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267 她不要他了

作品:《 末世幼稚园攻略

        虞朝暮没听出来重寒煜的意思,她转身,看着死了遍地老鼠的过道,对重寒煜说道:

        “老鼠杀完了,我去卖尸体。”

        她转身,从重寒煜的手里,将自己的手抽出来,开始一只一只的卖地上老鼠的尸体。

        而就在这片黑漆漆的过道之外,沈澜手里握着虞朝暮的青焱,静静的坐在一片废墟之上,地上是一只只死去的丧尸,远处站着一个个死里逃生的活人。

        地下商城四通八达,面积很大很大,还有地铁与无数个地下商圈相连,甚至在这个地下,还有医院与不少的培训教育机构。

        他们落下来的地方,便是那几千个发出求救信号的幸存者生活的区域。

        此时,中心广场上的天色已经大亮,广场上的丧尸,已经被上面的人清理了干净,地底,赵波光也被人挖了出来,他受了点小伤,不过徐良给了他药,不碍事。

        队伍里的人,正在清点幸存者的人数,掉落到塌方里来的丧尸,也尽数被秒干净了。

        只是沈澜沉默了下来。

        他一直盯着手里的青焱,看得出了神。

        赵波光好几次走过来,想跟沈澜说说话,但是看他那个样子,拿着重寒煜妹妹的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一秒记住m.soduso.cc

        反倒是在赵波光再一次走过来之际,沈澜自己开口了。

        他坐在废墟上,有一束光从塌方的洞口倾落下来,将他笼罩在光中,他缓缓开口道:

        “我以前对不住一个女人,她爱我,胜过爱她自己,她护我,披荆斩棘,走过刀山火海,可是我把她弄丢了。”

        红色的衣,裹在沈澜修长的身型上,他的身材不是属于重寒煜那种伟岸精壮型的,相反,有种让人很柔和,很舒服的清隽高瘦感。

        红色的衣摆铺在乱石上,沈澜抬头,看着赵波光,执拗的看着他,说道:

        “知道吗?她死之前,曾经说过一句话,她说她不要我了,她不要我了,所以她不愿意回来了,我知道错了,可是她不愿意回来了。”

        “你在说什么?”

        赵波光看着沈澜这个状态不对,他上前两步,对坐在碎石上的沈澜说道:

        “沈队长,现在任务为重,你究竟怎么了?”

        “任务?”

        沈澜听到这两个字,突然笑了起来,是那种仿佛听了个很大的笑话般,有种啼笑皆非的笑意,他缓缓的抬起手中的剑,用青焱剑尖指着赵波光,眼神冰冷中,宛若淬了毒一样,扭曲道:

        “这些人的死活,其实从来都跟我没关系,我呵,玩玩而已啊。”

        他一个活了这么多年的老怪物,对这些宛若蝼蚁一样的普通人,其实根本无所谓,是赵波光说的,这次任务要跟重寒煜一起做,他是为了杀虞朝暮来的!

        不…其实,也不是为了来杀虞朝暮,就是想看看她,上次她被他打伤了,他看看她好了没有,然后呢?然后继续追杀虞朝暮,继续看她恼羞成怒的样子。

        沈澜觉得追着她杀,看她千方百计的护着重寒煜,又看重寒煜怒火冲天的回护着她,好像还挺能消磨时间的。

        虞朝暮总能让他想起一些尘封在记忆深处的片段,想起曾经那个爱他的女人,想起那个为他赴汤蹈火,连命都可以不要的女人。

        而后看着重寒煜,为了她一次次的动怒,也让沈澜觉得很是稀奇。

        上辈子那个骄傲自矜的重寒煜,也会有为了妹妹发脾气的一天?

        每每如此,沈澜觉得伤害虞朝暮,用来激怒重寒煜,也变成了一种很快乐的事情。

        是,说他心理扭曲他承认,每一个在末世里活了那么长时间的人,都会心理扭曲,人命对沈澜来说就是草芥呵,如果能所有人的命,换他的妻子一个人活过来,他愿意杀尽天下所有人。

        可是他知道他的妻子不喜欢,所以他重生之后,很努力的在救人,很努力的做一个,他的妻子希望他成为的,那样的人。

        他打天下,他发展势力,就是想着有一天,他的妻子可以不用再风吹雨淋,可以不用血雨腥风,他想她好,他想她开心,想她比她的上辈子,更依赖他一些,更爱他一些,更为他自豪一些。

        可是她不要他了。

        她上辈子就说过,她不要他了!

        沈澜缓缓的放下了青焱,笑得苦涩,也笑得破碎,他的目光看着赵波光,仿佛在透过他,看着远处的,这片黑暗的地下商城里,那个躲在某个角落里的女人,他问道:

        “你说,她怎么可以不要我?说不要就不要,那么爱我的一个人,怎么会说不要就不要我?是吗?所以她肯定不是我的朝暮,她肯定不是,安全区里的那个才是我的朝暮,你看安全区里的那个女人,她很爱我,她才是我的朝暮!”

        过了一会儿,他看着手里的剑,眼中散发出一抹赞赏的光芒,对赵波光说道:

        “赵队长,你看,这真是一把好剑,我的朝暮最爱用剑,我第一次看到这把剑,我就觉得朝暮一定会喜欢,她爱用剑,怎么能不用剑呢?以前末世没有来的时候,她就说,如果是在古代,她一定要当一个侠客,要带着一把剑,到处行侠仗义打抱不平,我要把这把剑带回去,送给朝暮,她一定会喜欢!”

        “这把剑……”

        赵波光想说,这把剑不是妹妹的吗?

        沈澜却“唰”的一声,又用青焱指着赵波光,眼中冷冷的,杀意涌动道:

        “我不管这把剑曾经是谁的,现在是我妻子的!”

        他要把此生所有最好的,都给他的朝暮,他的朝暮那么爱他,值得最好的生活,用最好的剑!

        赵波光看沈澜这样子,也只能尬笑,心里嘀咕着,这个沈队长,莫非是被塌方给伤了脑子,变成了个神经病?

        他可打不赢沈澜,妹妹的剑,只能让重寒煜去要了。

        那的确是一把好剑,赵波光承认,所以赵波光又该烦恼了,为了这把剑,只怕重寒煜和沈澜,又要闹上一场,到时候该怎么和这一顿稀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