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8章 名号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走吧,朕带你去见大魏国师。”



       大魏帝的话让宇文乾蹙眉,眸色愈发深沉。



       侍从推开了红漆大门,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进了华阳殿。



       “有贵客来了。”



       无为的话让傅姝心里咯噔一声,目光一闪,对方口中的贵客到底是谁?



       无为没有迎上去,只是静候在旁。



       很快傅姝便见到一身明黄,身材龙袍的大魏帝,还有身边的宇文乾。



       傅姝眸色一亮,眼神希冀地看向宇文乾。



       一旁的无为把对方的表情看在眼底,嘴角微勾。



       “陛下。”无为笑着迎了上去,躬身行礼。



       “臣女傅姝,参见陛下。”傅姝声音悦耳,犹如莺啼鸟啭,让人眼前一亮。

一秒记住m.soduso.cc

       身段玲珑,虽戴着面纱,但一双外露盈盈秋水之眸,气质清雅脱俗,更添几分神秘之感。



       大魏帝见过傅姝容貌完好的模样,比起当初艳冠群芳的赵贵妃,傅姝的美确实清丽绝伦。



       “快起来。”大魏帝嘴角含笑。



       “谢陛下。”



       “无国师,看的如何?”大魏帝把目光投向无为。



       无为看了傅姝一眼,笑着道:“在下观傅小姐的面相,乃宜国宜家之相,留在华阳殿,更是大魏之福。”



       此话一落,宇文乾凤眸中煞气毕露,厉声道:“你是何人?竟敢在陛下面前满口胡言?”



       “不得无礼!”大魏帝面色严肃,呵斥道,“此乃天机门无为国师,朕御赐国师之名,自是天命所归。”



       “陛下,此人戴着面具,虽说是神秘的天机门下,可口说无凭。如今欺世盗名之辈比比皆是,微臣也是怕有人有机可乘,毁了根本!”宇文乾目光含戾,冷冷地扫向无为。



       无为依旧一副云淡风轻之气,“宇文将军,你是不是对我有这么大的成见?在下是不是出自天机门陛下心中有数,可不劳将军这般操心。而且恕我直言,观将军印堂发黑,恐不久大祸临头。”



       宇文乾冷笑一声,身上的戾气越重,“胡说八道什么?”



       “好了,到此为此。你们都是朕最看中之人,大魏的将来都需要你们,何必争一时之气?”大魏帝做了和事佬,语气温和。



       “陛下说的是。是无为的错。”无为语气谦恭,让大魏帝大为满意。



       宇文乾眸色深沉,唇角紧抿。



       “宇文乾,既然国师都向你道歉了,你还置气什么?堂堂大魏将军,怎可如此小气?”



       “臣知错。”宇文乾沉声道。



       大魏帝点头,“刚才国师所言,是留傅姝在华阳殿当近侍女官?”



       “正是。”无为回道。



       “那玄儿呢?”



       傅姝看向大魏帝,见对方眉头紧锁,神色不快。不觉眉心一跳。



       以对方对李玄的器重,他若相信无为的鬼话,估计要把自己赐给李玄。



       嫁给这种渣男,她还不如当一辈子的尼姑。



       可想着以无为这种刚愎自负的性子,既然说得出那一定做得到。



       无为不觉把目光投向一旁的傅姝,见她冷静自若,心中生出别样的心思,对方就这么信任自己?



       “回陛下的话,除了傅小姐外,还有一位小姐也是同样的命格,跟晋王殿下也是极为相配。”



       大魏帝这才想起还有一位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所生,那便是赵贵妃的亲内侄赵檀儿。



       赵檀儿年芳十七,容貌秀雅,气质温和的大家闺秀。



       大魏帝倒是见过赵檀儿几次,确实是一个颇有涵养的千金小姐。与沈明月相比,那不知好了多少倍。



       沈明月的善妒的事迹传的沸沸扬扬,要不是因沈相做事合他的意,大魏帝少不得废了她。



       若赵檀儿以侧妃之名进了晋王府,操持中馈,即便沈明月再怎么任性妄为,府中也乱不了。



       大魏帝思索再三,心中还是不放心,便道:“这样就可?”



       “当然不够,赵小姐命属极阴,虽能压制一时,但并未长久之计,还需以晋王命中贵人相以持恒才是。”无为说得越发玄乎,让大魏帝愈发慎重。



       “那国师所说的贵人是谁?”



       “这次晋王大难,是谁救了晋王,那便是晋王的贵人。”



       大魏帝面露吃惊之色,“傅太傅的二女儿傅媚?”



       傅姝真是佩服无为的胡扯,而且还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神棍的最高境界就是我说什么,你信什么。信我者永生。



       傅姝只想呵呵了。



       “傅姝,你可愿为了大魏,留在华阳殿?”大魏帝一脸严肃问道。



       傅姝没有抬眸看大魏帝,对方都把这样一顶大帽子戴到她头上,若是她不答应,岂不成为天下人的罪人?



       “臣女愿意。”傅姝欠身道。



       “好。你果然是傅太傅之女,深明大义。朕就封你为长平郡主,侍奉华阳殿。”



       “多谢陛下。请容傅姝回家几日收拾一二,并同爹娘告别。”说的那么好听,左右是一个华而不实的封号,还不如银子来的实在。傅姝心中诽谤,可面上却表现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



       “准!”



       出了华阳殿,傅姝回头看着高楼殿宇,心情复杂,兜兜转转她还是进了宫,而且还提前了。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那她岂不是一辈子待在宫里?



       唉!身边是虎狼豺豹环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越想越觉得有些阴郁。



       其实她还是一个平日满开心的人。



       她怕自己在变态身边待久了,自己也会变态。



       那时候危险的就是他们了。



       “你想好了?”



       身后低沉阴郁的声音响起。



       不用看就知道是何人。



       傅姝原本心情不好,听着声音越发不好,跟着对方置气起来,没好气道:“你又能如何?”



       若是对方早些向陛下说明,她何至于如此?



       傅姝瞪了宇文乾一眼,表示不满。



       宇文乾沉默了片刻,抬眸道:“你是不是生气了?”



       傅姝被对方审视的眼神看得有些堵心,忍不住翻了白眼,开口讽刺道:“您老眼神可不好使?”



       “那就是生气。既是如此,只需点头便是,何必说些没用的话。”宇文乾觉得傅姝时不时蹦出几句不着边际的话,让他很是无奈。



       这丫头莫不是受到刺激之后,坏了脑子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