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四十章.夜忧鬼(一)

作品:《 捉妖恋爱法则

        祭祀的大台子上依次立了三个大柱子,看来是要将她们几个都绑上去。

        红月一蹦一跳的就站上去了,一个年轻的辅祭拿起地上的麻绳在她的身上捆上了好几圈,然后取了一些叫做“圣水”的东西涂抹了一些在红月的额头上。据说这个圣水深受夜忧鬼的喜爱,因此涂了这个圣水的女子也更加容易被夜忧鬼抓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刚抹上去的时候有点不舒服,忍一忍一会儿就好了。”那个年轻的男辅祭给她们每个人涂抹后都轻声的交代了一下。大概是觉得她们也是将死之人了,所以尽量温柔对待?

        这时高台上所有的火把都依次被点亮了,在火光的映照下,一切事物都变得那么原始又神秘。

        村民们在祭司的引导下跳起了祭祀之舞,人们在火光下放声高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钟六六伸长了脖子朝人群中看去,仲间一脸被逼无奈的跟着大伙儿一起跳起了舞,他们三个似乎因为和这里的村民看着太过与众不同而被很多年轻的姑娘包围了。

        一边的傅碧落看到这情景,忍不住笑出了声。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大概也没有多久,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那么快乐又热闹,但钟六六却从中感到一丝违和感——就是说不出来的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而就在这时,突然一个清亮的女性尖叫声打破了所有的欢乐气氛。还没弄清是什么情况,高台下面跳着舞的村民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惶恐的四处逃窜了起来,不论祭司怎样阻碍都没有用了。

        这个时候,那个年轻的男辅祭朝她们这边过来,然后掏出了小刀替她们每个人松了绑,“抱歉,祭祀必须停下来了,你们也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吧。”辅祭说着。

        “星野先生,现在该怎么做?”傅碧落轻盈的从高台上跃了下去,她在询问星野先生的意见,毕竟祭祀失败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

        “夜忧鬼恐怕没有这么快走,我去给村子加个结界。”仲间说着,然后转头就离开了。

        “我去找一下有没有人受伤。”傅黄泉说到。

        “黄泉,路上小心,”傅碧落关切的叮嘱下,傅黄泉点点头,然后朝着之前传来尖叫声的那个位置跑去了。

        “感觉我们听这些人的完全是错误的选择。”钟六六走了过来,揉了揉被绑的有些生疼的胳膊,继续说道,“我们被困在这里了,那些小部分没来参加祭祀的人就很危险。”

        “不,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星野先生沉吟到,“你们也没有感受到妖气对吧?”

        三人面面相觑,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钟六六也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感觉到那股违和感,不是那种妖气的感觉,只是有和平时相比不太对劲的感觉,但是既然也不太确定,干脆还是先不和大家说好了。

        “我要说我的一个猜想,这个妖怪可能是一个可以隐藏妖气的妖怪,通过什么来隐藏自己的妖气从而可以不被我们察觉到,比如阁主就可以通过樱花来隐藏妖气。”星野先生说到。

        “那要怎么找到他呢?”傅碧落也陷入了沉思。

        “难道,我们要把村民都找过来,一个一个的对峙?”红月说完后,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

        “咚咚咚。”傅黄泉抬手敲门。

        “有人吗?”傅黄泉喊着,继续敲了敲门。不对啊,那个尖叫的声音就是从这边传来的没错啊。而且这一带只有这一户人家家门紧闭,敲门又没人开门。越想越不对劲,傅黄泉干脆退后几步,然后冲上来用身体将那锁了的木门撞开了。

        里面点了灯,但房间里很乱,可以想象到刚才一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而且屋子的主人也有做反抗。傅黄泉转了一圈,进了里屋,这才在床下发现了昏迷过去的女主人。这位大姐身上似乎没有受伤,应该是可以唤醒过来的。

        “大姐,醒醒!”傅黄泉将那人扶起来摇晃了一会儿,又是翻眼皮又是掐人中,过了好一会儿,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

        “大姐,你没事吧?还有其他人吗?”傅黄泉问着。

        “孩子!救救我的孩子!”这个女人一见到他,突然变得十分激动了起来,她用力的抓住傅黄泉的衣袖,不断的哀求着。

        “你的孩子在哪?”傅黄泉一头露水的问着,他怎么知道孩子在哪,他也要知道在哪才能去救吧?

        “救救我的可怜的孩子吧,她才五岁,就被妖怪给抓走了.....”断断续续的说着,女人终于忍不住的大哭了起来。

        “那妖怪呢,妖怪往哪边跑了你看见了吗?那个妖怪长的什么样子?”傅黄泉连着问了两个问题,见女人仍沉迷在痛苦中,似乎直接无视了这些问题,他又耐心的说到,“拜托配合一下吧,我们也需要了解更多才能抓到他不是吗?”

        女人听他这么一说,心情也逐渐开始平复下来,“妖怪抓走我的孩子以后,就从窗户那里出去了,我看不清他的样子,他进来的时候,屋子里的灯都灭了.....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吧......”还没从她口中获得多少有用的情报,这女人又开始不断的哀求了起来。虽然有点烦,但傅黄泉还是理解她的痛苦,便也不再多问了。

        傅黄泉几步过去察看了一下那个大开的窗户,窗户面朝松树林,正好是通往深山的路。需要去和仲间说一下,妖怪可能早已经走了。至于要不要追上去,还是得和大家商量商量才是,毕竟这个时候追进敌人老巢,还是不太妥当的。

        “你先呆在这里,不,你也出去吧,到人多的地方去,我现在去找我的同伴说一下你的事。”傅黄泉交代完这些,就赶紧走了。

        傅黄泉在回去的路上刚走到一半,就见到正往这边走的仲间,现在可以看到,村子周围都被一道蓝色的光包围了起来,这个是仲间的结界没错了。

        “那边情况怎样?”仲间问道。

        “有个大姐的孩子被夜忧鬼抓去了。”傅黄泉说着,接着又补充到,“对了,你这个结界现在是困不住夜忧鬼了,我刚刚去看了,夜忧鬼估计作案后马上就逃脱了,现在也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他,南炀山这么大...”

        “捉妖师大人!”这时,一个陌生的男声从边上传来,仲间和傅黄泉闻声看去,似乎是祭祀上给钟六六她们涂圣水的那位年轻的男辅祭。

        “有何贵干?”仲间问道。这个祭司的突然出现让他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我可以给你们带路吗?”男辅祭见他们二人表情凝重,不禁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说了出来。

        “你知道什么?说来听听说来听听。”傅黄泉一下子来了兴致,赶紧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是这样的....我知道夜忧鬼的老窝在哪里,因为我曾经去过,就在四年前,我母亲被抓走的那次....那个时候夜忧鬼出了点小情况,我也就跟了上去。”男辅祭说着说着,表情逐渐阴沉了下来,“夜忧鬼杀了我的母亲,到现在还惦记着我的妹妹,现在妹妹已经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就算死也会保护她,所以。”

        “我可以给你们带路吗?今天?或者明天?你们什么时候要出发呢?”男辅祭的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听了这么一段故事,傅黄泉看了看仲间,仲间则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你先跟我们来一趟吧,这段时间你也都跟着我们,我们负责保护你的安全,你只需要正确的给我们带路就好。”

        “好。”男辅祭点了点头,于是就跟着他们去了。

        钟六六等人商讨了一下作战对策,就看见仲间和傅黄泉他们回来了,同行的竟然还有那个男辅祭。

        “这位是....”傅碧落一脸迷惑的看着那个男辅祭,还没等仲间他们帮忙介绍,男辅祭就自我介绍了,“我叫秋风,是个辅祭,我知道夜忧鬼的巢穴在哪里,所以这段时间我来给你们带路。”

        “那太好了,这样真是帮上大忙了。”傅碧落欣喜的说到,“星野先生,那我们什么时候去讨伐夜忧鬼呢?”

        “村北一户人家丢了个女娃,现在就要去么?”傅黄泉试探的问道。

        “看各位大人的了,我随时都可以给各位带路。”秋风谦卑的说到。

        “现在去....未免过于仓促。”星野先生有些为难,“我们的了解还不够多,况且现在正值夜晚,实在不方便和一个夜晚出没的怪物对抗啊。”

        “我们听星野先生的吧。”傅碧落赞同的点点头说到,“我们必须把夜忧鬼弄的再清楚一些才能对付他不是么?如果就这样仓促的出击,白白丢了其他人的性命那就后悔莫及了。”

        傅碧落说的有理有据,众人都信服的点了点头。就这样大家一致同意明天再上山讨伐夜忧鬼,并由秋风来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