此敷衍过去,毕竟这可是他的黑历史。



       傅姝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看起来这两人的关系还真是最佳损友来着。两个大男人,一个晕船,一个怕蟑螂,确实有点绝配的意思。



       不过看着东方执难看的面色,虽极力掩饰,但苍白面色,显示对方的状态并不好。



       傅姝眸中闪过一道精光,故意加快了手中的动作,那船只摇摆的弧度越大,差点让东方执吐血。

http://m.soduso,cc首发

       东方执沉着脸,咬牙切齿道:“划稳点!还想不想要银子?”



       “公子可是不舒服?”傅姝语气关切。



       “没有!”



       死鸭子嘴硬!傅姝挑眉,接着道:“没事就好。还别说,小的还真需要感谢公子。小的见识短,以前只是撑着竹筏在小河边捉鱼,如今能在这个地方谋个好出路,那简直是天下掉馅饼。”



       东方执面色大变,“你的意思是今日是你第一次划船?”



       傅姝呵呵一笑,“也不算,之前划船的师傅带过我一次,我看着他们划挺简单的,所以我也划了一次,只是不知为何,明明朝湖心的,却往别处去了。”



       东方执连忙看向四周,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他们早已被带偏了别处,原本离湖心一眼可见,如今倒是越发远了。



       东方执面色黑成了锅底,怒气冲冲道:“为何早不说?”



       傅姝一脸无辜,“公子,你也没问啊?”



       沈楚表示赞同,“我们确实没问。不过小子,咱们可不会水啊,你可悠着点,不然是话,你脖子上的脑袋可保不住。”



       两个旱鸭子?傅姝挑眉,她虽会浮水,可两个大男人,对她来说确实有点压力。



       不过风平浪静的,左右是她故意弄出点动静来,还会出什么事情?



       正想着,忽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眼看一场大雨即将来袭。



       傅姝暗叫不好,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她刚想着无事,这下好了。



       眼前昏天暗地,她根本不能辨别方向,何况这风实在太大,手中的船桨无法掌控。



       船被风吹的像是要翻掉一般,甚是惊险。



       “该死的!这鬼天气!”东方执痛骂一声,倾盆大雨而下,更让他狼狈至极。



       身边的沈楚没料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不由得惶恐不已,对着傅姝怒吼道:“臭小子!还不赶快把我们送回岸边去!”



       傅姝苦笑一声,“我倒是想啊,可这天气我哪里知道方向。风这么大,船哪里听我使唤?”



       这也是她意料之外的事情。



       正在这时,一阵风浪把毫无招架之力的东方执打进了水中。



       噗通一声的落水声。



       “东方执!”沈楚大吼一声。



       傅姝目光一震,暗叫不好,虽然祸害遗千年,但是从她眼前就这样失去一条人命,她还是做不到。



       傅姝想也没想地跳进水中,朝着东方执的方向游去。



       东方执在水中挣扎了一番,那种无力感让他有种前所未有的惶恐。



       “救……”他正要呼出声,瞬间水涌进他的口鼻,那种窒息感让他难受至极。渐渐地脑海中一片空白,依稀中一个人影朝他游来,一双柔软的手紧紧地拽着他的手,那一刻他那颗冰冷的心猛然一跳,很想去看清眼前的人,却失去了意识。



       傅姝看着水中的东方执,见对方失去了意识,身子正往下沉,赶紧费力地把对方往上拉。



       好不容易把对方带到船沿上,对着船上一脸惊慌的沈楚道:“快拉他上去!”



       “哦,好。”沈楚赶紧与傅姝二人费力地把东方执给拉了上去。



       好在这时的风浪稍霁,只是大雨还在下。



       东方执被拉上去后,傅姝这才艰难地爬上去。



       “东方执!你快醒醒!”



       听着沈楚张皇的声音,傅姝立马走过去一看,对方的面色青白,探了探对方的鼻息居然没了气,连大动脉搏动也消失了。



       傅姝心中一紧,她曾经学过一些简单的急救知识,能不能有用,那就看天意了。



       傅姝深吸一口气,也没时间再犹豫了。



       按照心肺复苏的步骤,先是开放气道。



       傅姝让自己先冷静下来,把对方的位置摆好之后,用拇指和食指捏紧对方的挺鼻,毫不犹豫地对着对方的失去血色的唇连续吹了两次气,然后松开对方的衣襟,在剑突下进行胸外按压。



       连续五个循环之后,傅姝已经累的有气无力。



       身边的沈楚已经被傅姝惊世骇俗的举动惊的说不出话来。



       “你……”



       傅姝一记凶狠的眼神杀去,低斥一声:“闭嘴!”



       沈楚吓得立刻捂住自己的唇,不敢再说一句话,暗想着这人有点凶,有点可怕。



       傅姝心中却是极为不安,都这样了,这祸害会不会被老天收回去?



       好在东方执猛吐了几口水,神色好转。



       傅姝神色一松,对着东方执大声喊道:“东方执,能听到我说话吗?”



       傅姝紧紧地盯着对方的眼睛,见对方渐渐睁开了双眸,嘴角忍不住上扬,“总算醒了。这是几?”



       傅姝伸出一只手指,让对方辨认,就怕对方意识不清。



       东方执只是冷冷地盯着她,并不言语。



       莫非是脑袋进水,脑子坏了?傅姝不觉忧心忡忡,目光求救地看向一旁的沈楚,“怎么办?脑子怕是坏了?你快把衣服脱下来!”



       沈楚面色一惊,一脸屈辱,警惕地看着傅姝,双手护住自己的胸口,“你想对我做什么?我告诉你,士可杀不可辱!你欺侮了东方执也就罢了,还想霸占我,想的美!”



       傅姝面色一黑,看来不是东方执一人的脑子有问题,这沈楚的脑子也没好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