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十一章.夜忧鬼(二)

作品:《 捉妖恋爱法则

        “哎你们说,这个秋风可信吗?”一张大床上,三个男人并排躺着,傅黄泉一边掏着鼻子一边问着边上的两人。

        仲间斜睨了他一眼,然后略有一些嫌弃的往星野先生那边移动了一些距离。

        见仲间那副样子,傅黄泉伸手就过去拍了下他的屁股蛋,“干啥啊嫌弃我啊?又不往你身上擦躲什么躲,谈正事儿呢。”

        “是人都知道他有问题。”仲间说到。他才懒得打回去,打来打去成何体统,一会儿丢了形象还去了多的。

        “那咋办啊?”傅黄泉那聒噪的声音再一次传来,星野先生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生疼的太阳穴说到,“无非是相互利用,明天都机灵点儿见机行事就好,他肯定也是知道些东西的。”

        红月刚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突然就“嘭”的一下坐起来了,低头看看床上两位姐姐,没想到却被那两双眼睛死死地盯着.....

        “你要去哪儿?红月?”钟六六笑的那叫一个如花美眷。

        “我...我不太舒服,睡不着,想出去转转。”红月那双红玛瑙一样的眼珠子滴溜一转,一句话马上就咕哝出来了。

        “我也不太舒服。”傅碧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接着红月的话说着。

        “诶?”钟六六一听,索性从床上坐了起来,附和到,“巧了,其实我也不舒服啊....不然我早就睡着了。”

        ....... http://m.soduso,cc首发

        红月抱着胸,开始在小木屋里来回不断的踱步。

        片刻后,傅碧落实在忍不住了,对着红月抱怨到,“红月,你转了这么多圈了,转出了些什么没有啊?头都被你转晕了....”

        “头....”红月不但不去理会傅碧落的感受,反而神经兮兮的重复起了那个“头”字,突然她一拍脑袋,眼睛也亮了起来,“各位姐姐!我想明白了,会不会是那个圣水的问题呀?”

        此话一出,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说是夜忧鬼喜欢涂过圣水的人,所以说这个圣水就是可以让人身体虚弱无力?”傅碧落皱着眉分析着,红月的猜想应该是对的,现在她们三个人被涂了圣水,所以三个人都感到全身乏力,这一定是圣水起了作用。

        红月打开屋门,让月光从外面撒进了屋内,然后站在那门口就开始运功——过了好一会儿,她周身亮起了血红色的光,但没多久,那些光芒又一点点的熄灭了。

        “我好像不能施法了。”红月转过身来,一脸苦恼的对着屋内的二位说到。

        “卑鄙小人,”钟六六想起那个辅祭和善的脸,忍不住骂了一句,“还好我们沉住气明天再去,如果真的今晚去了,怕是我们几个都要命丧黄泉了。”

        “现在就是不知道这个药效什么时候才过,如果明天还会无法施法的话....”傅碧落说着说着,又陷入了沉思,随即又问道,“要不然我去问问黄泉?这方面他见识的多,说不定他会知道这个药是什么东西?”

        “如果可以的话就更好了,但是现在敌暗我明......如果打草惊蛇了,反而更不好吧?毕竟要让傅黄泉鉴定这个圣水,还需要取一些来吧?”钟六六问道。

        傅碧落点点头非常认可她的言论,这个圣水也不是什么好弄到的东西,况且,就算傅黄泉认识这个东西,没有解药也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姐姐们为何不让我试试?”红月见她们讨论了半天也丝毫没有头绪,干脆上来询问她们的意见,想要以身试险。

        “你?你要怎么试,偷圣水?”钟六六问着,并一脸的不信,“你都不知道圣水在哪里,也对村子没有太熟吧?”

        傅碧落也不同意,“红月,还是算了,你现在也没法施法,就这样一个人去可是很危险的呀!”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坐以待毙?”红月一听,立马耷拉着脑袋过来坐在了二人中间,一副自暴自弃的模样了。

        “静观其变。”傅碧落说到,然后又躺了回去,“我们就顺其自然,先按照他们想要的样子来发展吧。他们怕是想将我们一网打尽,这也太不自量力了。”

        好一个祭祀,好一个涂圣水,不过是将她们牵制了下来。一共六个人,这下直接有一半的人暂时失去力量,真是阴险啊。

        好在这个夜晚大家睡的都不错,该说是托圣水的福么?这种话实在说不出口嘛。

        “你们恢复了吗?”洗脸的时候,红月问着。

        “没有。”

        “没有。”

        “唉——”红月深深叹了一口气,眉头也是越皱越深,这无法用妖术日子究竟要到何时呢?

        怎知冤家路窄,刚打开门就撞见了准备抬手敲门的秋风。

        “秋风?你怎么在这里?”开门的傅碧落略有一些惊讶。

        “是这样的,我和师父他们刚做完早课回来,路过这里想问问你们昨晚睡得怎样。”秋风有些腼腆的抓了抓后脑勺,轻声的说着。

        “秋风哥哥,我们睡得很好,恢复了一晚上体力,现在身上全是劲儿!”不等傅碧落回话,红月就凑了上来,顺便在他面前生龙活虎的打了个拳。

        “哈哈,是吗?那就好那就好,”没有看错,秋风听到红月的这番话时,眼神明显有一些不太正常的乱飘向别处,但只是一瞬,又恢复了正常,“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如果各位准备好了可以去林子里找我,我就在入口等你们。”

        “好,劳烦了。”傅碧落说到,然后目送那家伙远去了。

        “真的很好玩刚刚他那副样子。”钟六六叼了个烤兔腿从里屋走了出来,一脸坏笑的吐槽着。秋风尴尬的反应很好玩,这烤兔腿也很好吃。嗯,在山里住真好啊,每天都可以吃到各种好吃的野味,这些东西在澜音阁可是很少吃得到的呀。委托结束之后,有机会一定还要再来一趟!

        “可是我们再怎么装,还是会露馅的...”傅碧落忧心忡忡的说着。她现在这个身体,恐怕只能维持那个状态最多一柱香的时间啊...

        不想拖后腿,可是又不得不拖后腿,这已经完全避免不了了。仲间是防御位,黄泉又是治疗位,剩下能打的只有星野先生了....想起来在那个奇怪建筑里自己也一点忙没帮上,傅碧落心情也逐渐低落了下去。好不容易有一次机会可以和星野先生并肩作战,自己却注定要拖后腿了啊。

        “碧落姐。”钟六六察觉出了傅碧落的异样,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干脆将手里另一只烤兔腿递了过去,“碧落姐,虽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但是先吃点东西吧,吃了东西就有劲了嘛.....”

        傅碧落接了那根仍冒着热气和香味的兔腿,狠狠的咬了一口。啊.....太好吃了!在炭火的烘烤下,兔腿保持了最原始的肉香,有些流油的香脆表皮上再撒上一些适量的孜然,简直太美味了~这些野兔是昨天他们几个上山的时候打回来的,当初还想着“兔子这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兔子”的傅碧落,此刻也吃的赞不绝口....

        吃了东西的傅碧落,也打起精神来了呢!看着逐渐眉头舒展开来的傅碧落,钟六六不禁露出了老母亲的笑容。

        “哼,你们就吃吧,我才不吃呢。”红月看见她们吃着小兔子还吃的十分开心,干脆躲的远远的,独自啃果子去了。说起这个南炀村村民的饮食习惯也是比较奇怪的,仿佛大家都是肉食动物,不论早中晚所有人都是吃各种野味,吃野味吃腻了就换口味吃吃野果。所以想要在这里吃到米饭面条好像是不太可能的。

        “姑娘们在吗?”敞开着的门被敲了敲,一个女性的声音传来,三人不约而同的朝门口看去,是一个面容憔悴的年轻女人,她正抱着一篓东西,想进来又不太好意思进来,见她们都一脸疑惑,女人赶紧说到,“我是昨天晚上那个丢了孩子的....听说你们今天要去抓妖怪了,我特地给你们送些吃的来.....啊,是你们那几个同伴给我指路的,我刚从他们那里过来。”

        “唔,那块快进来吧!”傅碧落赶紧掏了手帕擦了擦手上的油渍,上前领那女人进来了。

        那个女人轻轻将篓子放到桌面上,就安静的站在一边了,“只是一些玉米,怕你们来这里吃太多山里的野味吃不习惯。”

        “真是谢谢了,您想的太周到了。”傅碧落笑着道谢,拉了长凳问她要不要坐下来多呆一会儿,但被女人拒绝了,“不了不了,我不打扰你们,只是有一个小请求。”

        “您请说。”

        “可不可以麻烦你们,如果找到了夜忧鬼,再找找我女儿的尸骨.....我想把她好好安葬了,她那么小,离不开我...”女人说着说着,突然捂住脸大哭了起来。

        看到女人的痛苦,她们也跟着难过了起来。

        “大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把那个魔头除掉,还你们南炀村一片安宁的。”傅碧落上前替女人拍了拍后背,信誓旦旦的说着。

        “谢谢你们,你们真是大好人。”那位大姐在傅碧落的安抚下心情也逐渐平静了一下,随后又补充到,“我的女儿叫黄桃,只有五岁,她父亲前年打猎的时候死了,我还没把她养大,她就被......”

        说到这里,大姐又回忆起了痛苦的记忆,为了不让她再一次哭出来,傅碧落赶紧劝到,“大姐,节哀啊!”

        女人点了点头,“我想了一晚上,早也想开了,如果你们能把妖怪除了,也算给她报了仇,她也可以安心的走了。”

        “嗯,对。”傅碧落顺着她的话继续说了下去,“这样村子里的其他人以后也不会再遭到那妖怪的迫害了。”

        女人再次点了点头,“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你们此去一定要小心呐。”

        “会的。”

        送走了大姐,她们三人也都吃饱喝足了,这就出去找傅黄泉他们了。

        路走到一半,就和他们几个碰头了。

        “都准备好了吧?”星野先生问道。

        “准备是准备好了,只是....”傅碧落说了一半,实在不忍心继续说下去了。

        “我们现在不能施展法术了。”钟六六替她说着,但其实这个对她也没有太大的影响,毕竟她主要的力量还是来源于她的宝葫芦。这圣水再厉害也还只是涂在了她的头上,又没有涂在葫芦的头上,至于涂在葫芦上有没有效果,也还是未知数啦。

        “为什么?”星野先生不太理解的问道。不能施展法术?开什么玩笑,今天可是要去捉夜忧鬼的,这可不是儿戏啊。

        一边的傅黄泉和仲间也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总而言之,应该是昨天涂的那个圣水在作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效果才过,但是现在的确是没法施法的。”红月说着。

        “圣水....”傅黄泉重复了一遍,“我曾经也知道这么一个可以吸收法力的药水,但是解药我确实不清楚,毕竟我也不是专业玩毒的。”

        原来傅黄泉也没有办法,这下她们所有寄托的希望也破灭了...

        “那我们还去吗?”钟六六问道。

        “去。”星野先生说着,“还是要去一下的,但可以有第一次去,第二次去。我们必不可能只一次就将夜忧鬼消灭了,这次去大家都警惕一点,一有问题就撤退,别恋战就是。”

        “好。”众人点了点头。

        “圣水的事情就先不管,我们先去探探敌情。”傅碧落说着。

        于是,抱着有一就有二的心态,众人一同前去秋风所说的那个松树林了。

        六人浩浩荡荡的过去了,远远的就看见坐在木桩上等待他们到来的秋风。

        “秋风,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傅碧落上前说到。

        “没关系,你们各位都准备妥当了就好,毕竟夜忧鬼神出鬼没的,的确不太好找到。”秋风说到,“所以请各位一定要有耐心,我也不太清楚他现在在不在巢穴里,所以就算在山中走一天也是很正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