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兴师问罪

作品:《 嫡女殊妻

        不是穆绍辙,是叶离。

        只那么一句话,顾唯婉便确信了那人是谁。

        她抱着肥肥坐到桌上,绿珠摆好一桌的菜式。

        她浅尝几口,听绿珠在那里说话。“小姐,奴婢去厨房的时候偷偷瞄了一眼,里头什么菜式都有,连府外的小吃都摆在了许嬷嬷那里,好像是要招待什么大客,应是晚膳”

        不是什么大客,顾唯婉心中有数。

        琢磨着已经到了大概时辰。她放下筷子,收到膳盒里面。

        “绿珠”

        绿珠应了一声。

        “将这些收下去吧”她望望窗外,灼热的阳光照进屋内。

        “把门关上吧,我要睡一觉了”她忽道“我听说花园里的花开得美极了,你去摘一朵秋菊回来。”

        “是”小姐怎么忽然要上花来了,往日里她可从不做这样的事。

        绿珠不解,乖巧的收拾着盒子朝外走去。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白明珠的咒骂声,门被恶狠狠的推开“顾唯婉,你说,是不是你朝”身边的丫鬟拉了拉她,她急忙改口“是不是你往花园里的花撒了药粉?”

        “猪儿”顾唯婉直起身子,又惊又怕的看她“你说什么花园什么药粉”

        “你少给我在那里装傻了”白明珠怒气冲冲的从门槛上跨了进来“这府里除了你,谁会说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顾唯婉听她越说越糊涂,皱着眉,冷着一张脸“猪儿,你把话说清楚。”

        “你……”白明珠不能指名道姓,心中的怒气更重“女孩子的脸何其重要,你竟在花里下那种最脏的毒粉,害得”玉儿姐姐“的脸都烂掉了。”

        那人的脸烂掉了?她不过是下了一些会起疹子的粉而已。

        不过在这央国,女子容貌可是极其重要的事。

        “谁的脸烂掉了?”顾唯婉假装听不懂她的话,目光往窗外扫了一眼。笑着道“猪儿的脸好好的,猪儿,若是没事我便不留你了。”她打了个哈欠,“我乏了,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不过那王府里的花园不是一向只有你去吗?”

        还在狡辩,白明珠心中气急。

        若不是她今日因为玉儿姐姐的到来,心里高兴极了,特意灵羽帮她去摘园子里最好看的秋菊送去给玉儿姐姐,玉儿姐姐的脸也不会忽然间冒出了一大片的红疹。

        太医解释说是因为花粉过敏的原因。

        但这不就意味着是她的错吗?

        哥哥不会怪她,可是玉儿姐姐定然对她多有抱怨。

        她自小和玉儿姐姐还有哥哥一起长大,对玉儿姐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心里清楚的很。

        在这件事情被埋怨上她之前,她一定要找个替罪羊。

        “谁说花园一向只有我去的”白明珠被她的话一堵,心虚的辩解道“那花园明明你也可以去,也去过的。”

        嗤,顾唯婉嗤笑一声暗道她想把事情推到她头上也不找个好说话。

        白明珠旁边的丫鬟脸一僵,拉了拉她的袖口“小姐,您忘了,半个月前顾姑娘醒来后,就再也没去过花园了”

        王爷下了禁令,怕她触景生情,想起什么不好的事情来。

        被她戳穿的白明珠脸色十分难看,扬起手欲打她“你到底是谁的丫鬟?”

        这是专门来拆她台呢。

        “住手”电光火石之间,林辽从窗口越入,手轻轻一挡,便挡下了白明珠将落的那一巴掌。

        “林侍卫”柳灼眼带感激。

        顾唯婉偏头去看窗子,好奇问他“林侍卫似乎总喜欢在树上蹲?”

        林辽看也不看她一眼,“小姐,王爷那边请您过去”

        这是来兴师问罪了。

        顾唯婉的眼神一闪,就见白明珠的身子抖了抖。

        这么怕那个女子。

        莫非是只母老虎?

        顾唯婉眼中的兴味更浓“发生何事了?舒央可要我过去一同处理”眼见林辽不理她,她笑着看向白明珠“猪儿说的话只说了一半,莫不是府里有什么贵客临门,我见不得?”

        “严家公子”林辽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白明珠道

        他从没见过小姐这么多话,面目这么可憎的时候。

        真恨不得让人打上一巴掌。

        为什么伤的不是小姐而是玉儿呢。

        想到蒋明玉对着镜子喊的歇斯底里,他的眼中暗色渐凝。

        看来是养了一条会咬人的狗。

        顾唯婉背对着他,察觉到他身上的寒气,身子也不禁抖了抖。

        这个玉儿对林辽这个据说是陪着白舒央长大的人来说这么重要,连带着他连白明珠都看不爽,看来他们两兄弟,是离相爱相杀的境地不远了。

        顾唯婉思忱着,想起林辽所说的话来。

        严家公子,严御?

        莫非是那个有名的浪荡公子。

        没想到他和白舒央也有关系。

        “是外男,不适合顾姑娘相见”林辽回头看了她一眼,觉得她心中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事“顾姑娘还是莫思量着要背着王爷做这种不庄重之举。”

        听见他的声音,顾唯婉不禁一愣。

        她倒没想到他会理会她,不过这王府里的人除了白舒央智商都有点掉线吧,找的尽是破绽满满的借口。

        她出府的时候,见的那些所谓外男没有几百也有几十,虽然都是些流动摊贩,可也不见林辽对她见了有什么意见。

        这个所谓的浪荡公子,严家富二代,林辽不让她见,更有可能的原因是根本没来吧。

        顾唯婉了然冷笑。

        反正她也没打算现在见那块心尖肉,一不小心她就可能game over了。

        听清他话里的讽刺,她笑着回敬“既然是外男不见,林侍卫和猪儿便快些走吧,免得严公子和王爷等猪儿等久了,要见外男,不太礼貌”

        她凑过去白明珠身边,见她脸色惨白“这是怎么了?”她浅笑着“猪儿莫不是也像林侍卫一样,觉得这般见外男不庄重,瞧你脸色惨白成这样,我来帮你遮掩一下”

        她放下抱着的肥肥,任它在地上懒洋洋的趴着,伸手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的盖在了白明珠的脸上。