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3章 虚与委蛇

作品:《 穿成奸臣的白月光

       “殿下,臣女命薄,恐怕时日无多,还请殿下放臣女一马。”傅姝实在没办法,不能得罪未来睚眦必报的帝王,只能虚与委蛇,咬着贝齿,眼神幽怨哀伤。



       女子娇弱不堪,那苍白示弱的模样,引人心怜不已。



       看到傅姝这番楚楚可怜的模样,李玄瞬间没了脾气,眼神柔和了不少,柔声道:“姝儿,我知道你的苦衷,但是我绝对不会放弃你。”



       一想到傅姝因为自己大婚之事,大受打击,才会如此,心中生出一丝得意感。



       傅姝蹙眉,一副愁容,这家伙怎么听不明白?难道就这么稀罕容貌?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男人啊!



       呵呵!



       “殿下,臣女求您就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放臣女一马。臣女尚有自知之明。贵妃娘娘说的对,臣女福薄,无福消受殿下的这份情意。如今朝堂上下议论纷纷,臣女若继续留在京城,只会给爹爹脸上抹黑,成为大家眼中的笑柄!”傅姝神色激动,明眸熠熠生辉,露出身为嫡女的骄傲和不忿。



       因过分激动,脸颊绯红,眼角泛红,透着一丝异样的昳丽,让人惊艳不已。



       “若殿下执意留下臣女,”傅姝泛白的唇角微颤,眼神黯然,语气沉闷低迷,“臣女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话落,气氛凝重。



       尤其是李玄面色难看,怒火中烧。自己为对方做了那么多,对方心里却只有她的家人。那他呢?他算什么?

http://m.soduso,cc首发

       “姝儿!你好狠的心啊!”



       傅姝看着对方咬牙切齿的样子,暗暗嗤笑,这男人婊的厉害!明明是对方为了权势舍弃了原主,又不想背负薄情寡义的骂名,这才对原主做出一番一往情深的样子。



       可她现在却不能跟对方硬怼。气死个人!



       傅姝垂眸,双手拽紧后渐渐松开,酝酿好情绪后,不着痕迹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可把自己给疼的。



       眼泪像珠子一般掉落,梨花带雨,身子不住地颤抖哭泣,更显得羸弱不堪,绝望无助。



       “殿下,您真的太残忍了。难道真的要逼死我才行?”傅姝猛地抬眸,眼眸晶亮,泛着的幽怨和悲凉,“我已经试图说服自己放下,不想因为我的缘故,而让贵妃娘娘与殿下心生嫌隙,也不想耽误了殿下,唯有如此,不枉此生。”



       美人哀泣,声音哀婉,情真意切,当真是凄美动人,别说是男子,就是无欲无求的神仙也难免动了恻隐之心。



       李玄听了眼眸放光,心中狂喜,所以对方离开并非为了家人,而是因为他?



       看着傅姝那双隐忍的美眸,心中一动。他就知道他的姝儿冰雪聪明,一定懂他,懂他的不容易,懂他的纠结。所以才会牺牲自己。



       他知道母妃的性子,定然是跟姝儿说了什么,才会让她如此决绝,说出这样狠心的话。



       “姝儿。”李玄失神地喊出声,带着无限的留念,“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去江南的路,路途遥远,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



       仔细一想,如今朝中这个局势,他也只能暂时放手,才能保姝儿的安全。



       傅姝一愣,不用说这李玄肯定脑补了什么,才会这样爽快地放自己离开。没想到书中腹黑大猪蹄的男主居然是个爱脑补的人。



       真是人不可貌相!



       “殿下,时间不早了,该上路了。”张文景躬身道。



       李玄这才意识到傅姝身边还有一个容貌英俊的年轻男子,眸中充满了戒备,语气威严,“你是谁?”



       张文景恭顺道:“草民张文景,乃傅姝的表哥,此次应祖母之命接表妹回江南。”



       “既是如此,你该好好恪守本分,好好地照顾姝儿。若是有个万一,本王定不会饶你!”李玄语气威胁,毫不客气地宣誓自己的主权。



       张文景目光一闪,依旧从容淡定道:“殿下放心,家中姊妹不少,都是好相处的。再过些日子,草民即将成婚,到时候有内人帮忙照顾着,自然更加妥当。”



       李玄一听,神色缓和了不少,嘴角上扬,“你倒是知趣。”



       傅姝听到这,觉得这大表哥还真不是简单人,怪不张氏一直夸赞。只是她倒没听说过大表哥要成亲之事。



       确定了不会是自己的情敌之后,李玄目光温柔地看着傅姝,语气依依不舍,“姝儿,你放心,我这辈子都不会辜负你。等过些日子,完事妥当,我会亲自去江南接你。”



       傅姝嘴角一扯,别介!她倒是希望对方忙着争权夺利,与女主虐恋情深,把自己给忘了。



       显然她不能这样直接,还得做出一副感动到哭的样子。



       好辛苦啊!



       “殿下,有您这番话,我这辈子也算无憾了。殿下,后会有期。”傅姝极力忍耐着,做出一副被逼无奈,无可奈何的表情,又迅速地放下车帘,用带着哽咽的声音道,“表哥,咱们走吧。”



       尾音是长长的叹息声,让人感觉到她的悲凉和凄婉。



       李玄听了心中难受,很不是滋味。他看着渐渐远去的马车,想起车上哭得凄美的人儿,更加揪心。



       他发誓,这辈子除了傅姝,未来皇后之位无人可以配得上。



       “殿下,该回去了。”



       李玄敛下心神,看向身边的男子,苦笑一声,“宇文乾,你说像我们这样的人真的不配拥有感情吗?”他的姝儿这么纯洁善良,可惜命不长。



       宇文乾朝马车看去,马车已经消失在眼前,细长的凤眸微扬,薄唇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弧度,沉声道:“殿下乃人中龙凤,岂可如寻常人一般顾及儿女情长?如今陈王虎视眈眈,殿下的心思应该放在正事上。何况沈小姐的父亲沈相深得陛下器重,若爱女心切,这时候出什么岔子,恐怕会失了陛下的心。臣也听旁人说,这沈小姐一向娇纵蛮横,容不得人。这傅小姐一走,殿下大可安心做大事。”



       李玄轻笑着道:“宇文乾,你还真是说到本王心里去了。本王原本以为你是个粗人,如今看来是本王看走眼了。只不过……”



       李玄语气一转,看着宇文乾那张正二八经的脸,语气调侃道,“太过无情了!人生无趣啊!”



       宇文乾目光幽沉,神色不变,不着痕迹地朝车马远去的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