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9章 虚惊一场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李玄亲自请赵太医替傅姝看诊,傅太傅原本不想跟李玄有所牵扯,可人都到门口,哪有推拒的?何况那可是晋王殿下?



       傅太傅递了一个眼神给张氏,张氏会意,含笑道:“多谢殿下关心,有劳赵太医替臣妇、老爷让殿下致谢。徐妈妈,快去告知姝儿一声。”



       徐妈妈应声,“奴婢这就去。”



       “赵太医,这边请。”张氏领着赵太医去了沁芳阁。



       “好。”



       徐妈妈进门,便见傅姝躺在床上,脸上带着面纱。



       傅姝见是徐妈妈,问道:“徐妈妈,你怎么来了?”



       徐妈妈道:“是夫人让奴婢先来。等下赵太医要来。小姐可好?”



       “我没事。”傅姝说话间,张氏已经领着赵太医前来。



       张氏看着躺在床上的傅姝,语气关切,“姝儿,可是好些了?”



       傅姝这几日身体比以往康健不少,张氏心里比谁都清楚。只是心中纳闷,晋王殿下到底玩的是哪一出?若当初拒绝了姝儿,应该不会再和他们家有牵扯才是。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即便关心,怎拖到现在?



       今早好好的,可如今看姝儿,怎么不大好的样子?



       “娘、赵太医。”傅姝装着病,自然不能起身。



       赵太医看着傅姝虚弱的身体,眉头紧锁。傅姝的身体如何,他再清楚不过。



       当初就是他断言傅姝活不过双十。



       “傅小姐,伸出手来。”



       傅姝认出了给原主看过病的赵太医,伸出了手。



       赵太医细细地给傅姝把脉,神色越发凝重,“傅小姐,能否把面纱摘了?”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傅姝懂。希望宇文乾给她的药有用。



       傅姝目光一闪,揭下了面纱。



       面纱下,一张面容灰暗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右侧明显的疤痕,更添了几分狰狞。



       傅姝别过脸,假装咳嗽几声,更显得有气无力。



       张氏吃了一惊,面色大变,“姝儿,怎么会这样?”



       傅姝没跟张氏通气,见张氏紧张不安的样子,眼神安抚道:“娘,我没事,只是这阵子受凉了,身子不舒服而已。等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怎么会没事?”张氏面色担忧不已,声音焦躁。不是好些了吗?怎么会这样?“赵太医,姝儿到底如何了?”



       赵太医神色复杂,沉吟片刻方道:“小姐可是经常无力?”



       傅姝点头,“正是。”



       “请小姐张嘴。”



       傅姝照办。



       “那入睡后是否有发汗,等醒来之后方止?”



       “赵太医所言极是,傅姝醒来后确实觉得后背浸湿,可白日不觉得如此。”



       “那小姐的月事是否准时?”



       “未曾。”



       赵太医一一细问,傅姝都细细说来。



       她还真没想到宇文乾神机妙算,居然能算准会问这些问题。好在她记性好。



       “如何?”张氏见赵太医一脸凝重,当下心惊肉跳。



       赵太医目光同情地看了傅姝一眼,对着张氏道:“夫人,咱们外面说。”



       此话让张氏内心咯噔一声,心惊胆战道:“好。太医这边请。”



       在无人之处,赵太医无奈摇头叹息,“夫人,小姐舌淡苔白有齿痕,脉沉细而少力,面色晄白,神疲体软,咳语声微,恐是……”



       “恐是什么?”张氏一脸忐忑。



       赵太医跟张氏离开后,屋内只剩下傅姝、翠屏、翠缕和徐妈妈四人。



       翠屏嘴角一撇,“小姐,这赵太医也是好笑,怎么一看像见了鬼似的?”



       “翠屏!怎么说话的!”徐妈妈厉声斥责道。



       翠屏撇撇嘴,不再是说话。



       傅姝见赵太医的神色,心中也是纳闷,宇文乾给她吃的药只是让她暂时看起来身体虚弱,脉象虚浮而已,怎么觉得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是药有问题,还是她回答的有问题?



       正想着,张氏走了进来,双眸红肿,看着虚弱的女儿,神色哀痛地一把把傅姝抱住哀泣不已。



       傅姝眸色微震,她记忆中张氏一向端庄从容,何曾像现在这样失态?



       傅姝心中一痛,安抚地拍了拍张氏的肩膀,柔声细语道:“娘,怎么了?”



       张氏欲言又止,眼眸中充满了泪光,她没想到她的姝儿居然这样命苦,明明身子已经不行,还要受此等罪?一切都是她的错!



       当初要不是她……



       张氏咬着牙,眼中充满了愤恨。



       “姝儿,是娘对不起你。你可有想做的?”原本打算送去江南休养,远离是非之地,可如今以姝儿身子,怕是难好了。何况此等病再送去娘家,也万万不可的。



       张氏一想到这,心中万分悲苦。她这一生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为何会让自己唯一的女儿落得如此下场?



       傅姝这下能肯定这定是不好的病了。



       便道:“娘,你多虑了,我没事。”随后对着翠缕道,“你到外面看着,不让任何人靠近。”



       “是。”翠缕走了进去,把门带上。



       傅姝轻笑一声,“娘,我真的没事。刚才那番都是装的,我自从吃了一位神医的药都好些了?早上你不是见到我生龙活虎的吗?再说了,我一有什么不妥,翠缕还不马上告诉你?”



       至于宇文乾之事,傅姝不想告知张氏,平添几分担心。毕竟宇文乾是李玄身边的人。



       另一方,她私底下跟宇文乾接触过多,万一被李玄察觉,也会给他带来麻烦。



       宇文乾是奸臣不错,可除了爹娘之外,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还是对她不错。



       忘恩负义之事,她也做不出来。



       再说了,男主女主也不是三观正之人。



       张氏一愣,“那你现在的样子……”



       “我脸上敷了粉呢,刚才那些话都是我瞎编的。爹爹在朝中艰难,女儿也不想让他为难,更不想掺和到晋王殿下和沈小姐之间,所以才出此下策。”



       “翠屏,小姐说得可是真的?若万分之一是假,我可不饶你!”张氏严厉地扫向翠屏。



       翠屏赶紧回道:“奴婢怎敢?小姐说得是真的。若夫人不信的话,等明日小姐越发身体好些了,夫人就信了。”



       张氏再三确认傅姝说的不错,提起的心终于放下了。可谓是虚惊一场。老天待她不薄。



       傅姝好奇,“娘,赵太医说女儿是何病啊?还特意避讳着女儿?”



       张氏见现在的女儿生龙活虎,哪里有刚才的病恹恹的,面色缓和了不少,笑骂道:“就你古怪精灵!也不事先通知一声,看把娘急的。赵太医说,你得的是痨病。”



       “痨病?”傅姝吃了一惊,换成现代话就是肺结核,怪不得她觉得此症状有些熟悉呢。这宇文乾还真会来事。



       既然是痨病,那她跟李玄更无可能了。那可是传染病啊,谁会嫌命长?



       她倒是觉得若李玄知道她的“病”后,刚才又跟自己接触过,还不得吓死?



       想到对方大惊失色的样子,傅姝忍不住低笑。



       这下晋王府有的是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