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54章 离大都

作品:《 行舟万界

        “老师,待会儿您便和这五大派的人,一同离开吧。”走出城门洞的时候,云涯突然开口说了出来。

        张三丰脸色微变:“云儿……”

        “老师,此事将您牵扯进来,已经是学生的不对。学生打算做什么,您很清楚。我明教无所谓,干的本就是掉脑袋的买卖。可您不一样,您此行虽然惹恼了元庭,可到底没有触及底线。武当,还有回还的余地。”

        “你把老道当什么人了?!你以为……”

        “老师!”云涯沉声叫了一句,然后叹道:“学生知道您担心我。可这件事,如果您在掺和,以武当的力量,是万万扛不住元庭疯狂的报复的。所以,为了武当,您还是离开吧。”

        张三丰张了张嘴,确实是这样。他很清楚,云涯不会放过元帝的。这个帝王,注定了要死。因为,一旦放这家伙回去,元帝一定会疯狂的向明教报复。而云涯想要挑起元庭内乱的想法不仅会落空,反而会引来疯狂的打击。

        但元帝一死就不一样了。这家伙一死,那么元庭接下来就会围绕帝位的归属展开疯狂对峙。一个不好,弄出一场内乱都是小的。

        所以,元帝必须死。

        但这么一来,无论谁登上帝位,都面临着一个问题:明教!到时候,下一任帝王,一定会对明教展开围剿。因为,明教教主,杀了他们的皇帝。无论是为先帝报仇,还是为了维护帝王尊严,都得铲除了这个胆大妄为之辈。

        而张三丰如果继续留下,那么武当也会被牵扯。但如果离开,虽然也少不了影响,可到底有明教这个大个子在前面抗着。在明教未倒下之前,武当日子虽然可能过得艰难些,但始终不会有致命的危险。

        因此,云涯才会劝张三丰离开。 http://m.soduso,cc首发

        这些关窍,云涯都能明白,更何况年过百岁的张三丰?是以,老道士也不由得陷入了沉默。

        “老师,走吧。学生,自有安排。”

        面对云涯的相求,张三丰长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了一瓶丹药,递给了他:“给吧,这是武当白虎夺命丹和三黄宝蜡丸,对你的伤势颇有疗效。”

        云涯没有拒绝,示意韦一笑接下来。

        “脱险之后,给为师报一声信。为师会在武当山,为你祈福。”

        “多谢老师。”

        张三丰再次长叹一声,转身加快了马速,向前走了出去。

        穿过那长长的门洞,天光已然大亮,外面,便是一片平原。身后那五大派的人皆是欣喜异常,便想要上前道谢。可是,张三丰却已经先一步压住了他们。

        没过多久,张三丰便带着五派的人离去了。城门外,护城河边缘的石桥上便只剩下了汝阳王以及他的三百士兵,还有云涯三人,以及一个终于撑不住疼痛,痛晕了过去的元帝。

        “云贼,既然到了此处,那么你也该放了陛下了吧。”汝阳王满脸愠怒的道。

        身为元庭第一大将,何时受过如此的侮辱。一路上如同一个小童一样,为敌人开道。这简直是耻辱,胸中的火焰,简直让这个悍将都快吐血了。

        “呵呵~~~王爷也是聪明人,你觉得,可能吗?”云涯冷笑着回答道。

        “那你还想如何?!”

        “你们的皇帝,现在可是我的护身符。没了他,还不知道城楼上的那两条疯狗如何的追着我咬呢!一句话,等我安全了,自会放了他!”

        “痴心妄想!”汝阳王怒喝一声,一抬手,身后的士卒便抬起了弓箭。可这个时候,云涯却将手放在了元帝的脖子上。

        汝阳王脸上顿时更加的愤怒了,恼恨的喊道:“你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万一你将陛下杀了,自己又逃了!”

        “你们没有选择!”云涯冷呵一声,冷冰冰的说道:“现在,元帝在我手上。你们只能赌一把,我走,他有可能活。我死,拉着他一起下地狱!”

        “你……”汝阳王脸上一怒,指着云涯,却说不出话来。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冷冷的看着对方,眼光没有丝毫的闪躲。尽管手臂疼得要死,云涯依旧拼尽了力气,挺直了脊背,直视着汝阳王。

        一时间,杨逍,韦一笑,以及那数百的士兵都屏住了呼吸。天地间好像都静了下来,唯有那哗哗的流水,以及那深秋的寒风不是吹过。

        许久,汝阳王深吸了一口气:“无凭无据,本王该如何相信你。”

        “本座说了,你只能赌。赌,看他会不会活。”说到这里,云涯语气一转,道:“更何况,城楼上那两个老狗看得出来,本座受了重伤。以他们两个的能力,哪怕我杀了元帝,也能够追上我。王爷,担心个什么?”

        汝阳王皱了皱眉,随手招过了一个士兵,在他耳边交代了几句。

        很快,那士兵便返回了城内。不多时,他又跑了出来,在汝阳王耳边说了几句话。汝阳王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旋即点了点头。

        “好!本王信你一次,希望,你不要走取死之道。否则,本王定当踏平你明教!”

        云涯嘴角一勾:“随时欢迎。”说着,便拨转了马头,就要离去。可走出没有几步,他又停了下来,沉默了一下,说道:“王爷可以放心,我并没有为难敏敏。只是,她现如今已经被元庭定为死人,没有办法回家了。”

        汝阳王一愣:“你什么意思?”

        云涯抬起了头,看着远处那升起的朝阳,叹道:“敏敏是一个好女孩儿。我,我……我很喜欢。”

        汝阳王脸上一呆,旋即便是暴怒:“魂淡,姓云的,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宰了你!”甚至,那暴怒的情绪,都传递给了身下的马匹,使得它不住地打着响鼻,脚下不断的踢踏着。

        他现在,多想干掉眼前这个混蛋。不但俘虏了皇帝,更是想要拐走他的宝贝女儿。更何况,和明教反贼头子搅和在一起,他汝阳王更宁愿从来都没有听过这话。

        云涯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说道:“王爷,云某告辞。”

        说罢,便一夹马腹,得得的跑了出去。很快,云涯一行人便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只剩下了天尽头的那一股飘扬的烟尘。只剩下了原地暴跳如雷,却无法发泄的汝阳王。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运使着轻功从城门上方落了下来。

        “呵呵,王爷真是养的好女儿啊。被人家俘虏了,都能俘获对方的心。真是好手段,好手段!”百损道人阴阳怪气的说道。

        不错,这正是百损道人了。之前,他一直没有露面,而是隐藏在一旁,所以云涯没有见过这家伙的真面目。至于城楼上的另外一人,便是那红衣内侍了。只不过他身受重伤,无法下来罢了。

        “哼!本王的女儿,早就死了。此事天下皆知,用不着你来提醒本王!”

        百损道人呵呵一笑,道:“那是,那是。只是,希望王爷面对脱脱丞相的时候,还能这么自信。”

        “你……”

        可百损不待汝阳王发怒,便行了一礼,笑眯眯的说道:“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就此告辞,就此告辞!”

        言罢,脚尖便在地上一点,使着轻功飞了出去。

        汝阳王咬了咬牙,道:“留下一队人马通知诸位王公,剩下的人,随本王去追那个贼子,务必将其击杀,迎回陛下!”

        “驾~~~”说完,汝阳王便一抽马屁股,一马当先的便冲了出去。与此同时,从城门内,一会会儿的功夫,便涌出了上千精骑,跟在了他的身后。

        原来,汝阳王早在城门附近留有埋伏,就等着云涯一放开元帝,便要将他当场格杀。可惜,云涯对此却早有预料,根本就不上当。现在,也只能尽全力去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