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三十六章.迷途(二)

作品:《 捉妖恋爱法则

        “雪哥哥,我们会不会永远被困在这里?”昏暗的过道里,回荡着红月甜甜的声音。红月喊仲间习惯喊他的代号,大概是顺口,又或者是单纯喜欢这个字吧。

        在此之前,仲间已经屏气凝神的趴在墙面上听了好一会儿,红月这一问便将他又从思绪中拉回了现实。

        “不会。”仲间淡淡的说着。现在唯一知道的是,这里是一个巨型的迷宫,大家可能都失散了,他刚刚听了很久,什么声音也没有,至少可以确认这附近是没有任何人的。

        现在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大家处于同一个位置,但由于某种原因而互不可见。第二种可能是,大家随机分散在某处,通过寻找还是可以相互找到的。

        如果是第一种情况的话,事情就变得有些棘手了起来。

        如何突破呢?突破口又在哪里?

        “有什么东西可以做标记么?”仲间问到。

        红月摸遍了全身能放东西的地方,还是什么东西都没有找到。他们现在只有两袋干粮和一些水。

        看来是没有可以做标记的东西,利器都在傅碧落和星野先生那里。

        “这样吧。”仲间略做思考了一会儿,随后将头绳解了下来,一头长发披散了下来。他将一根头绳撕成了好几段,然后在脚下留下了其中一段。

        这样做第一是为了做标记,第二是为了验证之前的第二个猜想。脑中又浮现起了那个浮雕,六人被框起来应该就是指他们六个人都被困住了,那一个人又是什么意思,其他的五人呢?现在是否有一个人在单独行动呢? 搜读小说http://m.soduso.cc

        “红月,我们走。多注意一下墙上或者脚下,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机关或者标记之类的东西。”

        星野先生独自一人走了好一会儿,却发现自己走来走去都在同一个地方打转。他索性停了下来,将背上的包袱随意往地上一放,然后坐在了包袱上。

        他从怀里掏出一些纸袋包好的辣锅巴,放进嘴里嚼了起来。“嘎嘣嘎嘣”的咀嚼声在这万籁俱寂的地方显得十分突兀,却又让人稍微安心一些——这里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心慌。

        星野先生拔出短刀,试图在墙上做一些标记,这样就不至于再走重复的路,但刀尖还未触到墙面,星野先生又将短刀收了回去。

        如果在短时间内连续看到自己做的标记,说不定会崩溃哦?星野先生想。

        又短暂的休憩了一会儿,星野先生调整好了心态,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也不知道夫人有没有收到他的信呢?但想到夫人一直会在家中等他,内心便重新燃起了希望。

        道路不应是用眼去看,而是存在于心中的。只要跟着感觉走,也一定可以走的出去,只是短时间内无法得到体现罢了。

        星野先生抖了抖包袱上的灰尘,再次将它甩到背上,像个孤独的英雄,独自向前去了。

        如果观察入微的话,可以发现:每个地面虽然都是一样的,但又都是不一样的——事实上每个地方总会有一些不同,比如地面的小坑,坑中的积水程度,墙面上细微的裂纹,它们都有着微小的区别。

        这些微小的区别就像是天然的记号,它们是非常自然的,不同于人为的记号那样让人紧张不已。

        “雪哥哥,你会不会把我吃掉?”身后,红月扯了扯他的衣角,怯生生的问着。

        “我为什么把你吃掉?”仲间又好气又好笑的反问到。

        “因为你是一只猫猫....”

        知道她是想让气氛轻松一点,但仲间毫不买账,“你那么小一只,给我塞牙缝都不够,我才懒得吃呢。”

        不知为何,这句话一直在脑海里回荡了起来。红月默默的跟在后面,这个迷宫里有着透骨的阴冷气息,冷的红月打了个哆嗦。

        仲间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这导致红月的脸和他的后背来了个亲密接触。这一下给她撞的眼冒金星,揉揉眼再一看,仲间转过来的脸突然变得狰狞又可怕了起来。

        “你们先走,我留个标记马上跟上。”傅碧落说着,然后掏出银匕首,往墙上刻着一个“白”字。刻代号更容易让自己人分辨出来。

        “我真是没人权呐,什么都要听你们两个小娘们的。”傅黄泉走在最前头,不满的叨叨着。一直往右走,这万一出口正好在左边怎么办?

        “谁让你姐姐在这里呢,你不是听两个小娘们的,是只听你姐的。要是只有我和你两个人,你才不会听我的呢。”钟六六好意提醒着他说错的地方。

        “姐,其实我们可以试试打乱顺序走的,反正你也有做标记不是么。”傅黄泉头也不回的问道。

        但不同于之前傅碧落每次都很快回应,这次却迟迟没有听到她的声音。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姐?”傅黄泉略有些迟疑的回头看了过来,身后却只有钟六六一个人。

        不对啊,傅碧落又不是第一次做标记,按照之前来看,她这个时候应该跟上来了才是啊。

        钟六六也懵了一会儿,但马上往后跑去。

        经过一个拐角以后——他们刚刚经过的这一面墙,根本没有做标记。墙还是原来的那面墙,地也还是原来的地,但傅碧落却不见了。她就这样生生消失了,宛如人间蒸发一般。

        明明一切都看似那么平淡,却让人在无声中恐惧与崩溃。

        钟六六因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而全身打抖了起来。可笑的是,她方才还说着诸如“要是只有我和你两个人,你才不会听我的呢”之类的言论,现在就真的变成只有两个人了。开什么玩笑啊?

        就像被恶作剧了一样啊。

        傅黄泉不断摩挲着那面本应留了标记的墙面,动了动微微颤抖的唇,却始终说不出一句话。

        “傅黄泉,我们可能惹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很有可能我们所有人都出不去了....”钟六六低声啜泣着,未知感使她恐惧,现在就连最可靠最有安全感的碧落姐也不见了,她现在真的连迈出去一步的勇气都没有了。

        “你为什么不看好我姐?”傅黄泉的声音低沉又沙哑,显得十分可怕。

        “她说她去做标记,而且我哪里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钟六六突然有种有口难辩的无力感,这个原因大概是因为的确她也有点疏忽了,“我们刚刚明明还很轻松不是吗?就在之前我们还在开玩笑啊。”

        “不。”傅黄泉几步走了过来,按住她的双肩,他的双眼充满了血丝,几乎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你难道不是和她一起走的?你们并排走着不是吗?就算她做标记,你也是可以看好她的!”

        “那都怪我好了。”钟六六直视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的用力说到,“反正你也没有什么用,你知道吗,我只想要回我的碧落姐。虽然我与她相处的时间和你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但我早就把她当我的亲人了。我与你的绝望几乎一模一样,并不会差多少。”

        傅黄泉保持着与她的对视了一会儿,纵使他们的眼中闪烁着相同的东西,但还是会将彼此刺的遍体鳞伤。傅黄泉松开了她的肩膀,起身就要继续往前走。

        “你真的要自己走吗?”钟六六闷闷的问道。

        “如果你不打算跟过来的话。”傅黄泉微微向后扭头,他在逐渐平静下来。傅碧落于他而言非常重要没有错,但如果还是没法克制自己的情绪的话,姐姐也会不高兴的,嗯。

        钟六六疲惫的扶着墙站了起来,慢慢的跟了上去。

        “傅黄泉,我们最好保持距离,保持说话的状态。”钟六六说着,“现在我们只有两个人,如果再因为小脾气而闹什么别扭的话,那就真的完蛋了,我们现在只能自救了。”

        “嗯。”傅黄泉点了点头,“那我们就一直聊天吧。我就不信聊着聊着人还会又消失一个不成。”

        “啊——”昏暗的过道中回荡着一声尖锐的叫声,红月被仲间那张扭曲的脸吓得跌坐在地,不断支着身子后退着,而那张脸却越来越近,越靠越近.......

        “红月!红月?”是仲间急促的呼唤声从耳边传来,眼前的空间好像突然扭转了一样——那个模样可怕扭曲的仲间不见了,她的面前明明是那个正常的仲间,这个仲间正一脸关切的看着她。

        “红月,你怎么了?你刚刚叫的很大声。”仲间皱了皱眉,抓住红月瘦小的肩,轻微的晃了晃,“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雪哥哥?”红月双眼迷离的看着眼前的人,如梦初醒一般,“我好怕,刚刚你好可怕,你要吃了我。”

        “噗嗤——”仲间忍不住笑了出来,“红月,我真不想吃你,而且你都化形了,开智了,我是绝不会吃你的。”

        “真的?”红月眼角挂着晶莹的泪花,一副想信又不敢信的样子。因为刚刚太真实了....再加上刚刚又和仲间讨论了关于“猫吃鱼”的问题,她开始有些后怕了。

        “嗯,真的。”仲间十分肯定的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