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5章 有热闹好看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姝儿,你真的要去别庄?”张氏面色严肃,“不去你外祖母家?”



       傅姝道:“娘,纸包不住火,何况此事上下都已知晓,恐怕过不久整个京城都会知晓。我若跟着大表哥去江南,岂不害他?娘只要把秘密把我送至别庄,不让人知晓我的去处便可。”



       张氏点点头,一脸宽慰,“姝儿,你长大了。昨日,我让方大夫给你把脉,身子已经好多了,为娘也放心。”



       与张氏相处了这么久,傅姝心里倒有些不舍,“娘,女儿离开之后,最担心的就是娘。如今你与爹爹闹了心,岂不是让她们有机可趁?梅姨娘和二妹妹那边你要小心些。”



       张氏冷笑一声,眼神不屑,“跳梁小丑而已,我还没放在心上。只不过这次她们千不该万不该拿你做伐子!”



       张氏眸中闪过一丝狠色。



       “那娘为何不把实情告诉爹爹?”傅姝一直想不明白。



       “你爹耳根子软,为人方正,若知咱们一起撒谎骗皇家,岂不整日忧心忡忡?”张氏心下一沉,想着傅太傅如此对傅姝,到底有些意难平,“姝儿,你放心,只要娘在,这个家轮不到那两个狐狸精作乱!”



       傅姝想起傅家唯有苏姨娘所生的傅原一个男丁,想着傅家以后被梅姨娘所把持,便道:“娘,你要不要把小弟养在身边?这傅家只有小弟一人,女儿只是女流之辈,诸事恐不妥。”



       张氏蹙眉,“姝儿,你觉得原哥儿将来如何?”



       傅姝仔细一想,原书中的傅原胆小懦弱,虽是太傅之子,可学业一般,连童生也是连连落第。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小弟资质平庸,也许经娘一番教导会有大作为也不一定。平日勤学苦练,又有爹爹加以指导,虽不是大才,却也能守住傅家家业。”



       张氏摇摇头,眼神淡然,“你可知娘为何不同意把原哥儿留在跟前养?一来是为了你,二来是对你爹爹冷了心,还有一点是原哥儿你所说的他资质蠢钝,他生母又极为溺爱,即便我养在身边,早晚也会成为白眼狼。既是如此,娘为何要花无谓的时候浪费在这些人身上?”



       傅姝看着张氏不屑的眼神,思忖片刻方道:“娘,要不从旁支找一个一个年小聪颖的养在膝下,与娘作伴?傅家百年基业,可不能败在小弟身上?”



       她可不想将来的傅家所有的一切却成为傅媚的陪嫁,还不如成全别人的好。



       傅家嫡系凋零,但旁支也有不少,只是远离京城。尤其是生活贫苦的大有人在,只要找个家世简单,聪慧过人,知恩图报的人便好。



       只是这样的人好找也难找。



       张氏吃惊地看了傅姝一眼,脸上露出赞赏的眼神,语气欣喜,“真是跟娘想到一块儿去了。娘也是这么想的。”



       傅姝心中微诧,面上含笑,“咱们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贫嘴。”张氏嗔怪道,语气一转,“我倒是有一个人选,只是不知合不合适?姝儿可愿意帮娘试探试探?”



       傅姝一愣,“娘说的是谁?”



       “小姐,车子过不去了。”车夫高嚷道。



       街上锣鼓喧天,一派喜气洋洋,人头攒动,根本无法听清对方的声音。



       傅姝撩开纱窗,看着马车从街头排到街尾,井然有序,满城的树上都系着无数条红绸带,路旁皆是维持秩序的士兵。



       “今日可是谁成亲?”傅姝自言自语道。忽然瞟到骑在高头大马上,一身喜服,面容越发俊美,春风得意的李玄,这才想起今日是李玄与沈明月成亲的日子。



       想起原主是在李玄成亲当日吐血而亡,而她现在还好好的,身体越发健康起来,心中感慨万千,还真是同人不同命啊!宇文乾真好!



       宇文乾?



       傅姝这才想起,因走的急,还没来得及向对方告别,确实有点不近人情。可今日是李玄大婚之日,对方替李玄办事,自然没工夫搭理她。



       差不多,等她安顿下来,再捎封信给他也不可。



       傅姝正想着,外头忽然一阵喧嚷,便问道:“怎么了?”



       车夫赶紧下车去询问了一番,便急冲冲地过来禀告,“小姐,是二小姐冲撞了晋王,差点死在马下。”



       傅姝吃了一惊,这傅媚怎么会出现在这?



       傅姝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下了马车。



       涌动的人群络绎不绝,而戴着面纱的傅姝更不起眼,傅姝倒是不担心自己会被发生。



       “小姐。”翠屏与翠缕喊了一声。



       “你们留在这,我戴着面纱,无人认出,可你们就不一定了。”傅姝说完,不等她们反应,自己转身挤进了人群。



       傅姝身材纤细,靠着上辈子挤地铁的经验终于挤到前面。



       仔细一看,精彩正在上演。



       “小姐,您没事吧?”芳儿一脸担忧地拉着摔在地上的傅媚。



       傅媚神色惊魂未定,一张美艳动人的脸上尽是楚楚可怜,又一袭红衣,越发绝艳惊人,一双媚眼,尽是勾魂摄魄,看得在场的男子无不失了魂魄。



       李玄面色温和,眸中却透着几分兴味,“小姐,你可没事?”



       傅媚对上对方温柔似水的眼神,面色一慌,眼神含羞带怯,声音柔媚勾人,“小女没事,多谢殿下关心。小女无意冲撞了殿下,都是小女的错,还请殿下恕罪。”



       “无妨,你是哪家女儿?”李玄脸上的笑容越发温和。



       傅媚面露为难,“小女区区一个女子,何德何能让殿下一问?”



       话闭,在芳儿的搀扶下起身,向李玄欠身行礼便转身离开。



       李玄看着傅媚美丽妖娆的背影,眸色一深,对着身边的付京冷声道:“去查查到底怎么回事?”



       付京恭顺道:“是。”



       一出好戏就这样散了。



       傅姝不觉可惜,不过傅媚今日的打扮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可谓是艳冠群芳。



       面纱散落在地,引的李玄让随从捡起。



       这是成功引起了男主的注意吧?



       啧啧,这女主真会给自己找存在感。



       “呸!傅媚那小贱人怎么没被踩死?”



       “夫人息怒,得罪了晋王妃她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有故事!傅姝眼睛一亮,转身一看,就见一个姿容不俗的年轻妇人神色高傲,语气里充满了对傅媚厌恶与怨恨。



       安抚她的是一旁的身穿绿衣的丫鬟。



       傅媚果然是女主,只要是颇有身份的女子都视她为情敌。



       那夫人继续道:“今日小贱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在我面前那样嚣张!要不是大街上,我一定让她好看!”



       丫鬟道:“万一,她告诉二爷怎好?”



       夫人冷哼一声,语气阴森,“她敢?”



       傅姝正听的云里雾里,此时看到李玄的心腹付京正朝这边走来,心中一警,掉头离开,离开这是非之地。



       付京远远地看到一个白色身影,觉得有些熟悉,下意识地追上去。



       此时背后想起一个阴沉的声音,“付京!”



       不觉让他背脊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