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8章 江城子(五)(修)

作品:《 (快穿)强制沦陷

        秦淮拍了两个小时苏倾, 拍到天色渐暗, 街边华灯初上, 他才心满意足地长舒一口气,眼睛还没离开单反屏幕,反复摁动按钮查看着相机里的照片。

        苏倾赤脚站在地上, 脚已经冻得发青,见秦淮拍完了, 一声不吭地穿上鞋袜,走到秦淮身边来:“我要给你多少钱?”

        秦淮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约拍费用, 他以为苏倾是故意装傻,可那双眼睛里的天真居然那么理所应当。

        他随便瞟了下路边,指着一家咖啡店的室外伞:“你请我喝杯咖啡算了。”

        两个人拉开椅子,面对面坐下。苏倾感觉手机一震, 低头一看,竟是顾怀喻来的电话, 心里马上乱了一拍。

        平时他很少给她打电话, 除非她上班迟到, 或者在约定的时间没有出现。

        她怕有急事,马上接起来, 那头的顾怀喻却没有说话,她屏息听了半天他轻轻的呼吸声, 鬼使神差地冒了一句:“马上回去了。”

        好像她知道他想问什么一样, 明明他什么也没说。

        顾怀喻听着, 居然平静地“嗯”了一声,利落地把电话挂了,只是声音比往常低哑。

        对面的秦淮不知什么时候不玩手机了,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的手机屏:“查岗了?”

        苏倾说:“是老板。”

        “行吧。”秦淮靠在椅子上,觉得她真能沉得住气,“没什么别的想跟我说?”

        其实他已经快要答应她了,他觉得苏倾这个人有意思,她愿意这么捧着的人,一定也有意思。但他还需要一点理由来说服自己。

        “《秋蝉》么,我看过。徐衍的作品,我都仔细研究过。”他轻描淡写地打断了正在往外掏碟片的苏倾,“你不要觉得顾怀喻没有人认得。这部片子,业内研究它的人很多,他演得确实很不错。”

        苏倾掏简历的手也顿了一下,有些无措地看着他。

        秦淮说:“顾怀喻是个苗子。可惜呀——哎,你知道徐衍老头儿为啥从来不提秋蝉吗?”

        他顿了一下,俏皮地笑出一对小虎牙:“因为他摔跟头了呀,让市场教做人了呀,这不麻溜儿地回去拍他挣钱的商业喜剧和古偶了吗?”

        苏倾像个学生一样认真听,秦淮往椅背上一靠,笑也敛了:“顾怀喻也是一样,没有紫薇星,没有提款机,身段儿放下,红是碰运气,要是追求梦想,就得往死里熬。”

        “我呢,是搞艺术的。我看不上那些个臭鱼烂虾,搞不了好东西,小爷我就不伺候了。”秦淮双手抱臂,笑着看她说,“梦想是要用面包支撑的。你选了我,就知道以后那是一条什么路。可能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你们经纪人不是都喜欢为艺人考虑利益最大化的?我劝你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