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暗潮涌动(八)景颜楼的来历

作品:《 嫡女殊妻

        她原先跟穆绍辙提了要会武会医会易容的丫鬟,红香想必就是那一个,她修改了计划,今夜出府,红香必然得扮成她待在府里。

        蒋茗玉提前走了,今早又出了圣旨一事,白舒央只怕没心情到她那儿去扮温柔,余下的林辽,她倒也不怕,不说他怕蒋茗玉因赐婚的事想不开,就说她昨夜让红香去做的事,蒋茗玉那儿他是不得不去的。

        离了这两人,红香扮成她倒也没了顾虑,她本只需红香扮病即可,但今日给她驾车的车夫,也不知是不是白云辉派来绑她的人,她若是不露面,只怕到时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好在她想来出府,只喜欢往三个地方去。

        景颜楼是她行程的第一站。

        她本就不怕和林安不会答应的。

        十几天前她从天域峰醒来,面对那些所谓的流言蜚语,她虽是将信将疑,可因觉得自己不是原主,自然不觉得自己能瞒过众人,一路上就寻机想要离开,恰好半路上白舒央被京防师的人叫走了,她的身边只有林辽一个看起来不好惹的人守着,她便掀开了车帘观察周围的精致,景颜楼便刚好在她视线圈里。

        景颜楼身为央都第一玉饰楼,平日里自然也少不了人,于是她借口要买首饰,喊停了轿子,让随行的绿环拿了钱袋子和她下了车,同行的林辽步步紧跟,她以为大抵是没逃跑的机会了,直到林辽拉了绿环停在景颜楼门口,不再进去,她这才知景颜楼这人人遵循的规矩。

        她迫不及待的进了门,一踏进去,林安便迎了上来。

        她也没多想,毕竟林安的装束虽华丽,可她先前看见他正倚在柜台前,便自然知晓他与此店多少有些联系,她在他的眼里是客,他会热情招待也是必然的。

        直到她看见周围人不可思议的眼神,才察觉了不对。

        那天她逼着自己暂歇了逃离的念头,规规矩矩的在店里挑了东西,然后由着林安亲自送往门口,出门的时候正好撞见一个爱慕白舒央的贵家小姐,由此拉开了她苦逼生涯的序幕。

        回府后,她寻了由头赏了绿环几样首饰,再借了首饰引出了景颜楼,果然就给她套出了不少话来。

        景颜楼建立于央国十五年,也就是太上皇白绪当朝时期,由当时的皇太后柳娴所建,历经已过四十三年。

        央国二十三年的时候,央国闹了饥荒,为了救济百姓,柳娴皇后不仅紧束宫中衣食,开了国库,运了大批金银,更是下了懿旨集资。

        自古民重官轻,而集资又是利民安国的大事,央国的满朝文武,自然个个都不敢分毫不捐,可平日里那些朝廷重臣,个个都在白绪面前摆出了一副清官嘴脸,哪里舍得又哪里敢真捐了大把银子出去,可所谓的清官,便真是那些家徒四壁,穷的只能靠朝廷俸禄接济的,于是集资已至三日,却是万两白银都集不到,太上皇白绪整日里便愁苦着一张脸。第四日早朝时,皇太后柳娴就忽然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宣布,要在次日早朝时候当众清点景颜楼的收入,全部捐出赠灾。

        满朝文武为之色变,于是,次日早朝,朝廷宣布的赠灾银两便达到了七十万两。

        绪帝气急,照着景颜楼账单上购买金银首饰最多的官员名册上一个个的勾,倒也不罚,只是在灾情得以缓和后,或口头警告,或寻了由头抄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