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7章 相见不如不见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傅姝头戴面纱,露出一双水杏,平日含春的眼眸,因两旁的黑眼圈,顿时黯然失色。



       一袭宽大的淡紫色长裙,细腰系着一根同色丝绦,款款而行,却透着几分不合体的羸弱。



       “外面安排妥当了?”傅姝问道。



       翠缕回道:“马车在侧门侯着呢,奴婢已经安排丫鬟奴仆暂时离开,无人看到。”



       傅姝点头,深吸一口气,成败就在一举。



       傅姝踏上马车,后脚一直观察沁芳阁动静的芳儿立马去回禀傅媚。



       “你说嫡姐从侧门出去?”傅媚心中生疑。



       “是的,小姐,还特意避开大家,也不知有什么事儿。”



       “那你快快让人跟着她们才是。”



       芳儿眉眼得意,“小姐放心,奴婢早就差人去跟着大小姐,看她们做什么。”



       傅媚给了对方一个赞赏的眼神,媚眼中泛着狠色,“我倒是要看看嫡姐到底玩什么花样?”

一秒记住m.soduso.cc

       “小姐,到了。”车夫停下马车,翠屏搀扶着傅姝走了下来。



       不远的凉亭中李玄早已在此等候多时,远远地见车马朝他这边走来,便知是傅姝,急切地朝傅姝走来。



       “姝儿。”



       一声深情的叫唤让傅姝如鲠在喉,此时傅姝才敢肯定原主残留在身体里的执念已经消失,这便好。



       傅姝抬眸,男子俊美无双,身材挺拔,锦衣华服,当真是贵气逼人。完全符合时下女子对梦中情人的标准,无怪乎原主把一颗心栓在对方身上。



       “殿下。”傅姝刻意捏细的嗓音,假装咳嗽了几声,捂着自己的胸口,做出一副西子捧心的模样来。



       李玄下意识地去搀扶,却刚好对上对方那双显得暗淡无光的眼眸,面色微怔,手中的动作一滞,“姝儿,你的身子到底如何了?”



       傅姝后退几步,眼神隐忍痛苦,“殿下,您还是离臣女远一点为好。臣女也怕过气给殿下,染了殿下一身的污秽。”



       李玄面色严肃,语气担忧,“姝儿,快告诉我,到底怎么了?你怎么戴着面纱,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赶紧告诉我,我一定请天下最好的大夫给你治病。”



       傅姝惨笑一声,“殿下,何必如此?臣女不过是半残之身,不必让殿下如此费心,何况殿下即将娶新妇。从此咱们一别两宽,各自安好。”



       李玄恼怒地看着傅姝,“姝儿,到这个时候你还是这样狠心吗?你难道不知道我心中只有你一人,而在我心中王妃的位置一直是属意与你。母妃如此逼我,又是父皇赐婚,作为臣子,我也是身不由己,姝儿难道只顾着成全自己,难道就不顾及咱们以往一丝一毫的情分?”



       傅姝嘴角一抽,心中冷笑,这猪蹄子倒是惯会把责任推到旁人身上。合着原主不死,就应该为他要死要活才甘心?



       真是太自以为是了!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她恶心对方了。



       傅姝感动地看着李玄,“殿下,姝儿果然没看错你。”



       李玄见对方回心转意,心中甚喜,面色柔和,深情款款道:“那姝儿还不揭下面纱,让我看看你最近有没有好好养身子。”



       “臣女相信殿下,无论臣女变成何样,殿下对臣女都是真心的。”傅姝期待地看着对方。



       李玄扫向傅姝那双眼眸,毫无生气的,想起之前的那双动人的眼眸,脸上的喜色淡了几分。



       “自然。”



       当傅姝揭开面纱的瞬间,李玄瞬间愣在当场,那毫无血色的面容,脸上的深深的伤疤,哪里还有当初天下第一美人的风华?就是连他房中的几个丫鬟也比她得脸。



       “姝儿!这是怎么了?”他记得傅姝虽是病秧子,可自有一番楚楚动人的风姿,加上天生一副过人的容貌,是个男儿都为之动心。



       可曾想,如今却成为现在一副鬼样子。想必连三岁小儿也要被吓哭。



       傅姝见李玄一副见鬼的样子,脸上的疏离虽不明显,但也不是感觉不到。



       好吧,她就知道对方看上的是原主的颜值。



       始于颜值,终于颜值,这算是有始有终,挺好!



       傅姝感叹一声,朝李玄走近了几步,“臣女是因为爹爹入狱之事才忧心忡忡,没有去江南休养。脸上的疤就是因为一次昏厥,不小心撞到了桌子,打翻了笸箩,剪刀针线之物皆撒在地上。而自己的脸刚好撞上,便毁了容……”



       李玄原本想后退,可不想把自己的嫌弃之色表现的太过明显,所以才杵在原地。可当对方说话间,一股恶臭扑面而来,让他连连作呕,但傅姝似乎像看不见一般,继续言道。



       到最后,李玄实在忍不住,转身在一旁树下呕吐不止。



       看着李玄的举动,傅姝暗自发笑。她倒是要看对方能撑到几日?



       深情吗?



       相互伤害啊!



       傅姝一脸痛心地看着李玄,边说边向李玄靠近,“殿下,是不是连你也嫌弃姝儿了?”



       李玄余光看到傅姝过来,赶紧出声呵止道:“你别过来!”再过来,他就快吐完了。



       可一想,自己表现的太过无情,边忍着恶心,耐着性子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姝儿到底吃了什么,口中会……”



       李玄没有继续说下去,怕对方大受打击,万一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岂不是坏了他的名声?



       傅姝停下脚步,神色黯然绝望,“姝儿也不知会如此,大抵是身体的缘故。只是不知这病会不会传染,所以才戴着面纱。”



       说到这,傅姝一脸惶恐,赶紧重新把面纱带上,懊恼道:“殿下,姝儿怎么忘了?万一殿下被姝儿传染上怎好?”



       李玄面色一沉,眸中含着怒气,又不好当面发作,只得压抑胸口的怒火,咬着牙道:“没事,无论姝儿变成何样,我都喜欢。只是外头风大,姝儿还是赶紧回去休息的好,莫感染风寒。翠屏,还不快扶你小姐上车,送她回府静养?”



       李玄语气一厉,翠屏赶紧福身,“奴婢知道。”转身对着傅姝道,“小姐,咱们回去吧?”



       傅姝恋恋不舍地看着李玄,此时的李玄的表情像吃了苍蝇似的,偏偏对方维持着深情的人设,倒显得有些滑稽。



       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她真想放声大笑。



       等傅姝上了马车,主仆两人才捂着嘴笑起来。



       见傅姝她们上了车,李玄的脸再也绷不住,脸色黑成锅底,眼眸中透着厌恶,哪里有本分的眷恋深情?



       想到自己可能会被传染,李玄心中一慌,对着身后的侍从道:“立刻回府!请太医!”



       “是!”侍从一脸感动,傅小姐都这样了,殿下还如此不弃,令太医替傅小姐诊治,真是情深义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