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九章.自来熟和中二病

作品:《 捉妖恋爱法则

        傅黄泉可没有逃跑,他真的跑去沏茶了。要问他为什么这么怕姐姐,那可是绝对机密!反正,以后你们大家就知道了,怕姐姐有什么好丢人的呢,怕姐姐,是一点也不丢人的事儿!

        “叮....叮...”傅黄泉端着放了三杯茶的托盘,杯子与杯盖的碰撞发出有规律的声音,回西厢房的路才刚走一半,就撞见了提着葫芦一脸狼狈的仲间。只见那家伙一见到他,几乎横着就走过来,不由分说的从他托盘上拿走了一杯茶。

        “哎!”傅黄泉都没来得及说什么,仲间端着那清茶,对着杯里头吹了几下,随后仰起头几下“吨吨吨”就给喝完了。

        “好茶,好手艺。”仲间喝完了茶感觉舒服多了,咂了咂嘴,随手将空杯放回了原位,就转头走了。

        傅黄泉看着那空杯欲哭无泪,但又不能再回去重沏一杯,还能如何,自己就不喝了呗!命苦,真命苦。想他一个穿越人士,混到这步田地,也是够衰的.....

        “我们姐弟俩平时都住外头,在客栈里。不是不想住家里,我们和那糟老头子关系不好....”傅黄泉刚进门就听到姐姐在说家里的事儿,他刻意将茶稍稍带了点儿力道放在桌子上,以表示他回来了,甚至有点不高兴。

        “黄泉,你也坐过来吧。”傅碧落朝一边儿的傅黄泉招招手。

        傅黄泉就不情不愿的坐了过去。俩大妹子聊天,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凑什么热闹啊?这要是聊到什么恋爱话题,那还不尴尬死。

        “我们两个,平时委托都是形影不离的,我擅长格斗,黄泉又精通医术,也算是非常好的搭档了。”

        “要说起格斗,澜音阁其实还有一个人,他的剑术精妙绝伦,我曾和他比试过,虽然实力好像相差不大,但他总能以巧致胜。”傅碧落说起此人,眼中满满的都是敬佩与崇拜,随后又转过来问钟六六,“你知道他吧?”

        “我不知道,”钟六六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和我师兄来这里没几天,对这里的一切都不太熟。基本上只认识阁主和云仙。”

        “噢.....没关系的,”傅碧落解释到,“事实上大家都是如此,时间长了就熟悉了。那位先生姓星野,是位日本来的武士先生。以后也会有机会见到的~”

        “这样么,那还真是很期待啊。”钟六六听傅碧落这样一说,突然就对那位星野先生感兴趣了起来,因为此时在她的心中,傅碧落已经是挺厉害的人了,竟然还有一位日本的先生比她更厉害。

        “也就一般般吧!”傅黄泉在一边不屑了起来,不是他对那位先生本身不屑,而是听到姐姐这样吹嘘着,心里有点儿不服罢了,“我来告诉你吧,那位先生可没有那么厉害,也就喜欢耍耍剑玩玩刀,平时喝点儿小酒,而且啊,星野先生的老婆可是从来不允许他喝酒的,他呢,就来这边偷偷的喝...”

        “黄泉,又想被星野先生用刀柄敲脑壳儿了么?”傅碧落虽然这样说着,却是一副宠溺的神情。

        钟六六看了,羡慕的说到,“你们的感情真好啊!不像我和我师兄....我师兄有的时候就像个呆子一样......”

        “不是的,六六。”傅碧落一本正经的看着她的双眼,认真的说到,“你师兄绝对不是呆子哦,你受伤昏迷以后,你师兄的状态非常不好。他是真的真的非常担心你的,怎么说呢,我觉得你在他的心里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钟六六听了傅碧落这一番话,眨巴了几下眼,一副想信又不太敢信的样子。

        “时间会告诉你一切的。”傅碧落见她还是不太相信,便也作罢了,“黄泉,我说累了,你把你沏的茶拿来给我喝,也给钟六六拿来喝一些。”

        傅黄泉便端了两杯茶递了过来。

        二人喝着茶,傅碧落见傅黄泉仍呆坐了既不说话也不喝茶,便问道,“咋的,你的茶呢?还把自己的给忘了不成?”

        “我的?”傅碧落反问了一句,然后赌气的甩过头去,闷闷的说到,“我的在路上被野猫给喝了。”

        “野猫?”傅碧落和钟六六异口同声,这里头哪里来的野猫.....只是这家伙又不肯说实话,又独自生闷气,惹的傅碧落又气又笑,“得了,那你就不喝了,平时不是话多的很么,来陪六六聊会儿天罢,我去帮云仙干活了。”

        “姐~”傅黄泉又无奈又没得办法,只得目送着傅碧落离开了。

        “碧落姐再见!常来找我玩呀!”钟六六朝门儿那边挥了挥手。

        傅碧落走后,空气又尴尬了起来。傅碧落人性格好,又随和,和谁都聊的到一块儿,她这一走,留下两个见面就吵的,那能不尴尬嘛。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僵持着,互相等对方说话。他不说话,她也不说。明明都是话多的人,碰了面反而没话讲,也倒是一件趣事。

        “你倒是介绍一下自己呗...”钟六六实在忍不住,憋出了这么一句。

        “你咋不介绍自己呢,搞得我认识你似的。”傅黄泉一点也不让步。

        “啧...瞧瞧你那样儿...”钟六六忍不住吐槽着,这还是不是个男的啊,这么小度量,跟女生说话都不让着点儿的。罢了,这家伙也就在姐姐面前乖乖牌,指望他让步,那可比登天还难。

        “那我先说吧,谁让我大度呢。”钟六六边说边夸了一遍自己,“我吧,没什么故事。从小就失去了双亲,连父母长什么样也不记得了,基本都是靠乞讨为生,好在这边的人都心地善良,不然世上可就没有我钟六六了。后来再大了一些,我就去给人干活了,吃了不少苦,再后来遇到了我师兄和师姐,也算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转折点吧。”

        “想不到,你也是经历过很多苦难的人嘛。”傅黄泉点点头,感叹着,“不过,那又怎样呢,就算这样,你也只是配角吧,最后只有主角才能真正的成功,活下来,然后成为走上巅峰的最强者,那个男人——就是我。”

        ........钟六六嘴角抽搐了几下,谁能告诉她,这个人在说什么胡话?

        “我刚刚是不是应该问问你姐姐,你的脑袋...是不是有点问题。”钟六六毫不掩饰的吐槽着,“你怎么就这么确定你就能走向巅峰呢,你就这么确定你能活到最后啊?”

        “不是确定不确定啊。”傅黄泉一本正经的说着,“因为我是穿越来的,一般情况下穿越来的那就是主角,所有故事都是围着主角转儿的,那主角肯定就巅峰了,就不死了啊。”

        “行....”钟六六懒得和他计较,这个人就算脑子没问题,那也坏了一半了,“那你就做着你的美梦吧,我不打扰你了。”

        “这不是美梦。”傅黄泉纠正着她的说辞,“这是事实!事实如此!”

        钟六六懒得继续理他,索性钻进被子里,看都不再看他一眼。笑话,主角主角,主角那得是非常强的人,照她来看,再怎么着也得是他姐姐傅碧落呀,他一个治病的,凑什么热闹.....

        “行,你不信拉倒。”傅黄泉看她钻进被子里,干脆他就也走了,走之前还学着傅碧落的语气说到,“时间会告诉你一切的。”

        呸。这个人真讨厌,不想再见到了。钟六六狠狠地闭上眼睛。但钟六六忘记了,其实自己内心真实的感觉是,这个人有趣极了,想要再多多了解一些才是,只是不太好开口罢了。

        毕竟,她也没见过几个男性,慢热又腹黑的是师兄,平时温和内心却藏着暴躁猛兽的是阁主,这个傅黄泉,反倒没有什么心机,有什么都挂在脸上,这点却和她极像,都给人有趣又真实的感觉。事实上,他的姐姐也是如此,给人一种相处起来很舒适的感觉。

        能交到这样的朋友,也真是一种幸运啊~钟六六感觉到身心舒畅~澜音阁,真是个好地方呢~突然就开始期待和这里的大家以后发生的故事了。现在的她,可以绝对信任的人已经不止仲间了吧!

        想着想着,钟六六感到一阵睡意袭来,反正现在也无事,干脆也就睡觉啦~

        仲间痛痛快快洗了个澡,把身上所有的味道都洗了去,他还真是头一次洗这么长时间的澡,没办法,毕竟那洞里实在是.....不,他不要再回想那个可怕的地方了。

        正来桌子上拿点心,就瞧见小食盘子边上放了一打钱币。噢,这个大概就是委托的钱了罢。他抓来一数,是个不小的数目。在钱币的最下面还放了一小张纸,仲间拿来一看,上面用娟秀的字迹写着:双倍工钱以外的部分,给钟六六买点好吃的。

        噢,倒还挺贴心的。

        行。一会儿他就出去买点儿好吃的犒劳犒劳那丫头,毕竟,她伤的太重了,吃不到什么好吃的怎么行呢。

        这样想着,仲间就麻利的去穿衣服了。买了吃的,回来顺便把水晶葫芦还回去。蓝蝶的孩子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还是要好好商议一下才是,必要的时候,可以问问易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