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八章.笨蛋傅黄泉

作品:《 捉妖恋爱法则

        仲间受钟六六所托再一次来到了醉烟楼下。蓝蝶已除,醉烟楼的上空也不再笼罩着厚重的乌云了。几个官差在醉烟楼大门口正准备贴封条。

        “官爷,这就上封条啊,这么勤快。”仲间假装不经意的路过,上去搭话了。

        “是啊,没事儿一边儿去,这里头邪乎着呢。”其中一个官差正量着大门的尺寸,头也不抬的给他说到。

        “官爷,您也知道这里头还邪乎着。”仲间从腰间拿下水晶葫芦在几个官差面前晃了两下,“我是个捉妖师,各位通融通融让我进去看看,我去把那邪物除了,否则这块儿都不会安宁的。”

        几个官差见他一脸诚恳并不像是撒谎,便商量了一会儿,然后允许他进去了,“搞快点儿。”

        仲间此番进去,这里头所有窗户上的布已经全部被拆干净了,阳光从外面打进来,照亮了许多细小的尘埃。根本无人知晓,这里曾经有一位最美丽的舞姬,她的另一个身份仅仅是一个可怜孩子的母亲。这整件事情谁对谁错,又不是常人好去随意评判的了。

        从哪里下去呢。现在使用暴力固然不是好的选择,还是先找找哪里有什么机关吧。

        仲间迅速将一层所有能摸能移的东西通通摸了移了一遍,除了收获了一手灰,啥东西也没得到。

        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外面的阳光透过地上的瓷砖反射到他眼睛里,照的眼睛刺疼,这时他发现靠墙的一块瓷砖貌似和其他所有瓷砖不太一样——一层的地上全是落尘,那块瓷砖又是靠墙,理应落尘更多,可只有那块瓷砖是比较干净一些的,应该是经常被人使用。使用?

        仲间狐疑的走过去,那块瓷砖光是周围就看着有些松动,他俯下身来拍了拍那块有些醒目的瓷砖,“哐哐哐。”是很清脆的声音,下面应该是空的,估计就是这里没错了。

        他用左手握住右胳膊,将力量集中在右猫肘子上,带着不轻不重的力道往那上头一敲,“咔。”那瓷砖就翻了起来,下面是黑漆漆的一个狭窄通道。

        还没靠近,里面的腐臭味就熏的仲间头晕脑胀。该死的,这是吃了人吗,这么难闻。仲间将身体塞了进去,里面的味道更浓郁了,他越发相信自己的猜想了。洞口尚宽,越往里越狭窄,有的地方更是刚好一人宽,仲间有点儿庆幸自己今天没吃早饭,要是吃饱了估计真的过不去了。

        里面又冷又潮湿,难闻的味道越来越浓重,前方出现了一团蓝色的发光物,似是蓝蝶的那些见光就死的夜蝶。与那些攻击型的似乎不一样,这些夜蝶正在发光发热,它们在保护着里面的孩子,好让他免受洞里寒气和潮气的侵蚀。

        突然他的手碰到了一块尖锐的硬物,仔细一看,竟然是半截手骨。蓝蝶这家伙,竟然给孩子也吃人的。仲间继续爬行了一小段距离,试图用手去驱赶那群夜蝶,夜蝶任他驱赶都纹丝不动,仿佛知道主人已经死去,守护主人遗孤成为了最重要的任务。

        “咳咳咳。”仲间被蝶翼上的鳞粉呛了几下。不行,空气太差了。他从腰间掏出水晶葫芦,因为里面还有钟六六吸进去的紫蝶,所以葫芦还是有一些法力的。

        区区几个夜蝶,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大问题,两下就给吸进了葫芦。吸完了夜蝶,眼前的一幕让他有些发懵,这孩子....完全就是蓝蝶魔化模样的小一号版。除此之外,才这么小,它身上的妖气就很浓重,如果不引上正途,将来恐怕......

        这孩子,根本没办法留着啊.....仲间伸手过去,试图要掐死这个孩子。它还小,根本没有反抗力。他只要稍稍一用力,就可以马上了结这一切!蓝蝶的死和他们脱不了干系,如果收了这个孩子而不是杀了它,那么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手指上的一阵痛楚传来,仲间触电了似的赶紧收回了手,竟然被这娃咬了一口。

        他再看去,那孩子竟然咧着带有同样骇人口器的嘴笑了。这个笑容,又恐怖,又带着一点....可爱?

        啊....他是不是不该这么想。它毕竟只是个孩子。仲间借着洞里的腐臭味好好冷静了一番。

        对,它是个孩子,它现在就是一张白纸,是单纯的存在。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把这份力量往正道上培养呢?如果她本属于邪恶的孩子投奔了光明,那么也可以算是为蓝蝶所做的这些错事赎罪了吧。

        想通了后,仲间便拿着水晶葫芦将那孩子收了进去。

        蓝蝶的事,也算了结了。

        待他从洞里钻出来再盖上那块瓷砖,走出了大门口的一瞬间,他发现整个醉烟楼都消失不见。包括刚刚门口的那几个官差,只要和醉烟楼有关的一切,全都消失殆尽。仲间随便去问了几个路人,发现竟然没有人知道这里曾经有一个叫醉烟楼的地方。

        仲间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随后释怀的笑了。

        钟六六昏睡了一会儿,没多久就被叫醒了,她睁眼一看,是傅黄泉端着药进来了。

        “咚。”傅黄泉将药放在她枕边的小桌子上,就头也不回的要走。

        “等一下!”钟六六及时将他要迈出去的脚步喊停了,“你让我怎么喝啊?”

        “咋的了,还要我喂你啊?”傅黄泉转过身来,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这是古代,你是女的,我男的,男女授受不亲懂不?”

        “......”钟六六死死的瞪着眼前的那个臭屁男,要是有将人瞪死的能力,恐怕这人现在已经死了一百次了,“那你就把药和我放在这晾着?”

        “得嘞。”傅黄泉撇撇嘴一屁股坐到她床边来,“本大爷给你喂就是了。”他端起那碗尚温的药汤,舀了一勺就伸到她嘴边,并努了努嘴。

        “你这个人好奇怪啊。”钟六六张嘴接下那满满一勺,就被苦到龇牙咧嘴,“好苦啊,你拿马尿熬的吗!”

        “你说什么?”傅黄泉瞪大了眼睛,一脸无法置信的模样,“我好心好意拿我珍藏的草药给你熬药,你竟然说是马尿!”

        “因为你很臭屁!我一般不和其他人这样说话的!”钟六六嗞龇牙,一脸“你看我不顺眼也不能拿我咋样”的表情。

        “钟六六,”傅黄泉突然严肃了下来,“老实说,你是不是也是穿越来的。我看你很奇怪,言行举止和身体根本不符。”

        “啊?什么穿越来的,你才是穿越来的吧!”钟六六越来越听不懂这厮究竟要表达什么,“而且!你才言行举止和身体不符呢,我记得你还经常说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话!”

        “嗤。”傅黄泉不屑的嗤笑了一声,“你还真听不懂啊,真是白浪费我表情。还有,你说对了,我的确就是穿越来的。”

        “黄泉,你又说那些奇怪的话了。”外面传来了傅碧落的声音,傅黄泉马上放下碗,就像条大黄狗一样黏了过去,“姐姐~”

        这个人.....喜欢姐姐么。钟六六见状,心底一阵恶寒。还真是苦了傅碧落了,一个正常女孩子,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奇怪又臭屁的弟弟,这俩不是亲姐弟吧!

        “钟六六,真的很不好意思,他经常说一些奇怪的话。”傅碧落端着刚煲好的鸽子汤进来,而傅黄泉则伸长了脖子,对着那碗里冒出来的热气一阵猛嗅,恨不得鼻子和嘴都要碰到那碗鸽子汤了。

        “黄泉,给我老实点。”傅碧落被他惹的有些生气了。

        “知道了姐姐。”傅黄泉马上站直了身子,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六六,这是我炖的,你喝完了药一会儿尝尝。”傅碧落将那碗香喷喷的鸽子汤摆到了药碗旁。

        “啊,谢谢!您真的太厉害了,什么都会!”钟六六连忙道谢,随后使劲吸了一口汤的香气,对着一边馋的不行的傅黄泉眨了眨眼。

        那边傅黄泉气的牙痒痒,迫于姐姐在边上,又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哈哈哈..找到了~傅黄泉的软肋就是他的姐姐。这个大蠢蛋,平时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原来一碰到姐姐就焉了啊!

        “六六,这段时间你好好养伤,平时我们没有委托的话,都会来陪你的。”傅碧落捋了捋裙摆坐在她床边,然后抓住她放在一边的手,柔声的说到。

        “嗯,谢谢你碧落,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才好。”钟六六说到,随后又饶有兴致道,“可以说说你们的事吗,正好现在无聊,我们好好了解一下吧!”

        “好。”傅碧落应到,“反正今天没有什么事,我就陪你一整天,和你说一整天的话。”

        一边的傅黄泉一听,马上不乐意了,试图偷偷的从后门溜走,但傅碧落似乎早有防备,“黄泉,不许走,怎么这么没有礼貌?”

        “我知道的,姐姐!”傅黄泉瞬间打起了二十倍的精神头,“我不是溜走,我是怕你们说一整天的话,嗓子说哑了,我去给姐姐们沏壶茶呀!”

        “嗯,你有心了,去吧。”傅碧落摆了摆手,遣他去沏一壶茶。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