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4章 检讨书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傅姝一口汤差点喷出来,双眸一瞪,对方果然没让自己失望,这等荒谬的事情也只有对方想得出。



       傅姝脸黑成了锅底,按下火气道:“小倩,大厨房还有一碗鸭汤,你去端来,是特意为你准备的。”



       杨倩惊喜不已,立马起身,“小姐待我真是太好了!我马上就去取。”



       一溜烟的跑了没影。



       傅姝杏眼微挑,语气一厉,“翠缕,仔细把门关紧了。今晚这二人我谁都不想见到。”



       翠缕慢了半拍,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根本没有鸭汤,小姐说的是杨倩的乌鸦嘴啊!



       “奴婢明白。”



       翠屏忧心道:“要是他们爬墙呢?”



       傅姝眼光流转,淡淡开口道:“小离不会,小倩的话,那就罚她吃玉娘做的饭吧。”



       翠屏点头,一脸佩服,小姐还真是掐准了命脉啊!这玉娘做饭,谁受得了?能把甜菜都能做成苦菜也是一大本事,可这厨艺偏偏能与杨倩争个高下。



       门外,傅离与杨倩大眼瞪小眼。

一秒记住m.soduso.cc

       “哼!一定是你惹小姐不开心了,怎么连我也跟着一起倒霉?”杨倩不愤,想起刚才大厨房里根本就没有她喜欢喝的鸭汤,就是因为眼前这小子。



       “翠屏!你快把门开开!让我进去!”



       “小姐说让你去吃玉娘做的饭,不然的话,以后不准吃她做的。”翠屏高声道。



       “什么?”杨倩瞬间如临大敌。



       “小姐还说了,让离少爷写一千字的检讨书,不然的话,以后都不准进院子。”翠屏又道。



       杨倩眼珠子一转,眉眼一挑,幸灾乐祸道:“嘿嘿,你比我还惨,看来我在小姐心中的地位比你高啊。”



       傅离眸光瞬间冷如冰霜,看得杨倩不觉身上一寒,心里暗忖着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而已,为何还有这等气势?想起了师兄。



       算了,也不是美好的回忆。



       杨倩认怂,“算了,不跟你一般计较。不过呢,有些人啊是这辈子注定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心所欲,不是吗?”



       杨倩得意一笑,见傅离的目光再次扫来,连忙调走就走。但依旧感觉到如芒在背。



       傅离见杨倩离开,桃花眼中泛着一丝阴翳,垂眸间,浓密的睫毛在暗处留下一层阴影,薄唇紧抿,片刻后,眸色一凛,散发着慑人的光芒。



       “姐姐,明日我再来。”



       听着外面乖巧的声音,不吵不闹,果真还是自己精心呵护的弟弟。一种自豪感从傅姝的心底油然而生,嘴角上扬。



       不过,一时得意,很快傅姝就后悔了。她应该向傅离问清楚如今的傅媚到底被带到哪里才是。要等到明日才好说,这一晚上又是焦急等待的一晚。



       “小姐。”翠屏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一叠纸。



       傅姝好奇,“这是什么?”



       “哦,这是离少爷写的检讨书什么的,让奴婢带进来。还说让小姐不要生气,这次是他错了。”翠屏说着,便把一叠纸放在桌案上,眸中泛着好奇的光,“小姐,这离少爷到底写了什么啊?这字啊,奴婢虽不全认识,但看着着实好看。”



       傅姝嗔怪道:“我教你识文断字,你又不学,爱偷懒。若上心些,也该懂个一半吧?”



       翠屏吐吐舌,“奴婢也想学啊,可是奴婢一看这些字就觉得头疼的很,还不如多浆洗端茶,洒扫打杂来的容易。”



       傅姝无奈叹气,说真的,这读书还真是要有天赋,而管事识人也要看人。这么多年,翠屏还是没有丝毫的长进,除了忠心。



       翠屏见傅姝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不觉心中一跳,“小姐,可是奴婢脸上有什么不妥?”



       傅姝摇摇头,眉眼含笑,“没事,你很好。”算了,这样也好,能保持一辈子的本性也是一种幸福。以后她多护着就是。



       翠屏笑容灿烂,嘴上抹了蜜儿,“小姐更好。”



       傅姝噗嗤一笑,瞬间心情前所未有的放松。



       翠缕一进门就看到主仆二人亲昵异样,不由得吃味道:“小姐,你就喜欢翠屏,怎不见对奴婢笑笑?”



       傅姝看向端着铜盆盆的翠缕,那嘴儿都快翘成油瓶儿,径直走到对方面前,从对方手中接过,让翠屏取来方巾,含笑道:“你快替她洗脸去。小姐伺候着洗漱,独此一份吧?”



       翠缕面色一臊,“看小姐说得,奴婢哪敢?”



       不过嘴角还是微微扬起。果然小姐还是最喜欢她。毕竟翠屏哪有她聪明伶俐,讨人喜欢呢?



       “奴婢瞧着她最是大胆。估计将来还要小姐亲自送上喜轿呢。”翠屏嘲弄着,斜眼睨着。



       翠缕气红了眼,“胡说八道什么呢?”



       傅姝扶额,赶紧喊停,“你们还真是一天不吵,这日子过不下去呢。若你们真的到那一日,无论你们是谁,小姐我啊,一定给你们准备丰厚的嫁妆,还亲自送上喜轿如何?放心,我不会厚此薄彼,连家中的阿黄讨亲,我也准备了一大堆肉骨头呢。岂会薄待你们?”



       “小姐!”



       “小姐!”



       两人又喜又恼,“那阿黄可是一只大黄狗呢?怎可拿我们相比?”



       “既知无法相比,你们还吵什么?少不得你们到时候抽签,该拿的,自个抽签了去才好。”



       “奴婢才不嫁人,奴婢要一辈子陪在小姐身边。”翠屏立马表明心志。



       翠缕也不甘示弱,“奴婢也一辈子待在小姐身边。”



       傅姝忽然觉得把两人放在一个屋檐下是一个错误。



       “夜深了,我要休息了,你们赶紧回去休息。”



       一起撵走挺好。



       清静!



       二人相互瞪眼,不情不愿地退下。



       傅姝这才按下心思来看傅离写的检讨书。



       纸上,傅离细无巨细地把傅媚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写了一清二楚,那茶叶茶语让傅姝觉得当真是顶级绿茶的标杆,好在傅离根本不吃那一套。



       因为他觉得此人不男不女,眼神贪婪,绝非善类,还说是到庄子里找嫡姐,一看就知心机叵测,图谋不轨。让她小心。



       傅姝不曾跟傅离说过傅府中的事情,觉得时机未到。想必以傅离的聪明,已经猜到了八九分。



       傅离带着她们去了远离庄子的地方,所以才这么晚回来。



       这样看来,小离倒是解决了她一大麻烦啊。



       这样贴心的弟弟可以来一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