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24章 身正不怕影子斜(一更)

作品:《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只要咱一条心,日子肯定越过越好!”

        “对,只要咱一条心,日子肯定越过越好!”杨若晴道。

        三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三颗心,也紧紧依偎在一起。

        长坪村这带的风俗,二十四日夜是小年夜。

        今夜破例不吃稀饭。

        杨若晴炒了两素一荤三道菜端上桌。

        莲藕,白菜,还有干锅肥肠。

        杨华忠拍开一坛子酒,一家人围坐在桌边,正准备好好的吃一顿小年夜的夜饭。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

        “三哥,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

        杨华洲一脸惶恐的跑了进来。

        “出啥事儿了?你慢慢说!”

        杨华忠放下酒坛子,道。

        杨华洲喘着气儿摆摆手:“县衙来了捕快,里正领路正往这后院来了……”

        “啥?”

        杨华忠霍地站起身。

        孙氏惊白了脸。

        杨若晴也被惊到了,跟着站起身。

        说时迟那时快,里正已经领着两个捕快进了屋子。

        后面,老杨头,杨华安他们全都来了。

        一个个神色惊慌,满脸焦灼。

        里正指着屋里的杨华忠,对那两个面无表情的捕快道:“捕快老爷,这个人就是杨华忠,他们家做的豆腐,专供聚味轩酒楼。”

        其中一个捕快点点头,拿出一张缉捕的文书来展示了下。

        “罪犯杨华忠,所供豆腐霉变导致食客中毒。县太爷有令,命我等前来拿你归案,听候发落。”

        话音落,两个捕快上前一步。

        用铁链子一锁,拽起杨华忠就走。

        杨华忠此时方才回过神来。

        他挣扎了着,大声道:“两位捕快老爷,你们一定是弄错了,我家的豆腐做的是良心买卖啊……”

        那捕快横了杨华忠一眼,冷冷说道:

        “白纸黑字的官文,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你们有啥冤屈,跟县太爷那申辩去!”

        说完,拽起就走。

        “晴儿爹……”

        “爹……”

        “三哥……”

        屋里顿时乱作一团,孙氏想要追过去,岗站起身,眼前突然一黑。

        晕倒在鲍素云怀里。

        大安小安没见过这阵势,吓得哭了起来。

        老杨头和杨华安他们都一脸惶急,追了过去。

        捕快抓人,谁都不敢阻拦。

        除非你想反。

        杨若晴回过神来。

        顾不上安抚灶房里哭成一团的两个弟弟还有晕厥的娘。

        她捏紧了拳头追出了灶房。

        此时,两个捕快已经拽着杨华忠到了老杨家前院。

        屋里屋外,全都挤满了看热闹的村民。

        众人都才猜测杨老三到底犯了啥事儿,官府竟然在小年夜来抓人。

        杨若晴拨开人群跑到了那两个捕快身前,气喘吁吁的站定。

        “两位捕快老爷请留步。”她道。

        两个捕快瞅了眼面前挡路的女孩,皱起眉头不耐烦的道:“一边去,莫要妨碍我们当差!”

        杨若晴喘匀了气儿,对他们赔着笑。

        “不敢耽误两位捕快老爷办差,只是这天寒地冻,两位捕快老爷路上辛苦。”

        “这点小钱,是我全家笑纳两位的,打点酒喝暖暖身子。”

        她凑近一步,往那两个捕快手里,各塞了一串铜钱。

        大鬼好送,小鬼难缠。

        杨华忠这一去,生命安全都在这俩捕快的手里了。

        打点的钱,少不得!

        两个捕快对视了一眼。

        两个人都暗暗掂量了下手里沉甸甸的铜钱,应该有半吊呢!

        两人会心一笑,都觉得眼前这丫头上道儿。

        其中一人对杨若晴笑了笑道:“你这小姑娘倒还明事理,晓得我们当差人的辛苦。”

        两人又看了一眼杨华忠,对杨若晴道:“你先回去吧,啥时候开堂问审,自会有人来另行告之。”

        杨若晴点点头,又看了眼杨华忠。

        “爹,你莫慌,咱是清白的,我一定会想法子把你弄出来!”她沉声道。

        汉子满脸的焦灼,却还是用力点头。

        “身正不怕影子斜,爹不怕。晴儿,你要照顾好你娘和两个弟弟!”他叮嘱。

        杨若晴点了下头:“爹你放心。”

        目送两个捕快把杨华忠押解走了,村民们还围在老杨家门前没有散去。

        议论纷纷,说啥的都有。

        陈屠户家的婆娘在人群中尖声道:“这做买卖的人呀,尤其是做吃食的,这良心一定要放在心口正中间呢!”

        “那黑心的东西,拿去给人吃,吃坏了吧?这下闹出事儿来了吧?”

        边上有些妇人在那附和。

        “幸亏咱没跟她家那买豆腐,不然这会子也得出事儿……”

        杨若晴皱着眉头,没功夫去跟这些长舌妇人们辩驳。

        她转身进了门。

        老杨头正跟里正那焦急的谈着这事儿。

        瞅见她过来,老杨头冲了过来一脸厉色的质问她:“你们到底在捣鼓啥呀?方才听你里正大伯说,那中毒的食客是县太爷宴请的客人!”

        “不是救治得快,命都差点保不住!”

        “天哪,这下篓子捅大了,老三锒铛下狱,咋办哪?”老杨头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杨华林在抓耳挠腮:“老三坐牢就罢了,指不定咱这一大家子都得遭殃!”

        一听这话,边上本来还幸灾乐祸的杨氏,杨华明,刘氏。

        一个个脸都耷拉下来了,在那里骂骂咧咧。

        里正和几个村里的老者,也都满面愁容。

        要是本村出了这样的黑心商人,得罪了官府不说,也在十里八村也弄臭了名声。

        连累的,不仅是他老杨家,还有整个长平村啊。

        刀锋似的目光,从四面八方射向杨若晴。

        仿佛,她就是一个千古罪人。

        就该拉出去游街示众,被砸臭鸡蛋!

        杨若晴没有去跟这些人解释。

        解释了,他们也听不懂。

        对这件事,也起不了实质作用。

        让他们瞎议论瞎猜测去吧。

        眼下她要做的,就是去安抚娘和两个弟弟。

        接下来,就是设法营救!

        她快步跑回了后院。

        孙氏头上搭着一块布条,半躺在床上。

        还在那挣扎着要下来。

        “素云啊,让我下去,我要去追老三啊……”

        孙氏急道。

        鲍素云却死死不撒手。

        “三嫂,你方才都晕了两回了,晴儿去追去了,你得躺着歇息……”

        鲍素云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