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00章 不能心疼(加更)

作品:《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都看仔细了吧?”

        他侧首,问立在一旁的骆风棠。

        骆风棠点头。

        白老五道:“好,换你来试试!”

        骆风棠指着面前那一滩肉泥:“军头,都被你捶打成肉泥了,我咋试?”

        白老五笑了,朝不远处挂在屋梁下的半边猪道:“喏,练拳的靶子,多得是!”

        骆风棠看了那半边猪,也是用冰镇过的。

        一百多来斤,竖着挂在屋梁下扎扎实实,就跟站了个彪形大汉似的。

        猪身上的肋骨筒骨都没被剔出,坚韧扎实的厚猪皮包裹着底下肥厚的猪肉。

        完完全全就是一堵肉墙啊!

        “怎么,怕了?”白老五见骆风棠这副神情,问。

        骆风棠收回神来,摇摇头。

        这世上,除了晴儿,他啥都不怕!

        “不怕,那就过去呀。”白老五又催促。

        “把那半边猪当作钟峥,用我方才教你的‘打狗拳’去狠狠地揍,上吧!”他道。

        “嗯!”

        骆风棠点头,眼中闪过一抹坚毅的光芒。

        他撸起袖子,大步走到那半边猪跟前。

        然后双腿微曲,双手竖起刀掌。

        循着脑海中记住的一招一式,推打出去。

        “嘭!”

        一拳砸在面前厚厚的猪皮上,猪身整个猛地一颤,然后往后方闪去。

        这一拳就跟砸在绣花枕头上似的,力量顿时被歇去了大半。

        他眉头皱了下。

        白老五见状,嗤了一声。

        “傻小子,你跟活人打,对方也得东挪西躲,不可能站在原地让你捶的。”

        “接着练,啥时候把这半边猪捶烂咯,啥时候算你出关!”

        骆风棠皱紧的眉松开了,捏紧了拳头,选择好方位和角度,再次挥拳击打出去……

        猪肉依旧还是东摇西晃,但是骆风棠却屏气凝神。

        使出全部心神来,专注以对。

        一拳接着一拳,照着拳法套路打出去。

        一次打不中便两次,两次不中三次……

        看着他这副坚韧不拔的样子,还有脸膛上那一颗颗滚落的汗水。

        杨若晴忍住了要上去帮他擦拭的冲动,悄悄退到一旁。

        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自磨砺出。

        练功,不能心疼。

        这不仅是打熬筋骨,更是磨砺心性。

        他缺的不是底子,他底子很雄厚。

        唯一缺乏的就是专业人士的专业引导。

        引导好了,他将一飞冲天,将来彻底的脱胎换骨!

        加油,亲爱的!

        衣袖突然被人轻轻拽了一下,她回过神来,见是白老五。

        “白叔咋来?”她问。

        白老五一脸的讨好,指着那边被他捶打成一滩肉泥的猪肉。

        “晴儿,咱不打搅骆小子练功,咱去灶房做肉丸子咋样?白叔还没吃过你弄的肉丸子呢!”他道。

        杨若晴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不打搅是假,贪吃是真吧?

        人艰不拆。

        “好啊!”她爽快地应了。

        白老五欢呼了一声,一阵风似的过去把那一滩肉泥带着,两个人去了库房。

        为了更好的笼络白老五,也为了感谢东屋里大家伙对骆风棠的招呼。

        更为了给骆风棠补充营养。

        杨若晴施展出浑身解数,在灶房里忙活起来。

        白老五站在一旁,明目张胆的偷师。

        他再看不明白就真是白做了这十多年的伙房军军头了。

        眼前这丫头,古灵精怪,烧得一手的好菜。

        她的好菜,没得白吃。

        吃了,就得传授骆小子功夫呢。

        既如此,那就能偷学多少烧菜的手法算多少,回头哪天他教不了骆小子,还能靠着这偷学来的手法烧两样菜勉强烧烧打发下肚子。

        白老五睁大了眼,眼睛追着杨若晴的手指。

        只见她把那些肉泥洗干净,然后往里面加入盐,姜蒜沫子。

        搅拌均匀后又打入了鸡蛋。

        白老五暗暗记住加鸡蛋这个环节。

        然后听杨若晴问他:“白叔,有早上剩下的满头么?”

        白老五回过神来,忙地点头:“有啊,还多着呢!”

        他拉开菜碗橱柜,拿出一簸萁的白面馒头来。

        杨若晴满意点头,拿了一些馒头揉碎了。

        再把揉碎的馒头碎屑跟调制好的肉泥均匀搅拌在一块儿。

        白老五诧异了,“不是捏肉丸子吗?咋还用到馒头了?这咋吃?”

        杨若晴勾唇一笑:“我不是做汤汤水水的肉丸子,是做红烧狮子头。”

        “红烧狮子头?”

        白老五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这菜不好烧啊,不就是放大的肉丸子嘛,我从前做过好几回,他们都说不好吃……”

        杨若晴道:“做的不地道,纯碎吃肉渣子,肯定腻歪啊。”

        一边说,手底下的‘狮子头’已经成型。

        “起火,炸油。”她吩咐。

        白老五赶紧来到灶门口,忙活起来。

        杨若晴把捏好的‘狮子头’放进油锅里,炸成金黄、色泽。然后盛起放在一旁控干油份。

        锅里留着底油,推入葱姜辣子等调料煸炒到香味散发出来,再把‘狮子头’放进去滚炒。

        加入清水淹没住‘狮子头’,加入一勺子辣辣的豆瓣儿酱,再拿出周大厨研磨的鲜汤粉。

        搁了一勺子放到锅里的汤中。

        然后盖上锅盖子焖。

        白老五奔了过来,盯着她手里的那包东西,用力嗅了嗅:“这是啥?”

        “鲜汤粉。”她道。

        “用来做汤的?”他问。

        她摇头:“炒煮焖都可以用,主要是增鲜提味儿。”

        “哪买的?”

        “我自个做的。”

        “啊?”

        “嘻嘻。”

        说话的当口,一股异样的香味弥漫出来。

        既有肉的香味,其中又掺杂着河虾的鲜美儿。

        那香味儿钻进人的鼻子里,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白老五在灶口坐着又站起,站起又坐下,坐立难安,抓耳挠腮,眼睛直勾勾盯着冒热气的锅。

        看着他那副垂涎欲滴的样子,杨若晴心里可得意了。

        白老五身手不赖,有他来点拨棠伢子,这是一个难得的际遇。

        她一定要帮棠伢子抓牢白老五。

        “晴儿,好了没好了没?我这肚子闹得慌啊……”

        白老五急吼吼催促着。

        杨若晴笑了声:“白叔,先前那两只鸡腿才刚下你肚子没一会儿呢,咋又饿了?”

        白老五嘿嘿笑,“你白叔我啊,啥都好说,啥都能忍,就是管不住这张嘴啊!”

        杨若晴点头:“民以食为天嘛,咱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这鼻子下面的二寸半么!”

        “汤汁收得差不多了,咱起锅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