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十六章.幽蓝之影(蓝蝶自传)

作品:《 捉妖恋爱法则

        我叫蓝蝶,是一个美艳的蝶妖。

        我总是在天地间自由的飞翔着,也从未曾想过,我有一天竟然会为了一个人类男子而放弃一整片花园。

        我们的相遇就像是上天的安排一样,我也自始至终这么认为着。

        那一天我在花间嬉戏,而那个人闯入了我的花园。啊,说闯入会不会有一些突兀呢?我并不是指他很粗鲁,而是想说,他的到来是使我惊喜的。

        那个人看到我的时候,眼中是散发着光芒的。他一定是很喜欢蝴蝶的,我可以确定。他在离我不远处支起一张小桌子,拿着笔墨在纸上写了什么。我飞过去落在他的肩头。

        我不识字,但那纸上的字苍劲有力,分外好看。当我知道它是“蝶”字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亲了。

        他是个书法家,以卖书法为生。家境不算宽裕,但也过的不差。我们的恩爱羡煞旁人,街坊邻居都说我们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教我识字,我为他跳舞。他从没问过我是从哪来的,也不在乎我是什么人,但是他是那么的爱我。我打算就这样瞒下去。

        不久,我怀了他的孩子。这使我感到幸福,同时,我又十分担忧。是的,我怕我的孩子模样古怪,会吓到他。我无法想象他面对孩子的时候是何种心情。

        但我又抱有一丝希望,他这么爱我,就算孩子是个怪物,他也一定会接受的吧。如果他接受了这个事实,那我就把一直瞒着他的身份也告诉他,他一定也会原谅我,然后我们继续幸福的在一起吧。

        我无法知道未来的事。但肚子里的孩子是不会让我做选择的。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它还是出生了。

        我至今还记得他面对我的孩子时,那惊恐的眼神。他吓坏了,吓得坐到了地上支支吾吾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他不应该这样的。这个世界上漂亮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就算丑一点又怎样呢? 一秒记住m.soduso.cc

        我的孩子,不应该受到这样的伤害!它只是长的难看了一点,但它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它是....你的孩子啊!你看到的它,虽然是丑陋的,但它明明在对你笑!

        我对他吼叫着,我因为绝望和愤怒,额头上长出了尖锐的触角。

        他更害怕了,他冲了出去,想要逃走。这一刻起,我明白了。男人所有的山盟海誓,一定都建立在漂亮的基础上。漂亮的东西,太虚伪了!我有了这样的念头后,好像有什么力量从身体里迸发了出来。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坐在一摊血水里,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而他的身体静静的躺在我的面前,再也没有了呼吸。

        我几乎崩溃了。这不是我想要的!我竟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丈夫!我杀死了我那刚出生孩子的父亲!我头痛欲裂,我的背后长出了巨大的蝶翼。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我,一切都回不去了。我崩溃的大哭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断的重复着,不断的重复着,屋里的孩子听到我的哭声,也开始大哭了起来。我对不起的,真的只是他吗?我对不起的,明明还有我的孩子。

        大雨滂沱,却洗刷不了我的罪孽。

        为了不忘记他,为了永远和他在一起,我把他吞食了。

        之后我好像变成了一个没有思想的躯壳。我把屋里的孩子抱了起来,亲吻了一下它皱皱的脸庞。他的血迹沾在了孩子的脸上,我却笑了。

        我们还是一家人,永远都是,不是吗?我现在可以连带着你的一份爱一起扶养我们的孩子。你放心,我们的孩子它一定会健康长大的。

        我抱着孩子离开了这个地方。现在的我看上去也是那么的丑陋,这样也好,这样的话,我的孩子就不是最丑的那个了。

        大怪物抱着小小的怪物,去寻找一个可以容身的地方。

        我寻找了很久,最后我选择了醉烟楼。我在醉烟楼的地下挖了一条隐蔽的通道,把孩子藏在了里面。那个时候,我已经可以收敛我可怕的触角和巨大的蝶翼了。我很美,甚至比以前更美。

        我成为了醉烟楼最美的姑娘。所有男人都为我折腰。

        每天都有无数人一掷千金只为了我的一支舞。但我并不快乐,我怀念以前和他相濡以沫的时光。可我亲手摧毁了一切。

        有一天,醉烟楼来了一个和他一样温柔又有才情的男人。可这个男人并不是他,我起了恻隐之心,我要试探他一下。

        就在我跳完一支舞以后,我用妖力将自己丑陋的样子给那个人看。

        “你怕我吗?”我那么的可怕,却又那么的温柔。

        那天,我再次看到了同样惧怕的表情!于是,我把那个人也杀死了。我不仅把他杀死了,我还将他的身体放进了地下的通道里。我的孩子把那个人吞食了。

        后来,我杀了很多男人,因为他们都无一例外的露出了那仓惶的表情。

        外头传起了各种各样关于我的流言,但没有一条是真实的。没有人能够理解我的痛苦,以及我孩子的痛苦。

        唉,罢了,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