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8章 点绛唇(五)

作品:《 (快穿)强制沦陷

        苏倾梦到了南国的冬天,万物凋敝, 百草萧瑟。

        长褂衫的爹, 手里拎着二胡在前匆匆走着,她跟在后面, 攥着一双落了漆的红牙板,指节冻得发木。

        天气冷了,街上的人不愿出来, 没有人捧场, 只好上门找生意。敲开了一户门, 又一户, 挂着大匾额、蹲着石狮子的是权贵府邸,看门的都很凶, 打量一眼衣裳就把人赶走, 爹的一串吉祥话吐出来也不管用。

        锦绣朱门里自有舞女乐司, 她见过, 腰肢细软,声如黄鹂,根本用不着民间乐师寒酸的二胡。可是她不能说,糊不了口, 爹也会很凶。

        天气不好,贵人的大门都像冻住了似的懒怠开,唯有一户开了门, 看门的是个小崽, 一双眼睛警惕地看出来, 看到了她,眼睛“蹭”地亮了。爹把她拎到前头,大掌在她头上一按:“快,作个揖。”

        她像小狗似的作了揖,逗乐了那个男孩子,就让他们进了这户门。这家很阔,前院比她去过的任何一家都要大,他们穿过院落,进了堂屋,一桌几个大人小孩,正在吃饭。

        爹说给贵人献个曲儿,只有几个小男孩好奇地停了筷,上座那个一身锦衣的男人垂着眼,像没听见一样。

        坐在他旁边的白须的老头露出豁了的牙口:“几岁了?”

        她怯怯答:“七岁。”

        老头笑一声:“能唱出个什么来。”

        爹点头哈腰,二胡声卖力地响起来。她也是前日才学曲儿,娘病死之前,是娘来唱,她只负责拍牙板,但娘没了,就得由她来唱。

        淫词艳曲儿从她嘴里吐出来四不象,男人蹙了眉,冷冰冰的一眼扫过来,疏离的反感,抑或是什么别的,她又骇又畏,好像给冻住了似的,接连唱错了好几句。

        “送客。”他吐了两字。

        二胡声“吱”地一刹,爹冲她使眼色,她知道是让她要钱了,她不敢去,也不想去。那眼神让她明白了什么:她唱坏了,饭桌上倒了人家的胃口。

        她不动,爹就急了,弓子抬起来,啪地抽在她背上,打得她向前走了两步:“青姐儿,让你不听话。”弓子打得又重又狠,是为了让她哭闹,当着雇主面前打孩子是故意的,他们看不下去穷人的闹剧,马上就拿钱打发走,买个清净。

        可是她瞅着院子里的一棵枯树,哭不出来,这个冬天,树和人都不太好过。

        又一弓子甩下来的时候,让人挡住了,老头拿一根筷子架住了爹的弓,再一使劲儿,爹手一抖,弓就掉在地上了。

        她单薄的衣裳被人从背后掀起来,背上全是紫印儿,她知道羞,挣扎着从老头怀里钻出来,豆苗扎根似的站直了,听他在背后骂了一句:“小孩儿。”

        看门的男孩子拿锦帕包了银元走过来,年轻的锦衣男人说:“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