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3章 死里逃生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这边,傅姝见傅离撇下自己,跟着女主跑了,生了闷气,可仔细一想,傅离明知道自己说的是假话,为何要提议自己送她们去?以傅离的性子,自然不会做出这等怪异的举动,肯定顺水推舟,把女主送的远远的。



       傅姝暗自好笑,自己怎会没想到?



       她应该相信她和傅离之间的姐弟情,坚不可摧。



       这样的话,她就放心了。



       “大哥,你先走,我们断后。”



       听到后面的响动,傅姝回头,一看好家伙,这是青天白日掳人啊!还是用大麻袋扛着。



       不对,朝她这边走来。



       五六个黑衣人,看起来气势汹汹,一看就是武林高手的架势,不好惹!惹不起!



       路见不平不要吼,假装瞎子平安走。



       傅姝立马从路边捡起一根长棍,眼睛一动不动,拄着拐子向前假装路过。



       一个黑衣男子忽见眼前一个瞎眼的婆子,忙道:“大哥!前面一个瞎眼婆子,要不要杀了她?”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杀了她?傅姝差点破功,这人是不是杀人狂魔啊,连老太太都不放过!



       为首的男子蹙眉,看着苍老眼瞎,一身褴褛的婆子,眸若寒星,声音低沉,充满了杀气,“杀了吧。”



       傅姝简直不可思议,这群人也太冷血无情了!



       她现在若是逃的话,还来得及吗?



       “好嘞。”



       此人听起来还带着一丝兴奋,杀人杀出感觉出来是吧?



       傅姝心惊肉跳,手心都是汗。



       一身黑衣的男子,只看到双眸,无法看清对方的真面目。



       这下次,就是成为刀下鬼也无法冤魂索命了。



       她早该听傅离的话,早些回去,不在外头逗留。



       不过,她也许可以赌一赌。



       傅姝按捺心中惊恐,脚步蹒跚,一步步拄着拐子向前走,连黑衣男子用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也未曾停驻过。以自己超常的高考临场发挥能力,扮演了一个有瞎又聋的糟老婆子。



       那寒光凛凛的刀就在自己头顶上,说不定一不小心就往自己身上招呼。



       怕疼的自己正在和自己的命运作斗争。



       而藏在袖子里的便是袁叔临走前留给自己的保命符—一瓶化骨粉,顾名思义,就是一旦吸入鼻腔,再厉害的人也只会化成一摊血肉。



       只是这种毒药太过歹毒,所以袁叔特意交代,非生死关头,势必不能用来伤及性命,否则,追悔莫及。



       而现在,她也不得不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了。



       兄弟啊,咱们也就配错过即可。



       这是傅姝第一次要杀人,心肝都在颤抖。



       “大哥,这婆子好像又聋又瞎。”那黑衣男子对着为首的男子道,慢慢收回了手中的刀。



       男子“嗯”了一声,对着黑衣男子道:“占风,还不回来办事要紧。”



       所以,他们这是故意试探自己的?傅姝心情来一个过山车,生孩子也没有这样刺激过。虽然她没有生过孩子,连拥有男朋友的名字都不配。



       好个狡猾阴险的土匪!



       现在的土匪都这么高智商吗?可是一年前她遇到的土匪不是这样子的啊,那时候的他们虽然面目可憎,可如今对比起来,简直是小天使一样的存在。或许,那个时候她应该对他们好点,多给点银子才是。



       不对,给多了也没用,因为之后的她秉着除暴安良的信念,报了官。这时候的他们应该在吃牢房吧。



       傅姝见这群人终于放过自己,暗自松了口气,脚下的步伐不觉轻便了许多。



       傅姝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眼看胜利在望,终于安稳地错身,离他们一小段路,忽然背后传来冷厉的声音。



       “站住!”



       傅姝不觉心中一跳,放下心又再次提了起来,但是心乱脚步不乱,依旧没有停下脚步,还是脚步蹒跚。



       “怎么了,大哥?”占风疑惑地问道。



       路宸眸色深沉,见傅姝没有丝毫的反应,这才敛了心神。这婆子给他的感觉有点奇怪,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没什么,咱们走。不过你们先带人走,我断后!”路宸的语气不容置疑。



       “可……”占风看着路宸受伤的手臂,血已经浸了黑衣,鼻尖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眼神担忧不已。



       “走!”路宸语气一厉,占风无法,只能先带着人离开。



       在一个拐弯处,傅姝终于不见那群人,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她果然好命!



       此时,忽见远处涌现一批官兵来,而且最前的便是付京,一副紧张之态。



       傅姝想起刚才那群土匪来,刚才绑架之人到底是何人?怎么如此劳师动众?



       “快追!要是殿下有个万一,你们就等着人头落地!”付京连吼带胁道。



       傅姝心中一惊,怪不得如此,原来刚才被装进麻袋的人居然是李玄,一向锦衣玉食,金尊玉贵的晋王居然也有这一天!



       这几位土匪还真是显命长了。



       不过能让渣男主吃点苦头,与旁人是大逆不道,但她凭良心说,她敬他们是条汉子,她还是希望李玄倒霉的。



       再待在这里,万一怀疑自己与土匪们是一伙的,岂不是自己刚死里逃生,又往死里钻了?



       傅姝想着,立马避开这群官兵,从另一条小道走回了庄子。



       回到庄子,换了妆容,眼看将近傍晚,这才等来了傅离。



       傅离进门,见傅姝桌上摆着碗筷,菜还未动,便知是在等自己,眼眸泛着别样的神采,嘴角忍不住上翘,深深地唤了一句,“姐姐。”



       “小离,快去洗洗,我们正等你用饭。”傅姝笑着道。



       傅离眼角一弯,见对方没有怪罪之意,心下一松,他就知道他跟姐姐心有灵犀,一定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何况姐姐是如此聪慧之人。



       “好。”傅离立马转身下去更换装束。



       见对方下去,傅姝的笑容立马敛去,傅离是天纵我奇才不错,但主意也太大了,而且还是在不予自己商量的情况下。到底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做事不够圆滑谨慎,万一做出无法挽回之事,伤了自己可好?还是需要敲打敲打才行。



       “翠屏翠缕小倩,咱们先吃饭吧。”



       “好嘞。”杨倩丝毫不客气,大大方方地坐下就吃。



       翠缕不明,“小姐,不等离少爷吗?”



       傅姝冷哼一声,“等什么?吃饭还要人等,有好意思?咱们吃便是,只留汤给他。对了,翠屏,快把院门给关上,若是他来敲门,只管里面说让他写一千字的检讨,只说是我说的。”



       三人对视一眼,连平日的干饭人杨倩也停下筷子,一脸莫名地看着傅姝。



       话说平日的傅姝性子温婉,总是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何曾这样生气过?



       傅离这是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惹了小姐了?



       二人不敢问,但杨倩却无所顾忌地问道:“小姐,离少爷是不是对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比如?”傅姝耐着性子问道,要问脑洞,谁也比不上天马行空的杨倩大小姐。什么都敢说,也敢承认。



       杨倩眼里流露出兴奋的光芒,“比如亲了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