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千七百九十章 大神跪下

作品:《 万古神帝

        神器,乃最强战兵,可助神灵逆境伐上。

        以昆仑界万古不灭的底蕴,也仅积累了十件神器,件件有名有姓,来历巨大,传承古老,是为镇界之物。

        可是,颠覆金聚大神认知的是,一个中位神,居然一下子拿出六剑神器。

        皆是剑!

        唯一遗憾的是,六柄神境皆有不同程度的腐损。

        ……

        三生门下。

        万剑飞舞,神气浩荡。

        金聚大神的那尊阴鼎,本是一件强大战器,但,难挡神剑,化为了碎片。

        “鬼域无边,丧门大开。”

        金聚大神体内的鬼气和规则神纹,如潮汐巨浪一般外涌,顷刻间,一座昏天黑地的鬼域世界凝显出来。 http://m.soduso,cc首发

        在这座神境世界中,尸骨如海,血月临空,腐朽的力量飘散。

        池瑶、封尘剑神、小黑、般若,沾上了腐朽之力,皮肤先是变得灰白,随后,化为灰暗,与地上的一具具尸骨的颜色一模一样。

        地底有四座丧门打开,呈暗红色,正好位于他们的身下,将他们吞噬进去,陷入无尽的失重之中。

        那种失重感极为难受,像是一直在下坠,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这是丧门力量,是金聚大神最厉害的神通。”封尘剑神想要调动剑道奥义的力量,对抗丧门,但却失败。

        在佛门神尊的体内,除了佛道奥义,别的任何奥义都难有作为。

        神尊的身体,对任何修士而言,都是禁锢之地,是世间最难破开的牢笼。

        “哧哧!”

        金聚大神站在一片绿油油的鬼火之畔,鬼火的温度,达到三千万级。伪神一旦沾上,瞬间灰飞烟灭。

        便是下位神的生命强大,但,一旦陷入鬼火,也支持不了多久。

        只有修炼出神境世界的中位神和上位神,可以支撑得久一些。但,也是难逃一死。

        金聚大神看着陷入神境世界和丧门中的四神,发出阴沉笑声:“你们终究还是太年轻,竟然以为,执掌了神器,就能与大神抗衡。大神哪一个不是修炼了数十万年,岂是你们几个数千岁的小年轻可以一较高下?”

        金聚大神手臂轻轻一挥。

        脚下的鬼火,化为四条火焰长河,涌入进四座丧门。

        池瑶操控五柄神剑,攻击丧门。

        但,却有无边无际的规则神纹和鬼气涌出,将她的攻击化解于无形,难以对丧门造成威胁。并非神剑不利,而是抽剑斩水水更流。

        她与大神的修为差距,何止十倍,根本不是执掌了神器就可以弥补。

        封尘剑神以剑神护体,化为剑光,冲向丧门,却被一股无形的气流拍击回去,重新陷入失重状态,像是在坠向无尽深渊。

        小黑和般若都是初入神境,没有修炼出神境世界。

        但,小黑执掌有冰魄寒珠,尚且可以抵挡鬼火。

        般若却只能依靠真我之门、命运决杖、百龙明皇甲苦苦支撑,可惜,鬼火温度太可怕,将百龙明皇甲这件至尊圣器都炼得通红,似要融化。

        小黑欲要助她,但,他们被分割在不同的丧门中,想要帮助都无法办到,急得它嘴里发出一道道怒啸声:“猴子,今日本皇若是不死,出去后,一定毁了你的老巢。”

        金聚大神根本不理睬似,视它已死。

        冰皇的神纹虽强,但大神是神境中的霸主,不惧神尊神纹。

        神尊真身驾临,才镇得住大神。

        “般若……”

        池瑶见般若陷入鬼火,已经难以支撑,如此唤了一声。

        般若眼中没有惧色,似已看淡生死,道:“今日是我的劫难,现在我自爆神源,破他神境世界。你们可以借此机会脱困,将来斩他,为我报仇。”

        若能生,谁又想死?

        纵然这大世,让她万分痛苦,千般悲伤,但,在欲要自爆神源的这一刻,般若却还是忍不住,向三生门的方向望去。

        可惜在金聚大神的鬼域神境世界中,看不见三生门,眼前只有一片灰暗。

        池瑶如帝皇一般,以命令的语气,道:“不许这么做,我们还有机会……”

        小黑发出一道道怒骂声。

        池瑶后面的话,般若根本已经听不见,五识封闭,体内神气运转,冲向神源。

        “在大神面前,还想自爆神源?”

        金聚大神的精神力释放出来,凝聚成一道白色光束,飞入丧门,击在般若身上,瞬间打碎了她的神魂,在背上留下一个对穿的血窟窿。

        自爆神源失败。

        神魂破碎。

        般若完全没有了意识,神躯飘在丧门中,被鬼火焚烧。

        ……

        就是这时,三生门中的张若尘心口一痛,生出强烈的感应。

        “不好!”

        他立即向外冲去,看见外面金色水面上,鬼气浩荡,神威煌煌,极其震撼人心。

        “这股力量……好可怕,达到大神级了吧?”

        张若尘看不见小黑和般若他们的身影,但是,却在黑压压的鬼气中,感应到了他们的气息。

        他知晓,以自己的修为,绝不是来者对手,于是,折返回了三生门中。

        “古佛,我朋友大劫,可否助我一臂之力?”张若尘道。

        水中佛影道:“对方乃是鬼族大神,若我未死,自然能够降服他。但,我已死去八十万年!你若躲在三生门中,我可庇护你,但实在是无力救你的朋友。”

        “不用古佛降服他,我会亲自降服他。但请古佛,借我一招之威。”

        “一招,还是没问题。”

        张若尘取出《六祖释禅图》,割开手腕,将血液滴在上面。

        《六祖释禅图》乃是须弥圣僧所画,以前张若尘不明白,为何自己的血液,可以将它激活。现在,终于明白了!

        ……

        鬼域神境世界。

        阴风猎猎,寒气森森。

        池瑶和封尘剑神的眼神,冷到极点,似乎都有自爆神源,与金聚大神同归于尽之心。

        小黑则是嘴不停歇,将金聚大神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也不管金聚大神有没有祖宗。

        “骂吧,尽情的骂,下一个就是你。真想知道,冰皇之子的神魂,是否更加美味?”

        金聚大神面带残忍的笑意,来到镇压般若的那座丧门边,探出一只白猿鬼手,正欲收取般若的神魂碎片。

        “阿弥陀佛!”

        一道浩荡佛音,如洪钟大吕,响彻无边鬼域。

        金聚大神脸色一变,抬头向上空望去,只见,本是被血月映照成暗红色的天空,变成了金色。佛光一缕缕的,渗透进来。

        别说是金聚大神,就连小黑、池瑶、封尘剑神都脸色凝固。

        “轰隆!”

        一只万丈长的金色手掌,击碎神境世界的天空。

        血月随之坠落,整座鬼域神境世界,在快速崩塌。

        金聚大神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息,目光向三生门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尊身躯巨大的宛如弥勒一般的真佛站在那里,身上佛光映照万里。

        他袒胸露乳,赤着双足,面容宝相。

        金聚大神本以为是云青古佛死而不僵,存有对抗之心,但,看到那尊真佛的模样,又看到悬在上空的金色手印,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六……六祖……”

        金聚大神直接跪了下去,连逃遁之心都不敢生出,浑身皆颤。

        金聚大神没有见过六祖,但,却见过六祖的佛像,也得到过六祖的遗宝。此佛,与遗宝上的气息,一模一样,而且威势还如此恐怖。

        除了六祖,还能有谁?

        “鬼主没有说错,六祖果然活着。佛祖级别的存在,怎么可能那么容易陨落?十万年前,为了杀死刚刚达到佛祖层次的须弥,地狱界可都是付出了惨痛代价。”

        因为与鬼主有过交流,金聚大神对六祖还活着的事实是深信不疑。

        遥远处,藏在金叶菩提林中的海水,心中也是大惊。

        随后她缓缓跪了下去,双手合十,口念佛经。

        并不是说,她对佛道有多么虔诚,只是因为知晓,六祖神通广大,若是伤势已经痊愈,那么,肯定是当今宇宙的第一强者。

        昊天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六祖怎么可能不知道她隐藏在附近?

        与其继续隐藏,显得阴暗魑魅,不如坦然跪下,做一个虔诚的佛者。

        张若尘站在六祖金身佛影的内部,根本没有发现远处金叶菩提林中的海水,目光只是看向跪着的金聚大神,道:“本祖在这三生门中,是为悼念师尊,欲要静默枯坐十万年。小鬼,谁允许你,来到此处的?”

        金聚大神颤声道:“不知佛祖在此,本座……晚辈万分惶恐。晚辈无意打扰云青古佛的遗体,这就离开,这就离开……”

        张若尘知晓,只能吓一吓金聚大神,杀不了他。

        于是,他道:“本祖本想超度了你,但,在哀悼师尊的这十万年间,不想杀任何生灵或死灵。你且去吧!”

        金聚大神如蒙大赦,看了看,悬在上空的万丈佛手,道:“还请佛祖收了神通,金聚已经知错。”

        佛手的威能,压得他难受至极。

        张若尘点了点头。

        佛手渐渐散去。

        金聚立即起身,但不敢直起腰背,将鬼域神境世界收起。

        四座丧门,随之消失。

        封尘剑神、池瑶、小黑脱困而出,心中无不震惊,纷纷向三生门处的六祖叩拜行礼。

        小黑百无禁忌,道:“六祖,不能放过金聚大神,他作恶多端,杀人如麻,而且专杀西天佛界的僧人,吞噬他们的魂灵。还说,修佛者的魂灵,最是美味。”

        金聚大神吓了一跳,怒斥道:“你别血口喷人,本座从未杀过西天佛界的僧人。”

        小黑指向金聚大神,道:“你发誓?”

        金聚大神自然是不敢发誓,他这一生杀的生灵不计其数,怎么可能没有西天佛界的僧人,道:“清者自清,何须发誓?鬼族也有一心向善的好鬼。阿弥陀佛!”

        张若尘看见了池瑶,却是丝毫都不意外她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他从小黑那里得知,池瑶来到了地狱界。

        所以,在第二次见到般若的时候,张若尘从她的眼神,便是看出,般若就是池瑶,她们是在故技重施。

        再说,以张若尘对般若和池瑶的了解,加上拥有真理之心和无极圣意,怎么可能识破不了她们?

        池瑶太轻敌!

        居然以为他张若尘依旧还是当初那个修为弱小的青年,可以随意骗过。

        看破却不想说破。

        只想看看池瑶到底想要干什么?

        也想知道,般若为何会第二次做出这样的选择?

        张若尘看见了躺在金色湖海上的般若,伤得极重,连神魂都化为碎片,顿时,心中怒火难以压制,盯向欲要离开的金聚大神,道:“回来,谁允许你走的?”

        这句话,没有蕴含任何力量。

        但,金聚大神却感觉自己像是中了定身咒,魂体都要散开,根本迈不动脚步。他感受到了六祖的怒意!

        历史上有记载,曾有佛祖一怒,灭了地狱界的整个鬼族,十鬼九亡。

        如今佛祖再怒,金聚大神怎能不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