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迷途(三)

作品:《 捉妖恋爱法则

        迷宫里的光线越来越暗了,虽然不知已经过了多久,但应该快到夜晚了。到了夜晚是没有办法继续走下去的,只能等到第二天天亮了。

        傅黄泉和钟六六在一条死路里停了下来。仅仅一下午的时间就已让他们身心俱疲。

        “你那里也还有水吧?”钟六六问道。

        “还有的。”傅黄泉答。他这里不仅有自己的那份干粮和水,也有傅碧落的。

        “那就休息一下吧,”钟六六说着,然后掏出干粮吃了起来。他们的水没有带多少,毕竟这边路途中经常有驿站可以补充食物与水。而现在,这些水可能也只够再维持他们最多两天的需求了。

        也就是说两天之内如果还是没有走出去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死在缺水上。

        “这里什么都没有,天啊。”钟六六难以置信的说着,“这里只有墙壁。我本来以为我们会碰到什么妖怪之类的,但连妖怪都没有,这真让人绝望。”

        “会不会本来就有妖怪,只是我们看不见?”傅黄泉提出了这么一个假设。

        钟六六用力的咧了咧嘴,勉强的笑了一下,“这样感觉很危险了....”

        这真可怕不是吗。走不出去的迷宫里面,无能为力的两个人和一个看不见却想要至他们于死地的妖怪?

        “但这很真实。”傅黄泉咬了一口烧饼继续分析到,“难道不就是这样吗?我们进入了一个看不见的妖怪的巢穴,这个妖怪正在一步步的将我们所有人都折磨致死,而我们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无能为力。”

        “不,不应该这样。”钟六六笑了起来,但笑得很难看,也很勉强,“那个浮雕还记得吧?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我觉得那应该是一个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故事。”

        傅黄泉听的很认真,但还是长叹一口气。

        “别这样傅黄泉,振作起来好吗?”钟六六将屁股挪了挪,使自己更靠近他一些,“你不是主角么,主角是不会死的,不是吗?而且没有人是会平白无故消失的,至少我不信。”

        傅黄泉沉吟片刻,突然一把揽过她的肩,“好兄弟。你说得对,我是主角,我不能在这种地方沉沦下去,这里顶多也就演到了三十集嘛,我可是还要再活一百集的呢。”

        “哎呀,说话好好说就是了,动手动脚的干嘛,真是的...”钟六六嫌弃的将他的手打到一边,然后稍微离此危险人物远了一些。别“看不见的妖怪”还没遇见,先被自己人谋害了才是。

        “不不不,我是说真的。”傅黄泉又开始瞎臭屁的叨叨了起来,“平时感觉你也不怎样嘛,又不厉害人又大脾气,到了危难时刻还是挺兄弟的,这样吧,你就当女二号吧,好好跟着我,以后保证你也吃香的喝辣的....”

        “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吧...”钟六六翻了个白眼,之前低落的心情逐渐也好一些了。

        傅黄泉应了一声,然后将包袱理了理,躺了下来用包袱当枕头。

        现在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这里很安静,能触到的只有冰冷的带着潮气的墙体和布满灰尘的地面。

        在这种时候,钟六六突然庆幸身边还是有一个人的,如果这个时候只有她一个人,那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有的时候精神上的孤独与恐惧,比死了都更让人惧怕。

        “红月,过来我这边吧,离我近一些遇到什么情况也能互相照应。”黑暗中,听觉仿佛变得更加灵敏,红月朝声源处缓缓的爬了过去,在挨到那个温热的身体时,又停了下来。

        “雪哥哥,我好怕,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怕过。”红月靠在墙上,索性闭上了双眼——因为睁眼也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她甚至会因为什么也看不见而瞪大眼睛,但这只是徒劳。

        “红月,没事的,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相信我。”仲间安慰着,然后朝她的方向伸了伸手,试图握住她的手,但还是没下得去手。

        仲间自己也不知道那句“相信我”是如果说出口,又是抱着何种心情说出口的。这很不负责,但现在真的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怎样都好,只要不那么恐惧,哪怕只是自欺欺人。

        “雪哥哥,我想回家了。”红月的声音闷闷的,一听就知道是趁着周围环境太黑而默默流眼泪。

        仲间又不会安慰人,况且现在的事情很让人没有头绪又烦躁,纵使这样,他还是很认真的再次说到,“红月,你会回家的,不光是你,我们所有人都会回家的。”

        “我们现在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明天所有事情就都会好起来的,好吗?”仲间的语气愈发温柔了起来,他就像在哄小孩子一样。

        “雪哥哥也睡觉吗?”红月问道。

        “你先睡,等你睡着了我再睡,这样你就不会害怕了,对吧?”仲间说到,然后将外衣脱了下来盖在红月的身上。

        “好。”红月小小的应了一声。

        红月可能可以睡的着,但他自己一定是睡不着的。在这种地方不时刻保持警惕怎么行呢?可以睡,但不可以睡着。

        星野先生断断续续的睡了一会儿,不知是幻听还是怎么的,四周总是会有一些声音。脚步声,说话声,有几次还有声音在喊他的名字。

        由于一路都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不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敢去察看,也不敢去回应。就连睡的时候也是坐着睡,并保持拿着剑的姿势。这样睡通常睡不熟,但也能确保在第一时间准确御敌。

        现在他什么也无法考虑,长时间处在过于安静的环境与无人交流使他开始不断产生幻觉和幻听。这是一个很不好的迹象。再这样下去他可能撑不了太久,必须快点找到其他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只要证明他还活着就好....

        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大概是天亮了。傅黄泉睁开眼,还是那泛黄的墙壁,灰尘的地面....如果这一切能像噩梦一样挥之即去该多好。可这是冰冷冷的现实。

        “钟六六?”傅黄泉唤了一声,但无人回应。那个熟悉的恐惧感又席卷上了心头。

        他的心猛烈的跳动了起来。

        他迅速翻身起来,但什么都没有——昨天钟六六躺着的那个位置,空无一物。包袱没有了,人也没有了。是谁?是谁在恶作剧吗?

        就这样没有了,又一个人就这样消失了。

        傅黄泉全身瘫软了下来,他像一摊烂泥卧在脏兮兮的地面上,但他的意识很清醒,脑中像被无数根针扎一般剧烈疼痛了起来,他剧烈的喘着气,好像肺被人掐住一般无法呼吸。

        “是谁!”傅黄泉使劲全身的力气喊到,“你是谁——给我出来——”

        安静的过道里,他的声音回荡了好几遍,然后像被吞噬了一样,回应他的是一片死寂。

        傅黄泉拖着身子迅速的爬向放在一边的,自己的包袱。他大力的将包袱打开,然后把里面的干粮一点点全部扔了出去。

        最后,他将水壶拧开,将最后的那些水全部倒在了地上——那些水一点点流了出去,触到地面上以后,缓缓的被灰尘吞噬,那些没有被吞噬的随着有些倾斜的地势流进了那些小水坑里。

        生命也全都流逝了吧?他这样想。

        结束吧,这一切。傅黄泉仰卧在地上,平静的看着高高的天花板,没一会儿他开始猛烈的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了什么笑,却笑得那么残忍.....

        天亮了啊。星野先生疲惫的坐了起来,明明睡的还不错,身体却很累,不,大概是心很累吧。昨天晚上后半夜他竟然睡着了,大概是实在太累了,不过好在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否则就真的再也见不到夫人了吧。

        星野先生随便吃了点东西,坏的消息是,水已经只够最后一天了。嘛,看来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吧,是生是死,就看今天了。

        星野先生乐观的想着,然后从腰间解了一直舍不得喝的澜音阁樱花酿,小小的抿了一口。如果死的话,死之前能见上夫人一面也好啊!神明大人,请您满足鄙人这么一个卑微的愿望吧...

        突然,不远处好像传来一个骇人的女性尖叫声。这个声音有一点熟悉啊?星野先生皱了皱眉,赶紧朝那个方向跑去了。

        “谁在那里?”星野先生大声喊道。

        他这一喊,那个尖叫声稍微停了一下,然后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是星野先生吗?”

        红月?

        “是我,你是红月吗?”星野先生继续朝着那个方向过去,又过了一道墙,总算看到了那个红色的身影。她看上去很不好,一副又狼狈又惊恐的样子。

        “请问,您是真的星野先生吗?”红月眼里含着泪,看到他不但不激动,反而有些害怕的不断往后退着。

        “我当然是...发生什么了?”星野先生有些搞不懂状况,想要帮她也不知道怎么去帮,因为根本近不了她的身。

        “雪哥哥被仲间吃掉了....”红月说着,眼中大颗的泪珠马上又掉了下来。

        “雪哥哥和仲间....不是同一个人吗?”

        “不是的...是坏的仲间把真正的仲间吃了.....”红月说着说着又崩溃大哭了起来,大概看到了什么可怕的场景。

        在星野先生又一次试图靠近的时候,红月转身就跑了起来,头也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