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4章 将计就计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傅家临府便是陈国公府,可惜二十年前因谋反叛国一案,举家抄家灭族,而一场大火把国公府烧的一干二净。



       尤其是国公府的小公爷烧成一具焦体,甚至恐怖。



       而一墙之隔的便是傅姝所在的沁芳阁。



       如今的国公府墙桓朽败,门巷倾颓。



       傅姝看着伸进院内的紫藤萝,花色淡雅,枝叶茂密,一串串硕大的花穗垂挂在枝头,紫中带蓝,恍若朝霞,莫名地添了几分生气。



       这隔壁动工,傅姝自然听的一清二楚。



       心中好奇,便问身边的翠缕道:“你可知隔壁是在做什么?”



       隔壁一直是荒废的宅院,好几次无聊,她跟翠屏搬来梯子,站在墙头,远远一望。即便早已荒凉颓然,可依旧可以当初的厅殿楼阁,峥嵘轩峻。



       嗯,是个颇有底蕴的大家族。



       翠缕道:“奴婢听说是在重建府邸,还是陛下亲允的。”



       傅姝惊奇,古人不是讲究风水气运?这座宅基地上面可是背负了不少血债呢?

http://m.soduso,cc首发

       “可知是为谁建造的?”



       翠缕摇头,“奴婢这就不知了。”



       傅姝觉得有些可惜,不过既然以后都在傅府,早晚都会知道。



       “小姐!不好了!”



       说话间,翠屏咋咋呼呼地跑了进来,边跑边嚷着,面色急切。



       “怎么了?”傅姝见此,赶紧问道。



       “小姐,老爷和夫人因为二小姐的婚事吵起来了,夫人一气之下,把自己关在房内,任何人都不能进去。小姐,你还是先去看看。”



       傅姝面色一沉,她就知道此事不会那么顺利。



       “我们去看看。”傅姝准备好一切,正打算去,推开门就见傅太傅焦急地站在门口,身边还跟着梅姨娘。



       “爹爹。”傅姝喊了一声。



       傅太傅眼圈泛红,看着戴着面纱的女儿,脸上充满了愧疚,“姝儿,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怎么不与爹爹说?”



       傅姝蹙眉,“爹爹,你说什么?”



       傅太傅叹息一声,“姝儿,你不说,爹爹也知道,你是为了不让爹爹担心,可此事非小,你娘怎可瞒着我?”



       傅姝觉得傅太傅的话越发奇怪,这傅媚的婚事难道他不知晓不成?且张氏怎会把这样的事情瞒着?



       “爹爹,你是为了二妹妹的婚事与娘置气?”



       傅太傅摇头,“不全为这。今日若不是你二妹妹告诉我,你得了这么重的病,爹爹还被蒙在鼓子里。我知你娘是为了你好,但是此病非同小可,此关人命啊!你娘也真是太糊涂了!”



       听到这,傅姝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张氏并未把她装病之事告知傅太傅,以至于让傅媚有了可乘之机。



       真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再告知真相也无济于事,还不如顺其自然。



       傅姝低着头,掩下心头所有的思绪,“那爹爹是想送女儿离开?”



       傅太傅面色一僵,欲言又止,想要向前去安慰自己疼死的嫡女,却被梅姨娘一把拉住。



       “老爷,您身子不好。大小姐的病可不是什么普通的病,万一传给老爷该如何?”梅姨娘柔声细语道,又一脸歉意地向傅姝福了福身,“大小姐,您千万别误会。妾身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老爷年纪大了,身体没年轻人那么强壮。大小姐宽厚善良,一定不会跟妾身一般计较。”



       傅姝微微一笑,眸光明澈通透,似乎有种看透人心的慑力,看得梅姨娘心中没来由得一虚。



       “梅姨娘说笑了,我怎么会是那种小肚鸡肠,搬弄是非之人?若是爹爹亲自开口,女儿哪有不从的?”



       梅姨娘笑容勉强,“还是大小姐明白事理。等大小姐养好身子,妾身一定派人相接。”



       傅姝嗤笑一声,正主还没开口,这小人倒是按耐不住了。这就忍不住把自己送出去了。虽然她也早有离开的心思,但自愿和别人逼着自己离开,那可是两个意思。



       “梅姨娘僭越了!傅家还有主母主事,哪里轮到一个妾氏指手画脚?惹人非议。”



       傅姝的话让梅姨娘面色难看,眸中闪过一丝怨恨,很快消失不见,赔笑道:“都怪妾身不会说话,还请大小姐不要放在心上。”



       “闭嘴!”傅太傅哪里不知道梅姨娘的心思,可是张氏隐瞒傅姝的病有错在先,而且事关傅家声誉,他不得不这般做。



       想起自己发妻倔强的脾气,心中无奈叹息。



       梅姨娘看着傅太傅发怒的眼神,吓得赶紧闭嘴,不敢再说话。



       傅姝看着傅太傅左右为难的样子,心中生出几分同情。对方是父亲不错,可不止她一个女儿,何况他背负着整个家族的兴衰,如何敢大意?



       “爹爹,女儿知道你的难处。明日就送我去别庄吧。虽然女儿一直希望能待在爹爹身边,即便远远地看着也好。可是事实如此,容不得女儿任性。其实,即便爹爹今日不开这个口,女儿再得知此病会传染时,女儿也会选择离开,不任何人添麻烦。”傅姝低着头,眼眸中泛着泪光。



       傅太傅听出了言外之意,眸中充满了震惊,“你的意思是说你不知道自己得了痨病?”



       傅姝眸光点点,眸色震惊,痴痴道:“原来女儿得了痨病!”



       说完,惨然一笑,“怪不得娘会一直瞒着女儿,只是不想女儿多想罢了,爹爹千万不要怪罪娘,她只是一片慈母之心啊!要怪就怪女儿不争气,不能长久侍奉在爹娘左右。”



       哭泣声凄婉动人,让傅太傅既心疼又恼怒。



       所以自己的发妻不仅瞒着自己,连姝儿也瞒着,为的就是姝儿身体。要不是媚儿,恐怕姝儿到现在都不会知道真相。



       心中不禁对媚儿产生几分不满。



       “姝儿,不要怪爹爹,是爹爹对不住你。你放心,在别庄,爹爹也会经常去看你,一定会请最好的大夫给你看诊。”傅太傅许下不少承诺,心中唯有如此,才能让自己好受些。



       傅太傅与梅姨娘走后,翠屏心中不甘,“小姐,咱们真要去别庄?”



       傅姝眼眸平静如水,“为何不去?你待在这里可闷?”



       翠屏闷闷道:“闷!可不能让二小姐和梅姨娘奸计得逞啊!”



       傅姝轻笑一声,“有娘在,翻不起什么大浪。反而因为我的累赘,才让娘受制于人。”



       这么多年,张氏即便与傅太傅相敬如冰,但原主依旧受傅太傅的疼爱,任梅姨娘她们怎么作妖也无济于事,张氏自然有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