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4章 点绛唇(一)修

作品:《 (快穿)强制沦陷

        夏天, 暑气很盛, 知了在树上齐声长鸣。

        春纤手上的簪花比在苏倾头上, 换了一朵,又一朵:“红的好, 还是绿的好?”

        桃红显娇,翠绿显俏,衬着这张芙蓉面孔都不出错。不到十七岁的年纪,水红的樱桃小口,雪地雀儿一样灵的黑眼珠,不凝神时,仿佛含着潋滟水光。

        守门的小丫头吱吱地打起竹帘儿, 丝绸袖口落下,露出一截麻杆样的手臂。帘子外面好几个深色衣裳的嬷嬷鱼贯而入, 躬身低头,手上捧着托盘:“陆尚仪,苏尚仪。”

        苏倾接住掉下来的簪花随手搁在桌上, 前面飞快地掠过一道影子, 陆宜人已经板正地走了过去。嬷嬷们排开了,托盘里整整齐齐地叠着送崭新的宫装。

        尚仪, 内闱从五品女官,司礼仪,掌文墨, 苏倾调来的时候, 陆宜人已经在这个位置上稳坐了四年。

        苏倾跟在陆宜人身后, 安静地看着她伸手翻动两个托盘里的料子,好像在检查尚衣局的刺绣那样又捏又摸。

        一样的颜色和形制,衣料子却是不一样的,有一件是带暗花的蜀锦,另一件只是普通的丝绵。

        陆宜人丢开衣服角,嘴唇绷得很紧,像她梳得紧绷绷的发鬓,她的目光锐利地扫过眼前的奴婢:“给我们的吗?”

        嬷嬷低头应道:“是。”

        她的手一收,把蜀锦制的那一件拎起来:“那我要这个。”

        嬷嬷们面面相觑,脸色好像很焦急,为首的那个握住拳抵着嘴唇,咳嗽两下。

        陆宜人脸色一沉,眼里的神色嘲讽夹杂着恼火,刚想丢回去,旁边伸出一只纤纤的手,把另一件拿起来,抖开:“正好。”

        苏倾把丝绵官袍交给春纤,回过头来看了面前人一眼,好像在对嬷嬷心平气和地解释:“我不喜欢那件上面的暗纹。”

        嬷嬷们松一大口气,垂手喜道:“是。”

        守门的丫头又咯吱咯吱地放下帘子,脸木得像个稻草人,帘子把耀眼的光慢慢挡住。陆宜人冷眼睨着她:“苏尚仪好大度。”

        苏倾看了她一眼,坐回妆台前。

        用惯了后世的水银镜,泛黄的铜镜上面好像蒙着一层化不开的雾。她伸出手指揩一揩,眼角瞥见陆宜人还站直挺挺地站着,平和地说:“陆尚仪好气量。”

        陆宜人眼睛一瞪,冷哼一声,衣服往架子上一甩,转身大步出门了。

        春纤手掌心里一把谷子,逗架子上的黄鹂鸟,等人走了,才从哑巴变成了会说话的丫头:“马上搬出去了,您别搭理她。”

        苏倾临字的手抖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黄鹂鸟蹭着春纤的手掌心,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啼鸣,春纤喜滋滋地摸它的脑袋:“明眼人谁看不出,也就是陆尚仪,非得争这口没意思的气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