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5章 母女相见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傅太傅看着这对姐弟关系倒是比他这个亲父亲还要亲昵,倒有些吃味。



       不过听傅离说要保护傅姝一辈子,心中的大石头总算落地。



       傅姝想起了刚才问傅太傅张氏的时候,对方的表情不大对劲,可因太医们在场,她也不好多问,如今倒是时候。



       “爹爹,娘呢?怎不见她?可是身体不舒服?”比起傅太傅,显然张氏更加在意她才是。如今她回来这么大的动静,张氏如何不知?



       越想越发的紧张不安。



       傅太傅蹙眉,幽幽地叹了口气,“自从你到庄子里休养之后,你娘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想必是操心的。”



       傅姝心中一惊,“那娘怎不予书信上说?”



       傅太傅无奈道:“你娘那性子,你不是不知?她一向最紧要你,如何会把她身体不适的消息告诉你,让你担心?何况庄子离京城甚远。也望尘莫及远不是?你还是带着傅离去看看她吧。”



       傅姝面色一慌,赶紧朝张氏院子走去。



       还未进屋,她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药味。



       徐妈妈走了出来,见到傅姝一脸激动,“小姐,您回来了,真是太好了,夫人正在里面等着呢。”

一秒记住m.soduso.cc

       “娘如何了?可得了什么病?”傅姝急切问道。



       徐妈妈蹙眉,“小姐还是进去看看好。”



       看对方的表情,傅姝的心更提在了嗓子眼上,越发忐忑不安了。



       书中的张氏是皈依佛门,并未得重病啊。何况张氏身体一向康健,这病难道来得蹊跷?



       “姝儿来了。”里屋传来张氏沙哑的声音。



       傅姝心中一酸,快步走了进去。



       只见张氏一脸虚弱地靠在引枕上,原本端庄的面容消瘦了不少,双眸暗沉,唇角泛紫,一看就是重病之态。



       唯一不曾改变的就是张氏那慈爱的眼神。



       “娘!”傅姝控制不住的内心思念与担忧,一把抱住了张氏。



       张氏一愣,鼻尖发酸,语气哽咽,“怎么回来了?娘不是……”



       “娘,是姝儿来迟了。娘你这是怎么了?”傅姝仔细打量着,越发忧心忡忡。



       张氏给了徐妈妈一个眼神,徐妈妈会意,让屋内丫鬟退下,自己守在外头。



       屋内只留下张氏、傅姝和傅离三人。



       张氏把目光投向白衣的绝色少年,桃花眼潋滟生姿,气质清冷孤傲,若能全心待姝儿,即便是整个傅家,她也愿意交付。



       “你是小离吧?”张氏目光柔和,语气柔和。从信中得知他与姝儿相处和睦,这让她更加放心了。



       傅离看了张氏一眼,几年不见,原本端庄秀丽的张氏威严不减,却多了一丝疲惫沧桑之态。



       傅离不由得看向傅姝,躬身行礼道:“是,夫人。小离还未曾多谢夫人收留之恩。”



       张氏叹了口气,“我听姝儿说了,是我想的不周全。那萧管事一向是个妥当之人,怎可在这事情上犯糊涂?”



       傅离眸光一暗,垂眸不见之处,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讽刺的笑意。



       当初张氏不过是把他当成阿猫阿狗一般给个栖身之所而已,并未有多照拂。



       所谓的同情心不过是那些贵妇人彰显自己仁慈宽厚的手段而已。



       即便如此,对方也是自己的恩人。



       “多谢夫人关心,都已经过去了,而且现在有姐姐的关心爱护,小离觉得自己已经是世上最幸运之人。”傅离眸光涌动着一丝柔光,清冷的五官柔和了不少,也多了几分属于少年的朝气。



       张氏见傅离真心流露对傅姝孺慕之情,眸中闪过一丝满意,脸上的表情越发柔和,柔声道:“好孩子。既然姝儿视你为亲弟弟,以后入傅家嫡系一脉,你可愿意?”



       傅姝见张氏的气色不好,殚精竭虑地为自己打算,忍不住打断道:“娘,刚才我已向爹爹禀明,爹爹已经应下,小离也愿意。爹爹还说择个良辰吉日开宗祠。倒是娘,还未说您得了什么病。”



       张氏眉头紧蹙,扯了扯嗓子,刚才多说了话,嗓子倒有些干涩。



       傅姝见此,立马替对方斟了一杯茶,与对方润喉。



       张氏喝了几口,这才觉得好些,朝担忧的傅姝笑了笑宽慰道:“不打紧的,之前没怎么仔细说过话,所以才如此。”



       “娘,您若是不舒服,先躺下休息才是。”傅姝劝说道。



       张氏摇头,“我这身子从你离开后就不见好了,也不知怎么的。你那二妹妹倒也颇有心计,竟敢去招惹晋王殿下。那日晋王大婚,傅媚居然冲撞了晋王,这才牵扯出不少事来。我派人盯着傅媚,没想到她居然私底下跟晋王交往密切,完全不顾廉耻。过些日子,那甄家不仅主动退婚,过了些日子甄家就倒了大霉,一场大火把甄家所有值钱的东西烧成了灰烬,尤其是甄二爷,脸被烧的面目全非,样貌狰狞。我觉得事情此事蹊跷,事情绝非简单之事。”



       傅姝早已料到傅媚与李玄之间必有猫腻发生,毕竟是男主与女主。



       “娘是怀疑此事跟晋王有关?”



       张氏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语气坚定,“傅媚没那个能力,而且在当地可是首屈一指的名门望族,谁会如此大胆?当然,这只是我的揣测,以后你们当心她就是。这次回来,她又救晋王殿下有功,是晋王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她回府,这可是何等殊荣?其中的意味不言而喻。”



       张氏想到梅姨娘与傅媚猖狂的样子,尤其是想到梅姨娘在她面前炫耀晋王殿下许诺让傅媚以侧妃之位迎娶,凹陷的眼眸中透着厌恶和憎恨,情绪激动地连连咳嗽。



       如此卑贱之人,也敢在她面前放肆?她绝对不会让她们这对居心叵测的母女得逞!



       “娘,您别激动。”傅姝见张氏提及傅媚情绪波动极大,赶紧劝慰道。



       张氏缓了缓神,眼眸微阖,使劲力气道:“给我看诊的大夫是傅媚找来的,一直也是吃他给的方子。”



       傅姝吃了一惊,“娘,咱们不是一直找方大夫看吗,怎么换其他人?”



       张氏神色困倦,敛下心神,“方大夫回了老家,也不知何时回。”



       傅姝面色气愤,“难道是傅媚给娘下毒了?”看着张氏的面容,傅姝越发觉得如此。



       这傅媚原本就是一个报复心很强之人,尤其是对张氏,心里一定狠毒了。想用如此拙劣手段,也不是不可。



       “姝儿,此事你好好查查才是。”



       傅姝点头,眸色一沉,“娘,你放心吧,姝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一旁的傅离见张氏的表情,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