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388 你也太不靠谱了

作品:《 末世幼稚园攻略

        虞朝暮茫然的看着脚下的青草地,身周是一望无际的旷野,旷野远处有个很大的营地,营地外面,有人在排队登记进入营地。

        虞朝暮左右看了一眼周遭的坏境,腰间的位面手机震动,她拿出来一看,

        【x:出了点故障。】

        虞朝暮心中“咯噔”一下,赶忙回短信,

        【虞朝暮:什么故障?】

        【x:您被传送回了多年前,也就是说现在,距离沈澜死亡还有好多年时间。】

        【虞朝暮:……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不是只要过来捅沈澜一刀,完成交易就好了吗?】

        【x:对,但是送你回溯时空的阵法出了点小故障,这不是跨位面传送,这是跳跃前世今生,所以…比较复杂,原因还在排查。】

        【虞朝暮:那我现在怎么办?多年是几年啊?你的意思是我要在我上辈子待上好多年的时间,才能杀了沈澜?还不能提前杀了沈澜。】

        【x: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虞朝暮:你也太不靠谱了,那我现在不能说话,不能用真面目示人,不能告诉任何人我的名字,不能去找我的本体,就这样在这里待好多年?】

        【x:对!】

        【虞朝暮:我的妈呀,好多年到底是几年?谁能保证不出一点差错?】

        【x:出了差错就要尽量修补,不是不让您出一点差错,而是尽量少出差错,具体好多年是几年,我现在还在收集数据中,等统计完了就知道了。】

        虞朝暮有些泄气,带着面具,一屁股坐在地上,皱着眉头想着漫漫好多年,自己该怎么小心谨慎不出错漏,然后杀完了沈澜,平平安安的回到下辈子的重寒煜身边去。

        【x:要不然,您要是觉得日子实在难熬,买点儿醉生梦死喝吧,时间会稍微过得快点儿。】

        【虞朝暮:醉生梦死又是什么?】

        【x:酒!】

        【虞朝暮:不喝了,难受,好多年的时间,还不知道发生些什么呢。】

        虞朝暮拿着位面手机,正在和系统以命易命板块负责人x聊天,脑海里的游戏地图边缘,突然奔涌过来一大片红色的点点。

        她赶忙在草地上站起身来,听着远处的营地发出类似防空警报的呜呜声,转头看向地平线的方向。

        有一大波的变异怪来了。

        营地里迅速开出了一长串儿的吉普车,很多幸存者还没来得及进营地的,也被营地里的人,给聚拢到了营地外面的安全地带。

        一辆吉普车直接朝着虞朝暮冲过来,她定睛一看,开车的人是重寒煜!

        不是,是她上辈子的那个重寒煜,不是她认识的那个重寒煜…有点儿乱。

        总之,这个重寒煜并不认识虞朝暮,飙着车从她身侧冲了过去,身后跟着的一串车亦然,有人在疾驰的车子里,伸出脑袋来,冲虞朝暮喊道:

        “速去营地附近躲避,不要挡道。”

        冲她喊话的人,虞朝暮是认识的,大胡,只是这个大胡不认识虞朝暮!

        一串车子扬起尾气,从虞朝暮身侧冲过,她在汽车轰鸣声中,黑裙飞扬,长发被风扯得笔直,她面无表情的拿出位面手机来,给x发信息。

        【虞朝暮:现在什么情况?我正站在一处营地外面,重寒煜刚才带着大胡他们迎怪去了。】

        【x:资料统计上说,这处营地是重寒煜建的,他在这处营地的后面,有一座城,叫青龙城,是未来的青龙大城的雏形,目前有人口约数百万人。】

        【虞朝暮:青龙城的雏形?那我不是离了湘城十万八千里?】

        【x:对,这辈子的您,还在宫罗城,和沈澜在一起在发展,而湘城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虞朝暮:我能跑去“我”面前,跟“我”说,让“我”离开沈澜吗?】

        【x:您觉得以“您”的性格,“您”会信您的话,还是“您”会把您拿着剑砍一顿?更何况,您什么都不能做,不能改变这辈子的历史轨迹。】

        【虞朝暮:我什么都不做……我杀怪可以吗?我去偷偷看一眼我儿子可以吗?不然这么多年时间,我怎么打发?】

        【x:必死的怪和人,您可以杀,但没到时候死的怪和人,您不能杀,至于您的儿子…想必现在还没出生,即便出生了您也不能去看。】

        【虞朝暮:什么才是必死的怪和人?】

        【x:比如,和重寒煜对上的怪,必死无疑,这种就可以由您代劳了去杀,但很多怪,现在不能死,因为需要发展壮大之后,去影响整个世界的局势,有些势力该发展,有些势力要被这些怪灭掉,您不能影响这辈子的大格局,否则怕是因为蝴蝶效应,会等不来重寒煜和沈澜的最后一战。】

        【虞朝暮:我好像懂了,意思就是,我可以抢重寒煜的怪,因为和他对上的怪必死,我就只能抢他的怪,其余人的,我不能抢。】

        【x:对!】

        【虞朝暮:重寒煜要打的仗,我可以打,重寒煜要杀的人,我可以杀?】

        【x:对!】

        既然如此,虞朝暮找到了个打发时间的去处了,她赶紧转身,飞身跟着重寒煜的车队跑。

        大胡在其中一辆车里,看见身后贴着地面飞的虞朝暮,“卧槽”一声,赶紧的拿着对讲机,对车队里的人喊道:

        “你们快点看,我们车队后面跟了个女的,她是不是贴着地面在飞?!”

        众人纷纷从后视镜看去,果然看见虞朝暮一袭黑衣黑裙,贴着地面紧跟在车队后面。

        头车里的重寒煜,眼神淡漠的扫了一眼后视镜,将注意力放在了对面奔涌而来的变异牛群上。

        他刚刚停稳了车,从车子里出来,一怔,面前落下一人。

        那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啊,宛若从天而降般,黑色的长发在阳光下散发着微红的光,黑色的斜襟古装,散发着点点隐约的银色,脸上银色兽头面具,在和熙的光线中闪烁。

        她仿佛不经意的飞身落站在他的面前,也是眼神一愣。

        怎么就落在重寒煜的面前了?计算错误,计算错误!应该提气再飞远一些,直接飞进变异牛群里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