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7章 东方执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贞儿来了,怎不见舞儿?”东方执漫不经心道。



       贞儿笑脸相迎道:“舞儿正准备着呢,不若紫苏先来。”



       “不打紧,都是一样。”



       “既然如此,那就请两位公子到舞阁。”贞儿道。



       百悦楼比舞对赌的规矩就是在舞阁跳舞,阁中都是一等贵客,得到的赏钱也不少。



       舞阁内宾客盈门,台上轻歌曼舞,靡靡之音,引人沉醉。



       台上一位舞姿妙曼,身段妖娆的妖艳女子,玉足轻点,回旋踢足间,回眸一笑百媚生,让人惊艳不已。



       一舞毕,台下掌声如雷,各种彩头捧到了紫苏面前。



       紫苏暗暗得意,眼神不屑一顾,扭着纤腰走到沈楚面前,声音娇媚,“沈公子,奴家的舞可好?”



       沈楚一把拉住对方,紫苏顺势倒在对方怀中,“自是最好。”说完,挑衅地看了从容淡定的东方执一眼,“东方兄,该你了。”



       “急什么?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紫苏的舞确实不错,不过太过艳俗,寻常男子喜欢也不足为奇。”东方执不仅吝啬,而且嘴巴也很毒。

一秒记住m.soduso.cc

       紫苏的面色顿时难看至极。



       熟知对方本性的沈楚面色难看,不过他若再说,对方估计会说出更难听的话来。



       尤其是那舞儿也不知道让东方执吃了什么迷魂药,让对方如此维护他。



       沈楚只能安慰怀中的美人道:“别理他!他就是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东方执眼神轻蔑,“难道你嘴里能吐出象牙来不成?我倒不知你是大象转世。”



       沈楚气得面色发青,“能不能好好说话?”



       “不能!”



       “为何?”



       “因为等下我要赢了。”东方执嘴角一勾,眼神邪气。



       嚣张!实在是太嚣张了!沈楚暗暗诽谤。



       此时一阵听起来十分悦耳的歌声响起。



       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舞台上出现围成圆形的屏风,随着歌声,身穿舞衣的舞儿含笑坐在高高的秋千上缓缓落在屏风中。



       花瓣纷落,犹如九天玄女,唯美动人。



       看到如此惊艳出场的东方执眸色危险地眯起,凤眸紧紧地盯着对方的脚踝,可惜长裙逶迤,根本看不到里面的光景。



       当舞儿落在地上,藏在屏风内,等着出场的傅姝与她对视一眼。舞儿会意,立马躺在地上。



       傅姝跟舞儿身着同样的装束,随着一曲《红昭愿》。



       傅姝把身上的外衣脱去,手执一把纸扇,红唇轻启:“手中雕刻生花,刀锋千转蜿蜒成画,盛名功德塔是桥畔某处人家……”



       歌声柔婉却锐利,让人耳目一新。



       台下,只见屏风中的美人时而执扇,时而扭腰……柔软的腰肢,轻盈中恍若无骨,动柔中带刚,动作一气呵成。加上那天籁之音,当真是前所未见的绝世之舞,倾城倾国也不为过。



       曲毕,十几个美人纷纷上台去拉屏风,露出女子的真面目。



       粉衣落地,女子妙曼的身姿,赤足间那红肿之处呈现在众人面前。



       “舞儿姑娘!”



       “天啦!舞儿姑娘的脚踝!”



       “真是太令人钦佩了。”



       此起彼伏夸赞的声音让舞儿羞红了脸。



       目光不着痕迹地看向刚下去的美人。



       傅姝便是故意最后设计不少美人上前去抬屏风,这样的话,她可以混入其中,不露任何蛛丝马迹地从台上退下来。



       这一招看得知前因后果的贞儿瞠目结舌。



       “小傅?不,小傅姑娘,你真是太厉害了。”贞儿惊叹不已,如此巧妙的计策,还真是天衣无缝。



       若非她亲眼所见,她也未必怀疑这其中作假。



       众人看到舞儿上台,又看到舞儿下台,谁能想是这屏风中动了手脚?



       而且舞儿伤了脚踝一事,纸也包不住,如此展现在众人面前,还能讨个好。



       即便结果不尽人意,但看在舞儿明明受了伤,还坚持跳舞的份上,并不会过分苛责与她。



       考虑的如此周祥,恐怕是女诸葛吧。



       傅姝对上贞儿惊叹佩服的眼神,微微一笑,“只不过是一时讨巧罢了。”



       傅姝虽戴着人皮面具,还是男儿打扮,但着着女子的衣裳,自然看得出玲珑的身姿,而且一开口清悦的声音,便知是女子。



       女生男相,贞儿也不是没见过,只是莫名地觉得如此出色的女子,样貌也该不差才是。



       难道这张脸有问题?



       贞儿暗暗思忖着,不过面上却不显。



       对方帮了她们这个大忙,她也不好去窥探什么。



       “小傅,你帮了我们这个大忙,可是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能办到的,一定办到。”贞儿神色坚定。



       傅姝见对方如此豪气,笑着道:“难道贞儿姐姐不怕我们别有用心?”



       贞儿笑着道:“姑娘眼神清澈明亮,哪里是这种人?再说了,我们原本是做着三教九流之事,还怕这些不成?姑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便是。”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来此也不过是一个目的,便是想得到有关东方执的任何事情而已。对于贞儿姐姐来说,不为难吧?”



       “当然不为难。青楼楚馆,鱼龙混杂,自是打探消息之处。只是贞儿要多问一句,傅姑娘跟东方公子可是有仇?”



       “无仇无怨,只是想知道他的底细。”傅姝回道。



       如今事情不明,他们还没有对上,岂不是无仇无怨的?算不上撒谎吧?



       贞儿松了口气,“若东方公子真是傅姑娘的仇人,贞儿还想劝姑娘一句,少惹为妙。”



       傅姝立马来了兴致,“为何?”



       “这东方执此人虽是家财万贯,但为人吝啬阴险,为富不仁,而且背后有魏王撑腰,若想从他哪里得到好处,他非得把你剥一层皮不可。”



       “东方执爱财如命,可对姑娘应该挺大方,不然也不会拿出五千两银子对赌。”



       贞儿嘴角不屑,“哪里是他出的银子?都是那个冤大头沈公子出的。就像上次,我们楼里的姑娘不信邪,非得从东方公子那取一物件,谁知东西得到了,白白花了比那物还贵上三倍的价钱。姑娘若不要,东方公子就嚷着去报官,以行窃为命送到官府去……”



       听着东方执一件件让人咂舌的事情,傅姝暗暗佩服,这人不仅是葛朗台,还把商人的唯利是图发挥到极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