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3章 争锋相对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傅姝没想到张氏三言两语就把二人说得毫无反手之力。



       看来她还是小看张氏了。也亏得张氏手下留情,没动什么手段,不然哪有傅媚什么事情。



       傅姝暗暗佩服,她觉得张氏的宅斗能力可以跟赵贵妃的宫斗能力可以PK一下,但是地位不同,有失公平。



       赵贵妃目光诧异地看了张氏一眼,眸中闪过一丝幽光,看向刚才还张牙舞爪的二位夫人如今却像斗败的鹌鹑一样,毫无出息,嘴角勾起一些不屑。



       “傅夫人,口下留情才是。这两位夫人的夫君对陛下可是忠心耿耿,万不可一时失言让他们遭受不必要的误会!”



       张氏从容淡定道:“娘娘说的是,刚才是臣妇失言了,还请两位夫人不要见怪才是。”



       听到这,陈夫人和吴夫人这才暗暗松了口气。只觉得以后还是不要随意招惹对方的好,说不定对方又给自己捅什么马蜂窝。



       “本宫听她们一说,也来了好奇,傅夫人可是给本宫带了什么好东西?”赵贵妃含笑道,这笑里藏刀。



       傅姝觉得赵贵妃又在搞事情了。



       张氏一脸惭愧,福了福身,“臣妇惭愧,如两位夫人所说的,确实拿不出让娘娘觉得耳目一新的东西来。所以让媚儿用心抄写了经书。”



       “经书?什么经书?”赵贵妃好奇道,“拿来给本宫看看。”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张氏给了傅媚一个眼神,傅媚立马呈上锦盒。



       于嬷嬷上前,呈到赵贵妃面前,等赵贵妃点头,打开一看,都是《金刚经》《妙法莲花经》《华严经》的手抄本,经法精妙,让人叹为观止。



       赵贵妃吃了一惊,险些失态,“你们怎会有这么全的经书?本宫差人寻了好久都未寻到。”



       傅姝眸光一闪,李玄继位后,文婷善于投其所好,私底下让人收罗了不少经书,其中最为难得是妙法大师所抄写的《华严经》,因此经最少流传于世。



       她也是费了不少功夫得到的。也只能说是有钱好办事。



       运气这东西,就是重金也是难求。



       张氏正要开口,傅姝怕对方会如实地把情况说明,便抢先一步道:“回娘娘的话,是二妹妹差人花了不少功夫寻来的。说起这《华严经》也是机缘巧合,因那大师说二妹妹相逢即是缘,还说这经书既是给有缘人,那便是与佛有缘,万事因果,都有造化。说完,便转身离开。”



       赵贵妃一脸狐疑,眼神审视,“傅媚,可是真的?”



       傅媚一愣,见傅姝给了她一个暗示的眼神,灵机一动,立马回道:“回娘娘的话,嫡姐说得是事实。”



       “臣妇听闻,这《华严经》可是少流传与世,如今到娘娘手中,那便是证明娘娘功德无量,这才有大师借此机会相赠。”



       傅姝认出此人便是刚才说陈夫人与吴夫人打脸充胖子的那位。



       其容貌端秀,一身命妇朝服,端的是一副清雅高华之气。



       赵贵妃欣喜不已,含笑道:“听你这样说,倒如是了。”忽然想到什么,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蹙眉道,“怎不见檀儿?”



       赵夫人面露担忧之色,福了福身,“还请娘娘恕罪,娘娘的宫宴,檀儿如何不来,只是因这几日兴奋地睡不着觉,昨儿夜里又因贪凉感染风寒,今早儿起不了身了。”



       赵贵妃面色一急,“那寻太医去看看没有?”



       “多谢娘娘关心,已经差人看过,吃上几副药便可。”赵夫人含笑道。



       赵贵妃还不放心,让崔姑姑亲自去太医院打理一二。



       赵檀儿是赵贵妃的亲内侄,这番关心也是无可厚非。



       傅姝只是没想到这赵夫人会替她们说话。



       听说这赵夫人原本是翰林院承旨高瑜之女,当初也是才貌双全,门槛被提亲的人踩破。可惜那时候赵贵妃正得盛宠,说服皇上把赵夫人高氏赐给了赵贵妃的兄长赵临当继室。



       当时赵临的发妻去世不久,留下了一双儿女,不过五岁,所以高氏嫁过去不仅当了继室,还当了继母。



       对于一个出生名门,风华正茂的贵族小姐来说,无疑是一种羞辱。



       即便高家不同意这门亲事,也无可奈何。



       “曾贵妃到!”



       太监尖细的声音像是划破了天际。



       傅姝心想着,这曾贵妃不就是三皇子李毅的生母?



       成群的宫婢簇拥着一个身穿华丽宫装一脸英气的女子走了进来。



       赵贵妃笑着迎了上去,“姐姐倒是来迟了。”



       曾贵妃自来看不惯赵贵妃,也懒得做表面的功夫,回道:“迟来也有迟来的好处,本宫刚才正去陛下那里请旨呢。”



       赵贵妃眉心一跳,对着曾贵妃似笑非笑的眼神,隐隐有种不安感。



       “那姐姐是向陛下请什么旨意?”



       曾贵妃轻笑一声,“毅儿也二十有五了,也该成家立业才是。本宫想着晋王比毅儿还小,都已成家,堂堂一个皇子这么迟都未成婚,也惹人笑话。”



       原来是赐婚。



       赵贵妃含笑,“原来如此,三皇子一直驻守在外,难为他耽误了婚事。可知姐姐求的是哪家的千金?”



       傅姝也觉得好奇,这三皇子可是太子之争的输家,最后连曾家也未能幸免。



       曾贵妃目光含笑地看向傅姝。



       众人随着曾贵妃的目光望去,不自觉把目光投向傅姝。



       傅姝面色微怔,这什么意思?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



       曾贵妃嘴角一扬,指着傅姝道:“本宫向陛下求的就是傅家嫡女傅姝。”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傅姝面色一变,不可置信地看着曾贵妃。



       “臣女容貌已毁,如何能得到娘娘的青睐?臣女实在配不上三皇子。”傅姝心中一慌,很快镇定下来,无论是她还是原主,都跟曾贵妃没有丝毫的交际,对方怎么会选她?



       宇文乾不是说向陛下赐婚了吗?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回京也有些时日,除了路上恰好遇到,可真没私底下见过。似乎当初的话不过是自己的幻觉而已。



       张氏也连忙道:“臣妇之女相貌已毁,三皇子英武不凡,哪里能相配得上?”



       曾贵妃走到傅姝面前,看着傅姝越发的满意,语气豪爽,“这如何配不上?本宫的毅儿一介武夫,相貌还算不错,可性子粗鲁的很。傅姝虽相貌有瑕,但才德兼备,与本宫的毅儿那就个珠联璧合。总比贪图人家长相家世不错,却不顾那性子善妒,刁蛮任性的好。俗话说得好,娶妻娶贤,若娶了那妒妇,那可是家宅不宁呢。贵妃妹妹觉得呢?”



       赵贵妃如何不知对方是在挖苦自己?面色温愠,“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难道妹妹不知?本宫只是想替毅儿娶个贤能之人罢了。”



       “那陛下可是同意?”



       正说着,忽然传来内监传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