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南炀村

作品:《 捉妖恋爱法则

        “碧落姐,你还好吗?”钟六六见傅碧落逐渐苏醒了过来,赶紧几步走过来坐在她床边,然后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很冷,嘴唇也发白。

        “水,给我点儿水。”傅碧落微微动了动唇,虚弱的说到。

        钟六六赶紧从背后拿了水壶,轻轻抬起她的头给她喂了些水。

        “还要吗?”静待了一会儿,钟六六再问道。

        “不了,傅黄泉呢?”傅碧落喝了水恢复的差不多了,便坐起来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她们此刻处在一个简陋的屋子里,墙上钉着一对巨大的鹿角,桌子上放满了不认识的野果和鲜花,屋子里只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和身下的这一张床,墙角似乎还有一个大铁锅。她转过头来,正对着这张床的窗户大开,外面竟然是一大片松树林。

        “不用担心,他们先去山上考察地形了。”钟六六解释着,“你先好好休息,这边的村民都很热情。”

        “这里是哪里?”傅碧落疑惑不解的问道。

        “这里是南炀山下的南炀村啊!”钟六六看她还是不放心,便再次抓过她的手说到,“碧落姐,你再休息一会儿吧,你的状况最不好,而且昏迷了很久,一路上都是傅黄泉背着你的。”

        “傅黄泉背着我来了南炀山,所以说我昏迷了两天?”傅碧落十分震惊。这是怎么了,脑袋好沉重,好像有一些记忆怎么也拼凑不到一起了。

        “不是不是,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我们出了那个西洋建筑以后,就到了南炀山了,所以碧落姐没有昏迷那么长时间,大概昏迷了一上午吧,至于为什么直接就到了南炀山,到现在也还没有合理的解释。”钟六六说到这里,深深叹了口气,“现在只能相信它是长了脚会跑的房子了。”

        “我出去透透气。”傅碧落说着,翻身下了床,钟六六问道了要不要搀扶,但被傅碧落拒绝了。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碧落姐,你在流鼻血...”钟六六再看傅碧落的时候,却愣住了,傅碧落却淡然的掏出了手帕擦了擦,叮嘱她不用担心。

        “碧落姐,你以前也经常流鼻血吗?”

        “好像今年开始经常这样,看了大夫也没什么用。”傅碧落说到。

        “碧落姐要注意身体啊。”虽然也相处了一段时间,但傅碧落这个样子还真的没有见过,真是让人担心啊。

        在钟六六的强烈要求下,傅碧落总算同意了在她的陪伴下一起出去。他们在村子里逛了逛又在林子里散了散心,不得不说,这种回归田园隐居深山的感觉真让人感到舒服。

        傍晚的时候,村子里突然热闹了起来,屋子里的村民都到屋外来了,星野先生他们也都回来了。

        只见星野先生他们和村长交流了一会儿,就朝这边走来了。

        “你们都说了什么啊?”看着仲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钟六六忍不住问道。

        “今天晚上他们打算拿你们几个女孩子做诱饵,引夜忧鬼出来。”还没等仲间说话,傅黄泉就先一步说了出来。

        “诱饵一号红月!”红月雀跃的高呼着,仿佛她口中的“红月”不是她自己,而是什么别的人一样。

        “嗯,这个方法是可行的,毕竟比起用村民做诱饵,我们至少是有还手之力的。”傅碧落斟酌了小会儿,马上表示赞同这个方案。

        “不然就我和红月做诱饵吧,碧落姐今天...”钟六六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傅碧落打断了。

        “钟六六,我当然要和大家一起,我是不会退缩的哦。”傅碧落回了个笑然后眨了眨眼,意思是让钟六六不要把她身体不适的事情说出来。

        碧落姐真是难以让人放心啊,不行,私下还是要问问傅黄泉知道不知道姐姐的情况,好歹傅黄泉也是大夫,多多少少应该知道一些的吧。

        “那我们就好吃好喝,这样到时候就算一起被掳走了也有力气反抗呀!”钟六六提议到。

        “有很多好吃的哦,”红月悄咪咪的说着,“我刚刚去厨房偷看了,这地方烧饭果然和城里不一样,就连米的味道都香一些哇!”

        入夜,在全村上下的盛情款待下,大家吃饱喝足,村子里的祭司就往祭祀的高台上点起了火把。没见过这场面的红月感到非常新奇。

        “我跟你们说哦,想当年我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个大台子的,现在南炀村真是越做越好了,嗯!”红月不断的夸奖着南炀村的一切,惹的傅碧落忍俊不禁。

        “红月这么喜欢南炀村,干脆就在南炀村好好呆着,当个村花怎么样呀?”傅碧落说到。

        “我才不要呢,就算这个地方特别有意思,那也别妄想困住我,我可是澜音阁的大捉妖师,好多地方要去的呢!”红月叉着腰,越说越是激动。

        注意到祭司那边在打招呼了,仲间提醒到,“好像是时候了。”

        于是女孩子们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